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黑秀人物

沿著歷史軌跡創作的人-專訪設計師黃子欽

作者/ 黑秀網編輯-鄭伊妏
2014/08/20

沿著頂樓的走廊,甫看見的是一張表面雖還沒研磨處理好,但依然晶瑩剔透的水晶板凳,這是設計師黃子欽廣為人知的保麗膠作品-記憶標本,今天我們來到設計師黃子欽的工作室。


 
 

黃子欽,1996年至今陸續以保麗膠為封存素材,藉著舊物書刊與老照片,凝固過往人們記憶,從而創造出療癒的空間,賦予全新的意義。代表性作品展有2002年「固體記憶」、2007年「流浪教室」,2008年「日常枯槁」,與2012年「破音大王」視覺裝置展。著作《不連續記憶體》、《紙標本》,合著《暴民画報——島國青年俱樂部》。他的作品充滿時光溫潤的光澤,而設計理念卻是冷靜的辯證式,這樣的溫度差形成另一種對話的張力。不管是創作或者設計,他都希望在「全球化」跟「邊緣化」之間,走出一條適合自己並可長久走下去的路線。
 

畢業於台灣藝術學院美術工藝系的黃子欽,在十多年前便進入現今的文學殿堂誠品書店擔任平面、櫥窗設計師,在職的那幾年,他佈置過無數的櫥窗,他表示,當時誠品在工作上給了很大的創作空間,他笑說:「創作到最後反而是要讓自己點頭才能過關!」因為高度自由的發揮空間,反而讓黃子欽在創作上更要求自己,而這份對創作的堅持、要求的態度,以及櫥窗佈置的經歷,深刻影響了他之後的創作。

 
在黃子欽的眾多作品中,可以看到即使是在平面的作品上,依然具有3D空間感的畫面,他利用蒐集來的素材拼貼、堆疊,創造出獨特的視覺效果,彷彿讓人看到了紙上的櫥窗。原始質樸、鮮豔、復刻…等迥異的風格,在他的累積不少的作品中也能輕易的發現到,黃子欽自然的表示,因為他們各自表達的內容與精神層次本來就不相同,所以創作出來的設計風格當然也就不同了!
 
接著他與我們分享他近期的最新設計作品及參與的《暴民画報:島國青年俱樂部》,以早期画報的拼貼風格呈現,並以鮮豔強烈的原色展現出視覺的衝突效果,用照片、圖片、文字、印刷文件等大量的資料進行拼貼創作,讓畫面看似簡單粗曠,實質上卻一點也不簡單,反而還能在畫面上一再的咀嚼欣賞。黃子欽表示,手感最能傳達當下的強烈情感與氛圍,因此整本他所參與的設計作品皆以手寫字呈現,閱讀者可以從文字、字體、顏色深刻的感受到每個不同角色的民眾在這次事件中所表現的最深情緒。接著翻開內頁,還有早期的趣味大富翁遊戲組,與社會運動事件對比,飄散出強烈的諷刺意味。
 


穿越島國科幻推理.摩登復古錄像


暴民画報—島國青年俱樂部

 

對黃子欽而言,設計不僅僅是將事物美化,也是極簡,如果設計有減法,去蕪存菁,剩下的就是人類最基本的需求,因此在他的作品上可以看到多以樸實原始的素材表現出最直接的鄉土庶民情感。
 
 
剪紙、藏物博物館,處處是驚奇
從他的設計作品中,也能看到其他的画報拼貼創作風格設計,以現有的成物排列、堆疊,這在他的設計作品中是最顯著的識別,同時也是設計師黃子欽創作的識別標誌之一。而在創作上所使用到的大量素材,都是黃子欽平日就有蒐集的習慣。目光所即的牆角、書櫃都放滿著他蒐集來的成果,這時他轉身從堆在牆邊的一疊資料夾中翻開一本,每一頁的透明資料袋中,整齊收納著裁剪好的圖樣,可以看出這些剪紙對他而言非常珍貴!
 
除此外,各式的舊書、古物、筆記本、紙也是他平日蒐集的對象。一旁的書櫃則塞滿了他平日蒐集來的舊書、画報,以及他之前設計書籍封面的各式書籍。蒐集的書本中有來自日本、中國,以及台灣早期的書籍,黃子欽表示,可以從蒐集來的這些書籍,觀察到他的設計概念、邏輯,以及被當時的時代背景所影響的設計風格,這些都其來有自。這時他從書櫃上拿出一疊因為老舊而封面破損、書頁泛黃的書本,並從中特別挑出在昭和時代出版的一本日記本與我們分享,他表示這本日記本就是依作家生日的月份做設計安排,接著他又挑出一本歌譜筆記本表示,像這本為譜曲所出版的筆記本,在封面的設計上就會比較有音樂性…訪談到這裡,筆者想從蒐集的各式古物、書本中探尋當時的時空背景、文化和一些蛛絲馬跡,也是蒐集者的樂趣之一吧!
 

設計師黃子欽與我們分享他的收藏
 

超時空體驗 與記憶對話
 
除了平面設計的作品外,自詡為工匠的黃子欽,曾創作一系列的保麗膠手工藝品也讓人印象深刻。原本在日常生活中輕易可見的物品,彷彿被裝進透明的櫥窗中,靜靜的訴說著他經歷過的故事,問及為何會創作這一系列作品,黃子欽表示:「因為我很喜歡記憶與歷史!」當然本身喜歡用雙手創造出具有溫度的東西也是其中原因。照片、阿嬤的粉盒、皮鞋、蝴蝶,他將這些消逝的記憶封存具像化,以保麗膠留存,成為一塊塊剔透的水晶體,因為具有歷史記憶的物品,能夠使不同時空的人事物互相對話。


記憶標本
 
而歷史與記憶有著同樣的本質。因為喜歡歷史的關係,讓黃子欽追朔瞭解台灣的歷史淵源,因此從中發現在每一段時期,都能發現不同的設計風格面貌。黃子欽舉例表示:在日本殖民的年代,就能發現當時所設計的画報宣傳,都受到日本的影響,從小細節的處理可以看到日本的細膩與堅持。
 
黃子欽表示,水晶體其實是一個抽象的時空概念,與現在我們身處的時空是互為平行線。就像進入電影院看電影,在那二個小時裡,完全進入了電影場景的時空中,隨著劇情體驗到不同的人生,在這當下是與電影劇情中的時空互動。因此不論是黃子欽水晶體,還是歷史古物,都能帶領者觀看者進入當時的時空記憶,進而互相對話或產生共鳴。
 
原本之於我們是很普通的事物,因為黃子欽用了另一種方式再現,賦與他們截然不同的價值與面貌,讓我們開始用新的眼光看待與欣賞。而這系列的保麗膠手工藝作品,也讓黃子欽創造出作品的更多可能性!黃子欽接著提到,其實設計師都要有立體的概念,像是設計產品、書籍封面…等,這些都是最終要實體化的產品,所以設計師在一開始執行設計時,就必需將立體的概念考慮進去,實體產出時才不會有太大的落差。
 

記憶標本
 

數位時代中的一股清流
隨著時代的進步,生活上的機能數位化且先進,數位帶給人類方便,但相對的也產生很多數位廢料,造成環境的汙染。產品不斷的推成出新,反而讓人們來不及感受到物件的價值,而人類本質的需求也被模糊。黃子欽認為現代社會的事物都在求快速,雖然便利,但一些物品的細節美感反而無法表現,也沒有了因手工製作所產生小瑕疵的溫度感,因此難以在人們心中留下深刻的記憶。使用的工具越來越進步,人的技術反而越來越退步,所以更要回歸穩紮穩打的手工,才能更加的累積提升自己的實力。
 
黃子欽接著表示,以攝影為例,市面上各式品牌的數位相機這麼多,但其實功能大同小異,拍照的技術每個人都可以學會,但重要的是照片中要傳達的內容、精神、感情是甚麼,這些都是反映於攝影者本身的養成。設計亦是,軟體技術每個人都能學會,但也很重要的是你想要傳達的理念、故事。因此技術與自身的養成必須相輔相成。



紙上拍立得
 

接著黃子欽提到近幾年很夯的文創,其實就是呈現農村生活的生活步調、常民情調。因為我們現身處數位的時代,農村的樸實樣貌不是現代都市人熟悉的,因此設計師將農村的生活概念以設計的方式展現,但重要的還是民眾接觸時所產生的聯想。反觀黃子欽的記憶標本作品,其實也是從舊事物中尋找人們的共同記憶,再用自己的獨有方式封存再現,試圖與觀賞的人產生連結,並重新思考物件與自己的關係。
 
訪談其間,黃子欽一直強調著個人「養成」,在生活中所接觸到的事物、知識都是個人養成的過程中所需的養分。對他而言與其在日新月異的社會中努力的求新求變,讓自己有更深厚的養成才是最重要的,因為設計創作與自身的養成缺一不可,兩者必須相輔相成,所設計出來的語彙才能傳達至人的心中,甚至產生共鳴與回味。「關懷社會」同時也是必須的,因為唯有讓自己保持的對外界任何事物的高敏感度,作品才能被世人所記憶。




與作家丁名慶在四四南村的「野書會」擺攤時,現場販賣自製小冊。



台灣黑潮——自由時代



島民騷動


聲音記憶-文學康樂隊


暴民画報—島國青年俱樂部


島國科幻推理——「未來性羈押」


大腸花革命


暴民画報—島國青年俱樂部


記憶標本


記憶標本


記憶標本


黃子欽的視覺裝置─【破音大王】丁名慶的文字斷片


黃子欽的視覺裝置─【破音大王】丁名慶的文字斷片

 

更多作品請至作品集 黑秀畫廊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