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建築/景觀

爲什麽說出版業退縮卻又有那麽多新的圖書館?

作者/ Yen_甄健恆
2017/03/07

圖書館的本質

「節省用戶的時間」——作為圖書館學科中最古老的口號之一,19世紀圖書管理員Charles Ammi Cutter如此說。

當我們還在為「超商合作方案」和「公共出借權」鬧得沸沸揚揚的的時候,卻似乎忘了:對於一般圖書館使用者而言,依圖書館書籍借出的次數計算來補償出版業,或選擇到小七取書的手法,是否乃真正吸引人們上(或不上)圖書館的考量?而圖書館的本質,除了方便訪客之外,是否得從19世紀的概念中蛻變與有所進化呢?答案就是《Why Design 特集01》想要探索的。

藏書的價值,保存的未來

常言:「活到老,學到老」。或許人們在進入社會後便於造訪圖書館的活動漸行漸遠,但現代的圖書館卻不能如此而鬆懈下來,以致藏書系列無法與時代並進。這一點,尤其在電子書籍開始崛起,並成爲出版業業務之一的時間點上,更值得關注。

記得在一項由麻省理工學院(MIT)舉辦的「圖書館的未來」討論會上,此議題一提出便獲得 MIT 多位的圖書管理員的看法分享。像數碼和特別系列策劃師 Lorrie McAllister 就說:「保存文化記錄——不管電子版還是紙本——都是圖書館乃至整個社會所面臨的巨大挑戰。我們該對電子版本如何進行收集,以及我們如何保存這些東西?誰將選擇該保存些什麼?我們如何確保公平和包容性,以及多角度的文化歷史?」

而造訪和資訊服務計畫主任 Cassandra Silvia 則認爲:「很多圖書館在處理未來收藏品仍在掙紮中。在 MIT 這裏,很多念科學的喜歡電子版內容,但我們也有一個真正強大的人文系派(學生),而他們則想要的印刷的資源。因此,我們必須平衡這些需求,並在僅有的空間內的進行工作。」Lorrie也符合:「如果你站在堆疊的印刷品中,你怎麼知道你正在看的書,其實有相關的電子版呢?所以我們的搜索和發現和互動方式也需要將變得更為先進。」

新第三空間,新學習模式

由星巴克所引爆的第三空間(即區別於住家和公司,成爲成活裏的一個緩衝地帶)風潮,不僅影響到現代咖啡廳空間佈局的全面改革,也讓現代書店的設計有所遵循。像日本的蔦屋書店就是很好的例子。所以原本嚴禁一切食物飲料的圖書館,也自然從第三空間的概念開始著手,重新考慮其功能性。當然,撇開立即想到的設施如餐飲空間外,圖書館除了提供基本的書桌與閲讀席位外,還得必備些什麽呢?

以 Mecanoo 建築事務所之名闖天下的建築師 Francine Houben,就在新圖書館的設計上有著非常獨到的見解與經驗。在接受《Frame》雜誌采訪時,她就強調說:「圖書館不再是有關於書籍的地方,而是關於以許多方式的知識交換。今天的圖書館需要有教室,會議室和社交空間,基於互動變得愈加重要。在一些擁有很多移民的地方,如紐約和伯明翰,圖書館在幫助新移民學習語言、技能、找工作,和最終成為社區的一部分的層面上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最偉大目標,全球皆受益

圖書館的未來,在國際圖書館協會和機構聯合會(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ibrary Associations and Institutions)的眼中,則該能致力於促進聯合國2030年議程。此項議程,國際圖書館協會和機構聯合會也認爲圖書館將有效促進目標實現的關鍵。其中最直接的目標,就是「獲取信息的權利」。因爲根據聯合國的數據,目前全世界只有一半的人口擁有網上獲取資訊的途徑。因此圖書館就能為所有 人提供這管道和機會。

所以,未來的圖書館究竟長什麽樣,我們已可以感覺到它所趨向的目標。透過《Why Design 特集01》,我們亦能肯定,圖書館將一如「活到老,學到老」俗語般,總是永遠求知若渴。

《Why Design 特集01》熱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