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攝影/藝術

John & Fish 的鳥色水墨 – 這是倫敦與台北兩地…一段為台灣美麗歡呼的訪問!

作者/ 黑秀網倫敦特約記者 - 蕭永明、洪夏天
2009/11/16

 

John & Fish 的鳥色水墨
“這是倫敦與台北兩地…一段為台灣美麗歡呼的訪問!”

冠羽櫻櫺 / John & Fish

這是一件令人雀躍的發現…對於我而言,就像 John & Fish 在山林間發現硃冠雀羽那般的喜悅;因為台灣的鳥兒可以在 John & Fish 的鏡頭下發光發熱,並令人驚訝的是這些從我們眼底掠過的美麗飛鳥就圍繞在我們周圍。倫敦夜晚、台北早晨,一個迫不及待的心情就將此時的興奮化作幾句心得與 John & Fish 聯繫訪談的細節,而成就這次倫敦與台北兩地的對話。


NAGAAKI 訪:
同是攝影的愛好者的我,也十分注意身邊各種攝影展覽。但在 Flickr 上你們的作品卻讓我為之一亮,對你(你們)畫面經營的風格映像深刻。可否說說你(你們)的在這些創作上所取向的偏好或者可以說有什麼是刻意去期待的表現方式?


John & Fish 答:
我自我定位為以鳥為主題的藝術攝影者。可以這樣說…鳥是永不卸妝的演員,大自然則是隨時可演的戲台,覓食繁殖更是戲碼無盡的劇本。當演員飛進了鏡頭,好戲便自動上演直至牠飛離境頭。我所做的是把自我覺知真善美的一幕擷取下來,當然隨著拍攝的經驗越多,便會去珍惜較為罕有而割捨較常見的場景。人與鳥同為有情眾生,同理心與同情心我們身為人是可以推演的。在同理與同情的前提下,我的心促使快門被按下,凍結了某一幕以提供觀賞者玩味。觀賞者的回饋對我很重要,會有力的影響我接下來的快門取捨,而且讓我有機會一直重新認識原來的事物或開展新的事物。所以我的情性、鳥的情性、觀賞者的情性,決定了作品的取向。


NAGAAKI 訪:
在你們的作品上,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充滿了鳥色水墨的古典美。我發現相較之下,西方人的生態作品比較強調新聞、報導、與紀實的領域,在敘事上也較直接。然而你們的作品則有著意韻內歛,深遠的美感。兩者間的差異讓我很好奇…。請問愛鳥的你們,對於西方生態攝影的看法如何?而在你們眼中,台灣的生態攝影發展又是如何?


John & Fish 答:
我所知悉的西方的生態作品與您所述相去不遠;我沒有確切的經驗去解讀西方現況。但我猜想因為生態學本來就是廣大內涵的領域,是窮再多力也挖掘不盡的,所以掌鏡者當然多以研究或報導為主。當然也因此造就了當今西方社會擁有眾多的生態資產。我因自我定位為藝術工作者,擁有生態相關知識會協助我達成拍攝目標,但我是消費者而非耕耘者,不刻意為生態內涵加值加分;但有趣的是,我發覺觀賞者常回應以生態保育的彼此期許,這倒是一件好事;也因為我是以藝術作品來自我期許,的確搭載了超過生態報導所需的東西,也就是 NAGAAKI 兄所述的意涵與美感。所以我完全承認 NAGAAKI 兄的洞察與分辨。台灣的生態攝影其實也是活躍的,但不如西方有完整厚實的產業鏈,如生態攝影可以當成工作來做,但據我的了解在台灣這些工作機會數量都很有限。所以生態攝影者執著、硬熬的傻勁,有幸爭取到官方或非營利機構或學校的資源,這些淒美壯麗的結合,支撐台灣的生態攝影,完成一篇篇的奮鬥故事。


黃腹躍啄 / John & Fish


NAGAAKI 訪:
在台灣單騎爬山時,常看見從事生態研究的學者專家們,隱身在山林中,認真地捕捉畫面、進行書面紀錄、拍攝影像以及錄音等…。而當我來到英國,也發現他們對各種生態的愛好。在倫敦的河畔,時常有鳥類協會舉辦的賞鳥活動,邀請過往的路人們,在他們的指示教導下,立刻實地觀測鳥蹤。而在清晨的廣播電台,會播放前一天錄好的清晨鳥鳴,教大家分辨當季不同鳥類的鳴叫。很好奇兩位的背景是否與生態相關,可否請你們簡述一下自己的專業,及愛鳥的始由?


John & Fish 答:
John 是兄,Fish 是妹,同在一家軟體公司 Arcare 工作;John 是軟體工程師,Fish 是行政助理,John & Fish 是 2006 ~ 2009 之間勤跑台灣山林的兄妹倆人組。John 是主要攝影者,Fish是協助者 (駕駛及處理鳥訊及幫忙聽音找鳥)。在這段期間由於 John 的工作繁忙無繼,若非 Fish 的充分配合與執行力,作品數量將減少甚多。John & Fish 都是素食者,對生態保育都是投入的;慚愧來說兩人都不是因愛鳥而投入攝影的,而是通過攝影才對鳥培養出特殊感情的。


NAGAAKI 訪:
原來 John & Fish 兩位都是武林高手啊!一位是隱武者,另一位則可聽音辨位;這很像在“Enemy in tne Gates(大敵當前)”裡,一位是冷靜的狙擊手,而一位是準確的觀測員,兩者必須各自發揮自己的長處,合作無間才能完美達成任務一樣。從這些美麗的作品上可見你(你們)在經營每張作品上會花上許久時間,而在這樣繁忙之餘的狀況下來完成這些作品,一定在許多的執行過程裡有許多體悟。或者說,在完成這些作品時,是否間接在你(你們)正職的工作上造成衝突以及正面的影響力呢?


John & Fish 答:
研發知識軟體工具 (正職) 及拍鳥,都是自己的選擇,兩者的本質都符合我的信念 – 在生命中創造價值,所以兩者除了並行不悖外,反而更能讓自己的心智能在兩者之間活水回流,互相調劑又彼此加值。只是拍鳥活動,往往必須披星戴月、驅車勞返,精神體力甚是煎熬,這就是 John 非常感謝及倚重 Fish 的原因。

回憶過去的歲月為了趕場拍鳥,經常必須割捨某些要務,但在趕赴現場後又往往鳥跡沓然令人扼腕。但仔細分析過去佳作誕生的成因,總是天賜良緣而非人為計畫 – 只是你恰巧在那裏;所以,‘you never know’以及‘保持平常心’便成為多年趕場拍鳥所得到的修養見解;當然,在正職工作上也同理心而得力。


NAGAAKI 訪:
台灣是個多物種的島嶼,在各個海拔與林相都有豐富的生態;不過,走在這些山間裡似乎無法眼尖到可以瞧見這麼美麗的事物。更確切地說,因為自己對台灣土地的生態認識不夠深入,觀察力不夠敏銳,對於和自己同住在島上幾十年的鄰居們,瞭解得十分淺薄。而你們的照片像是開了一扇窗,為我們呈現被忽略的豐富生態美景。在這個台灣的生態教育推廣上,你(你們)是否有無任何建議?即使是小小的一步…。


John & Fish 答:
台灣是無疑的生態寶島,峻峭的高山使台灣擁有自身緯度往北極展延 4000 公里廣幅的生態景觀。雖只占全球萬分之 3 的土地面積,卻可觀察到接近 6% 的鳥類,而且在蕨類、蛾類、蝶類都是觀賞密度全球前幾名的國家。這麼可貴的生態資源,對擄獲人們的讚美與關心應是不難的。我認為如果由政府、企業、學校組織在日常業務推廣過程,所用到的網頁紙件的版面規劃上多多使用高品質圖文並俱的本土生態小圖示 (最好記載生態鄉鎮),來引導國民對這些優質資產的重視進而觀賞怡情與參與保育。事實上,很多外國人認為台灣極具規劃生態旅遊的條件,結合其他吃住交通條件,觀光生態島美名應會傳播開來。


NAGAAKI 訪:
從你(你們)的 Flickr 的網站可以看見許多外國人對於你(你們)的作品,大嘆台灣的美麗而被感動!在現有這些作品的階段是否曾經與國外交流過(國外媒體的介紹或是展出機會)?在這些交流上給予你(你們)怎麼樣的心得與認識?


John & Fish 答:
John & Fish 在 Flickr 上的貼圖交流至今滿兩年多一個月。前一年因為心態未準備好 (不想請假出國),曾婉拒廈門及印度的邀展。大部分國外交流都屬網友間的交流事務,如授權轉載或授權至非商業創作用途與購買掛賞等情事。

值得一說的是曾被下列網站的 Editor Pickup 為 Featured

2009/03/07 Flickr English Blog
2009/03/08 Twitter Blog
2009/09/01 Flickr Chinese Blog
2009/09/13 National Geographic Traveler Blog 及羅馬尼亞線上攝影月刊 (p17~31, #6 issue of Camera Obscura)

以上可以參考
http://www.flickr.com/people/johnfish/


NAGAAKI 訪:
個人認為實在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台灣的美學運動還是需要有更多的管道或者多元的場所來與民眾接觸。而在倫敦的街頭,藝術活動是多元發展而且深入民生當中。一次三天連續假期(英國的國定假日 Long Weekend 也是國家家庭週),在泰晤士河南岸的步道就有一系列生態攝影的介紹,當時我感動地看見來往抱著小孩的民眾就已經開始淺移默化的教育了,更別說在街頭的流浪藝人,他們對整個文化發展有很大的助益。

而對於你(你們)的作品是否有計劃或是企圖想要在台灣的展演空間發揮呢?當然,不一定限制在一個官方的展出場域或者是一般人所認定的畫廊,畢竟有許多現實的考量。


John & Fish 答:
John 在從事 20 多年的資訊工程研究工作並也完成一些困難的目標之後,的確有換換跑道、有將內在動能投射至藝美領域的情愫,與全球的美藝領域作一番生命力的交流。但由於仍為藝文界外行人,至今對公開展出並沒有清晰的規劃。但藉由周遭攝影界老馬的提示,現已在進行一個有深度的 John & Fish 部落格,來傳達作品的理念。也包含了由網友點選愛好作品及自動收費輸出運寄的服務,以回應日益增多的網友要購買照片的訴求。


NAGAAKI 訪:
愛好攝影的人口與日俱增,其中不乏對器材的追求、對主題的選擇、美感的認知等感到迷惑的人。而你們的作品,在各方面 (器、技、藝) 都有紮實的瞭解與突破。想請問你們願否提供一些建議給同在攝影道上追尋的後輩們學習參考??


John & Fish 答:
想根據您的分類來發表陋見。

器材篇
感謝數位時代的到來,使得大家在時間金錢的消耗大大減少。尤其在時間這方面,即拍即看真的減少很多學習的時間。如果您有公開發表的必然性,經濟上又能負擔,則直接選購高等級的器材會使效果更容易達成。如果是自娛為主,則只要當今市場上主流品牌的 DSLR 功能都應足夠,鏡頭也一樣,有公開發表需求直接選擇高價位鏡頭,否則其他主流廠牌鏡頭也應足用,只是較受限的成像能力需以技巧或行動來彌補。

技巧篇
與人分享與交流攝影技巧很重要。有時我在碰巧觀摩他人技巧之後,發現自己像個傻瓜一樣困在某些奧步已經很久了;另外掌鏡一定要熟練,很多被誤認為器材因素的現象,常常是自己掌鏡不穩造成的,尤其是你拍鳥的話。

藝術篇
平面美學的基本素養最好具備,有助於客觀分析作品時使用。但是主要還是對內在美與意的價值審知之培養,攝影者內在審知的明確是創作的基礎,也是處理進階複雜作品的依據,除了對典範作品要素的分析及學習以外,個人在生活情境的知覺凝聚更是重要,藝術表現的形式就是將你內在的感觸,成功的以外顯形式表現出來並被欣賞者以高層次價值承認,也就是高明的作品。


NAGAAKI 訪:
我覺得能直接吸收到過來人的經驗實為一件令人興奮的事。攝影的美學素養還是必備的,畢竟作品要令人可以感動,一種可以是賞心悅目而或者來個驚世駭俗!有趣的地方是繪畫是一種加法的過程,而攝影則是反之,我想這方面從你(你們)的作品可以讀到最單純拍攝的動機。在這些豐富的經驗與鳥類攝影作品的基礎下,你(你們)是否有哪些方面 (器、技、藝) 是受限的以及想要繼續突破的?


John & Fish 答:
由於一直是利用工作閒暇來攝影及整理作品,在此前提限制之下,作品的質與量,的確不易有大幅的突破。John 現在正在醞釀一段可充分拍鳥的連續月份(一年或至少六個月),若能實現或許可期待能夠在衝刺期間內,累積更多數量的入流作品。鳥類的題材雖拍了四年,但本人仍有需要繼續達成的許多議題,如:更美妙的肢體動作、更奇麗的場景、更深刻的內涵;更別說內心一直想實現的‘眾鳥紛飛集錦大作’。真有一天,如果這些拍鳥的議題都有幸挑戰通過了,或許本人會再去挑戰另外一個非鳥類的攝影領域吧!


琉璃佇立過貓 Climb Ladder / John & Fish

黑鵯櫻招 Look! I can fly on one wing! / John & Fish

萬花叢中一點綠 / John & Fish

繡眼偶桐 / John & Fish

小綠蝶棉 / John & Fish
本文圖片提供:蕭永明、洪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