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攝影/藝術

直入眼簾的 2009 泰勒威辛肖像獎

作者/ 黑秀網倫敦特約記者 - 蕭永明、洪夏天
2009/12/09

直入眼簾的 2009 泰勒威辛肖像獎
2009 Taylor Wessing Photographic Portrait Prize

如果比較 2008 年的 Taylor Wessing Photographic Portrait Prize,今年的入圍攝影作品可能讓人大失所望了!其中包含了曾在去年贏得 Godfrey Argent Prize 的 Vanessa Winship、英國攝影師 Paul Floyd Blake、以色列籍的 Michal Chelbin 與賽爾維亞出生的加拿大新攝影師 Mirjana Vrbaski,一同角逐這次一萬兩千英鎊的肖像攝影大奬。

位在 Trafalgar Square 旁,介於通往 Soho、China Town 和 Covent Garden 的隘口,這裡是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國家肖像藝廊,專精於保存數百年來的各種肖像畫,內容不乏繪畫、攝影、影像或是雕塑等。不僅是肖像繪畫或雕塑,當 Joseph Nicéphore Niépce 發明第一張相紙時,攝影技術開始不斷日新月異,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國家肖像藝廊也隨著歷史的變遷致力於鼓勵、刺激肖像攝影的發展。

國家肖像藝廊的成立,可要歸功於三位並非是藝術界的政治人物,同時他們也都是歷史學者的身分。在 1856 年,因為 Philip Henry Stanhope 一度提議,Thomas Babington Macaulay (1800 – 1859) 和 Thomas Carlyle (1795 – 1881) 的共同支持,終於通過成立肖像藝廊的法案。在成立之初,以收藏對歷史、國家、文化、學術有卓越貢獻者的肖像;但隨著時代的變遷,肖像藝廊展出的作品不再以「貴族」、「偉大人物」為主角轉為平民百姓,將肖像活動像變成一種全民運動,廣邀民眾、各界的參與。

每年,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國家肖像藝廊分別舉辦兩項眾所矚目的人物像競賽,一為畫像,一為攝影。以攝影肖像為主題的 Photographic Portrait Prize,每年都開放十八歲以上的民眾投件競賽,希望大家一起用自己的角度,表現出所謂「肖像」的各種可能性、多變的角度與風貌。不管是業餘的攝影愛好者,還是專業的人像攝影師,主題可以是名流政要,或是鄰家幼女,都能參與角逐獎金高達一萬兩千鎊的大獎,而這項活動更成為擁有 150 年歷史的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英國國家肖像畫廊)的傳統性項目。而這項由肖像藝廊主辦的比賽,隨著贊助商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名字,在 2003 – 2005 年期間,稱作 Schweppes Photographic Portrait Prize;而在 2008 年開始,則首度由 Taylor Wessing 法律事務所取得比賽的贊助權,而因此這兩年的比賽就稱作 Taylor Wessing Photographic Portrait Prize。特別是今年的 Taylor Wessing Photographic Portrait Prize 攝影獎參賽作品更是踴躍,從 6300 多件參賽作品中挑選五十六件作品進行展出,其中包括決選的4位獲獎者的作品,以及 Godfrey Argent 黑白肖像攝影獎的獲得者作品。

Vanessa Winship 在喬治亞州的旅行上,拍攝了在婚宴上的女孩“Girl in a Golden Dress”作品;作者形容照片裡的女孩像似十分滿意自己在這場盛宴上的穿著,帶點靦腆的自信感。其二的英國攝影師 Paul Floyd Blake 為 2012年的奧運拍攝了一系列關於運動選手的肖像作品,其中以十四歲的游泳選手“Rosie Bancroft”的作品入圍;照片上 Rosie Bancroft 的神態傳達出運動員的執著與自我征服的肯定,而幫 Paul Floyd Blake 贏得這次 Taylor Wessing Photographic Portrait Prize 攝影獎的決選門票。Michal Chelbin 更深入俄羅斯的一處戒備森嚴的監獄裡,拍攝了一位僅有十五歲犯有謀殺的牢犯;Michal Chelbin 形容 Stas 低沈不語,尤其是當他被宣判謀殺罪成立之後,讓人更如同 Stas 一樣肩負著極大的壓迫感。最後一位角逐獎項的是一位正在荷蘭海牙 RAA(皇家藝術學院)求學的 Mirjana Vrbaski。這張作品完全只在 Mirjana Vrbaski 第一個念頭浮現時所進行拍攝。肖像裡的女孩像似無產階級背景的勞動者,身穿不合身的衣服,眼神裡帶有一種一絲不苟的冷靜。


Girl, 2009 by Mirjana Vrbaski © Mirjana Vrbaski

Girl in a golden dress, Georgia, 2009 by Vanessa Winship © Vanessa Winship

Rosie Bancroft, 2008 by Paul Floyd Blake © Paul Floyd Blake

Rosie Bancroft, 2008 by Paul Floyd Blake © Paul Floyd Blake

目前 Taylor Wessing Photographic Portrait Prize 還只是公佈入選名單,預計在十一月初時將會公佈首獎得主。 除了 Taylor Wessing Photographic Portrait Prize 攝影獎之外,這次展出的作品也有機會被獲選為 Godfrey Argent Prize 與拍攝 ELLE 雜誌的專題攝影。其中 Godfrey Argent Prize 攝影獎是由英國當代的重要攝影師 Godfrey Argent 所成立,目的在鼓勵十八至二十五歲的新銳攝影師進行創作。

不過,與去年的作品相較來說,2008 的獲奬主題們都顯得有趣的多了!英國女攝影師 Lottie Davies 如油畫般的畫面質感的作品將去年的首獎納入囊中。Lottie Davies 的“Memories & Nightmares(記憶與惡夢)”系列,來自於作者本身的孩童記憶與不相關的奇怪惡夢。首獎作品“Quints”的靈感就來自於朋友的一個關於懷了五胞胎的夢,畫面裡充斥著中世紀小資家庭的豐饒與滿足,幽暗的色彩與刻意精巧的畫面佈置,讓第三者帶著窺視的視角游移在很不真實的現實生活裡。不過,讓我最感興趣的更是這位芬蘭攝影師 Hendrik Kerstens 以幽默的手法完成這幅肖像作品,傳達出自身對於環境問題的關注。如同荷蘭畫家 Vermeer 的畫作裡角色一樣,可以從作品裡的小小的物件,間接來宏觀整個十七世紀的經濟面貌。相反地,2009 的作品顯然走向較敘事性的議題像似一種新聞攝影,讓直接的沈重或是喜悅情緒的影像都長驅直入於我們的眼簾。


Quints
by Lottie Davies, 2008

Bag
by Hendrik Kerstens, 2007
本文圖片提供:蕭永明、洪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