設計文章 │ 攝影/藝術

從影像裡看見死亡的詩意

作者/ 黑秀網倫敦特約記者 - 蕭永明、洪夏天
2009/10/23

 
“一廂情願地為悲苦的臉孔作詩意、浪漫的詮釋”- 這句話是歐洲攝影家批評美國「Life」雜誌新聞攝影。當時經過一次大戰與二次大戰,歐陸世界的各個角落,幾乎被這些戰地記者給踩遍…,每當回顧這段時間的經典照片時,總是難以脫離磨難、死亡的畫面。姑且不論指責為誰?而這句話也的確說盡了我對這些照片的看法。從影像來看,歐美對於死亡似乎多是以一種救贖與直接面對的角度去探討,但這與東方國家對“死”的忌諱…成了極為有趣的對比。


E. Eugene Smith / 日本母親扶摟水X症兒子入浴

去年在 Euston 的 Welcome Collection Gallery 裡,就展出一系列亡者的肖像。展出的作品都是兩幅相鄰來對照,進而呼應“Life before Death”的主題。Walter Schels ( Photographer ) 與 Beate Lakotta ( Journalist ) 兩位同是情侶也是這個展出的共同策劃者,在柏林的一處安寧病房裡,拍下這些死者在世上的最後一幕。雖然這一趟從創作者的角度來看,這些照片背後似乎是有著一連串的故事,但進入了畫廊裡這一系列的作品十足像是一場安寧病房的追悼會。這些作品陳訴死亡的真實性,相伴左右…如同我們回顧那些戰時的災難照片一樣;現在,在一個白透透的畫廊裡來刺激我們的靈魂,喚起我們“死亡很重要”這一課。這堂課十足地讓人覺得太過於矯情,或是照本宣科。


Walter Schels 與 Beate Lakotta / Life before Death

Walter Schels 與 Beate Lakotta / Life before Death

在今年四月的 Hayward Gallery 的 The Russian Linesman 展覽裡,就有相似一系列的作品,讓人印象深刻。Joanne Kane 透過獨特的攝影技法,將 200 年前的死人臉 (濟慈、布雷克等) 呈現有如熟睡般呼吸著栩栩如生的面容。透過兩張幾乎完全相同的照片、只是些微角度的差異,使立體感突然鮮明起來。或者是使用重複性,讓單一物體的存在:記憶中的存在,實體中的存在; 都有了截然不同的意義。這樣在記憶中的影像,頓時被 Joanne Kane 的作品被喚起成一種抽象的對照…不免仔細端凝,他們是否存在於我所記憶的模樣,間接對“死亡”的精神也更超越“Life before Death”的層次。


Joanne Kane / The Russian Linesman

Joanne Kane / The Russian Linesman

不過,對於東方人來說,“死亡”更是一種哲學性的探討。川內倫子在 AILA 的作品裡就透露出一種豁達,像似“走到盡頭就是盡頭”般地清淡。在 AILA 的作品裡不會有直接的血腥味,或是赫然驚悚的面貌直呼呼地瞪著你。比較 Joanne Kane 的重現記憶的影像與川內倫子的哲學性探討,在西方與東方對死亡的議題的表現方式雖有不盡相同,但卻同有詩意的作品呈現。


Rinko Kawauchi / AILA

Rinko Kawauchi / AILA

Rinko Kawauchi / AILA
本文圖片提供:蕭永明、洪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