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攝影/藝術

Masahisa Fukase 沈溺在黑暗綺麗

作者/ 黑秀網倫敦特約記者 - 蕭永明、洪夏天
2010/07/23

被稱為世界上最早的攝影雜誌的 British Journal of Photography,近日開始評選“25 年來最佳的攝影專輯”。在這些此起彼落的聲浪裡,以紐約攝影師 Nan Godlin 的 Ball of Sexual Dependency 最廣為人知;不過,更令我感到興趣的是一本與 Ball of Sexual Dependency 旗鼓相當且同 1986 年發行,且鮮少人知道的一個作品:深瀬昌久(Masahisa Fukase)的「鴉」。

在努力揭露美國社會生活真實面貌的 Nan Godlin 就像城市裡的游擊手,靈敏地將眼前激情、漫遊、暴力的美式生活,以敘事詩般的方式呈現給觀眾。但相對於深瀬昌久(Masahisa Fukase)來說,這部「鴉」的作品如同是一本自傳、回憶錄,在懺悔著自己無法挽回的失敗,如受藥癮控制般無法自拔地浸淫在陰霾底下的美感。1986 年,這本「鴉」由日本的蒼穹舍(Sokyu-Sha)所出版的限量書。每本都有深瀬昌久的親筆簽名使收藏家們趨之若鶩,但現今的古書店或是二手市場上也已經叫價超過兩千英鎊。若想要擁有一本深瀬大師的傑作,還得仔細丈量自己口袋的深度。

模糊、粗糙的顯影粒子、高反差的對比、看似不精確的局部放大,甚至有些曝光不足或是過度的曝光,卻靈巧地勾勒出渡鴉的僅有黑白輪廓。看似粗糙的手法卻是刻意、精準地透露出深瀬昌久的心境,藉著渡鴉的影像跟隨深瀬昌久孤寂地游移在城市之間,探究自我內心。這些烏鴉就像群聚於城市的我們,穿者疏離與防衛的衣裝在各個角落飢餓地覓食著;透過這些影像,我們被深瀬昌久的危險所震攝,心中也漂浮著不安與焦躁;

而深瀬昌久就著迷於這些寫實的心計,拍出像是肥胖的女按摩師、裸婦、眼神惡毒的貓或是正在酗酒的街友等,以城市危據點記敘著生與死的快活,拍出生活中被現實所逐出的黑暗。不僅於此,深瀬昌久在婚姻失敗後找到更契合這些現實的角色、悔隱的代言者–渡鴉,令人打顫的面貌,血淋淋地嵌入初識深瀬昌久的眼瞳。

深瀬昌久對渡鴉的十年追逐,是投射在與他連理十三年之久的妻子身上。在「鴉」問世的十年前,愛妻甚深的深瀬昌久就以自己的愛妻–洋子為主角,拍攝了一系列作品;「洋子」裡影像中瀰漫著感官性的挑逗與虐待,構築出最私密的空間感使人窒息而無法進入。這是深瀬昌久對洋子最窒息、暴力的擁抱,也是至深的愛。結婚十三年後,洋子的離開對深瀬昌久是一大打擊,並使深瀬昌久的情緒陷入暗黑,並且染上重度的酗酒習慣。這段期間 深瀬昌久的作品轉變地更為幽怨。恰巧渡鴉也是日本文化中不吉祥的預兆與危險的象徵,而這個部份也讓許多評論家對「鴉」的背後創作故事更有戲劇性的附會。而在「鴉」問世的六年後,這個陰霾的命運並未隨著時間而漸漸逝去;在某晚,昏醉的他從酒吧的樓梯跌下並重創頭部,導致記憶喪失與語言重度障礙。如今,洋子還每個月都會前往醫院探視深瀬昌久兩次。雖然深瀬昌久無法藉由相機去釋放心中的衝擊,但對深瀬昌久來說洋子是心底深處的一塊重要記憶,也是喚醒深瀬昌久最重要的人。

或許,這些創作因子也跟著在 1945 年後二戰投降的日本社會帶給深瀬昌久某部份的的影響。出生於 1934 年的深瀬昌久,正是背負著戰敗國的國辱陰影的一代。1950 年晚期,他一邊在廣告公司工作,一邊進行自己的創作。例如 Oil Refinery (1960) 以及 Kill the Pigs (1961) 的兩幅作品就像是走進一座污血淋漓的屠宰場,透露出深瀬昌久表達戰爭的殘酷與現實。而在「鴉」的作品中再呈現出灰濛濛的天空以及一雙雙具有攻擊性的雙翼從我們的頭上掠過,彷彿聽到戰時的轟轟作響的空襲聲,並且跟隨著原子彈所引發的社會恐慌深埋出現再深瀬昌久的作品之中。

不像 Nan Godlin 的紀錄性攝影,深瀬昌久的作品無法單單地從現實的生活中給剝離出來來看待,因為這就是他自己的寫照。即使不了解深瀬昌久的創作背景,他的作品還是強而有力地敲擊第一次的觀賞者,成為一種嗜血的餵養,並且把這種陰鬱狠狠地從最高處往下墜落,使人沈迷於無情、黑暗的視覺藝術。

本文圖片提供:蕭永明、洪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