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攝影/藝術

女性生殖器就比較丟臉嗎?藝術或色情你怎麼看?

作者/ 黑秀網特約作者 – 謝亦晴
2014/08/04
e527b9c3939264bb84d45b2bebf3804e
行為藝術教母Marina Abramovic,《节奏0》Rhythm 0,1974 (圖片連結)

近期在日本,向來以翻印自己陰戶形象近而製作成作品的女性藝術家五十嵐惠(Rokude Nashiko),遭到東京警視廳以「違反數位影像淫穢罪」罪名逮捕。五十嵐惠為了創作需求,將自己陰戶的3D掃描檔案寄送給一名男子,在過去,她就因創作的題材飽受衛道人士的批評,支持者認為這位藝術家的作品充滿新意,同時也引起衛道人士相當的關注,認為她「敗壞風俗」。

在藝術史上,文藝復興時期女體是神聖的的象徵,女神誕生時以赤身裸體顯示她的純潔,就藝術的觀點來看,如果將女性生殖器,視為單純如同手腳般身體的一部份,那藝術家的作品如果「侵犯」到了世人的視覺神經,究竟是藝術家沒有掌握住作品藝術性的分際,還是觀看者的價值觀被傳統思想箝制過深?社會學家史丹利‧柯恩(Stanley Cohen)在他的經典著作《俗世惡魔與道德恐慌》中(Folk Devils and Moral Panics)指出,在不同時期的社會時代背景下,都會發生「道德恐慌」(moral panic)的現象,當某些前衛的新生群體,威脅到主流的價值觀,會引發社會中以捍衛道德為名義的討伐聲浪。

botticelli-birth-venus

《維納斯的誕生The Birth of Venus》/ 圖片連結

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畫家桑德羅•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描述羅馬神話的女神維納斯從海中誕生的情景:祂赤裸著身子踩在一個貝殼之上,大地以盛開的姿態歡迎祂。

 

在女性藝術發展史上,女性藝術家就曾經因為顛覆傳統的陰戶意象受到抵制,著名美國女性主義藝術家茱蒂.芝加哥(Judy Chicago)1973年的大型裝置作品《晚宴》,設置一個三角型的餐桌象徵女性,等邊象徵平等,每組有13個女性與最後的晚餐中的13個男性對應。每個單元配置一塊刺繡、一名女性名字和與其貢獻相關的圖形或符號的桌旗,一塊餐巾、餐具、一個玻璃酒杯和一個陶瓷盤子。39個盤子的圖案是像蝴蝶或花朵一樣的女性生殖器,並且按照次序從平面逐漸變成高浮雕,意味著現代女性的逐漸獨立和平等。她被視為美國女性主義的象徵,誠實的揭露在歷史上傑出的女性,成就總是不斷被抹煞的事實,她的直接使她的一生與毀譽參半,然而她卻為當時的時代背景,引發了覺醒的聲浪。
4f0676f4451f1-JC_DP_Image1
《晚宴The Dinner Part》y, Judy Chicago, 1979, Mixed media (圖片連結)
tumblr_m0kp3ecKVk1qggdq1

作品局部,紀念Emily Dickinson / 圖片連結

tumblr_m0kp5xa5Nz1qggdq1
作品局部,紀念Eleanor of Aquitaine (圖片連結)
aJudyChicagoTheDinnerParty
從平面逐漸變成高浮雕的女性生殖器 / 圖片連結

 

傳統的價值觀中,生理性別決定了該如何被看待,男性象徵與力量畫上等號,當女性試圖以直接主動的方式展露自我時所遭受到的打壓,以「道德恐慌」(moral panic)的理論來說,就像是社會對於堅強女性的反制。將性別當做是權力的武器而冒犯他人的感受,是不分男女的,男性藝術家也時常會因作品展現細膩的特質,而引來諸多的好奇。其實性別只是外在所見,除去男性與女性的二分法,「陽剛」與「陰柔」是兩種不同的內在思維特質,無法也不應該被硬性的分類區分。

18
顛覆改變了女性藝術史的茱蒂.芝加哥Judy Chicago (圖片連結)
10427531-marina-abramovic-portrait-with-scorpio
行為藝術之母莉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c / 圖片連結

 

行為藝術家用身體做為展演的對象,肢體是藝術的媒介,紀錄片《凝視瑪莉娜》(The  Artist Is Present)中的主角,1970年代的行為藝術家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ć) ,她以身體探索著表演者觀眾間的關係,展現肢體運用最大的可能性。她認為裸裎是一種坦白面對自我與他人的方式,當人卸下所有的武裝,同時也會將內心最脆弱的一面呈現釋放,在沒有屏蔽,代表了表演者的「信任」,因此裸體成為一種必需的表演媒介,在近年美國MoMA紐約當代藝術館的「凝視瑪莉娜」展覽,她與觀者對坐,用全然包容的眼神凝視著對方,許多人在這十五分鐘的短暫時空裡落淚了,面對著一位毫無防備,交出自己靈魂與精神的藝術家,觀者感受到,自己是被全然的接受,以及「被懂」。

Marina-and-Ulay-5-600x790

《无量之物》Imponderabilia,1977 / 圖片連結
瑪莉娜和尤列(兩個人裸體站在義大利波洛尼亞一家畫廊的入口處,觀眾只能通過他們之間的狹小空間進入博物館裏。在生活中, 人類不僅會受到來自於自然界的各種災害,同時,也會受到來自於人類本身的阻礙。就如同他們之間的相互關係,會因為他人的介入而產生隔閡,使他們一時間無法聯繫和溝通。
610597149_700
《節奏0》Rhythm 0,1974 (圖片連結)
《節奏0》是她第一次嘗試和現場觀眾的互動效應,讓觀眾成為她作品的一部分,瑪莉娜面向著觀眾站在桌子前,桌子上有七十二種道具(包括槍、子彈、菜刀、鞭子等危險物品),觀眾可以使用任何一件物品,對她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由於作品有不可預測的危險性,所以,瑪莉娜承諾承擔行為藝術表演過程中的全部責任。  在場的觀眾們,有人用口紅在她的臉上亂塗亂畫,有人用剪刀剪碎她的衣服,有人在她身體上作畫,有人幫她沖洗,還有人劃破了她的皮膚,這件作品持續了六個小時,作品結束後,她站起來,走向人群,所有的人擔心遭到報復,都開始四散逃跑。她說:“這次經歷讓我發現:一旦你把決定權交給公眾,離喪命也就不遠了。
Marina Abramović: The Artist Is Present Photo by Marco Anelli. © 2010 Marco Anelli
《藝術家在現場The Artist Is Present》,2010 (圖片連結)
2010年,瑪莉娜歷時兩個半月,每天超過七小時,已靜止的姿態,每天在紐約MoMA藝術中心與超過
1500人對坐互相凝視,在這之中她只適用平靜的眼神望著對方,多人在一與她眼神相會的霎那就忍不
住流淚,並且表示:「從來沒有那麼被完全的接納過」,此展觀展人數破了MoMA開館以來最高紀錄。

女性藝術家使用看似強烈的手法,無非是想突破禁忌,從傳統被觀看與外界賦予的角色中掙脫,建構出自我的價值,作品相當程度的被接受與引起共鳴,代表在社會主流價值觀下,仍有隱性的力量在鼓動,來自於另一種不同的思想。如果不願意敞開固守的心房,與漠視其實正在蠢蠢欲動的聲音,就不可能理解接納。突破性別的界線,威權與弱勢之間的關係隨處上演,我們每個人,都曾在某一個場域下成為弱勢的一方,堅守安全的主流價值,看似妥當,實際上卻是反文明思潮的意識形態。當女性不再願被當成被膜拜而無血肉的維納斯,當男性不吝於展現陰柔的特質,說不定因道德恐慌所引起的打壓,反應出的是心底對「反動」份子不畏懼傳統勇氣的害怕與羨慕。

相關新聞延伸閱讀:日拘“陰道藝術家”逾萬聯署促放人

35-140GG114243a
被拘捕的藝術家五十嵐惠製作的“陰道獨木舟"。圖取自法新社

 

"作者/謝亦晴

出身於臺灣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研究所藝術學碩士,目前就讀於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博士班,藝術教育、藝文評論工作者。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sun.hsieh.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