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創意設計 產品設計

Mr.sheep:結合傳統工藝與現代工業,創造零庫存、多品項的設計

作者/ 黑秀網特約記者 - 史比野塔
2017/06/12

第一眼看到Mr.sheep的產品,往往容易被它們看似簡單的外表矇騙,以至於忽略產品背後的厲害之處。創辦人楊奕德笑說,他們家產品在與消費者溝通上的確需要花較多的時間。比方跟通路商接洽,對方看到照片可能覺得沒什麼,但當面向他們說明、實際演示後,便能理解產品設計的多變及可塑性有多大。而攤開目前Mr.sheep開發過的品項,燈飾、益智玩具,接下來要著手的DIY手工書,甚至是卡片,這些所橫跨的類目相差甚遠,卻全都因為相同的設計概念,歸類在同個系列下。究竟是什麼樣的設計,能夠讓設計者也說不準它們未來可能的定位?

IMG_2021

結合傳統工藝與現代工業,打造多元設計

「傳統工藝用現代的方式去做」便是Mr.sheep產品設計的目標。楊奕德說,傳統工藝的特點是手工、零庫存,而現代工業則是大規模量產。在2014年離開大公司自己出來創業後,楊奕德便想著有沒有可能結合兩邊的優點,開發一種「零庫存、多品項、容易客製化」的產品,從而有了一開始的紙燈飾。利用「趣扣」的組件,像立體拼圖一般組裝成圓形燈具。楊奕德提到,比起工藝需要幾十年才能出師,這樣的設計可以在一、兩個小時內學會如何操作,相較之下更容易複製。

echeveria (2)

但是到消費者手中還是有一定門檻,因為它仍保留工藝的特性,需經過特定訓練的人製作。而藉由大量生產單一零件,便能壓低成本,又能透過不同的組裝方式開發不同的品項。因此出現後來的《Pazo》益智玩具系列。

HK_toy

現在市面上的玩具,多半是來自西方的芭比娃娃、樂高積木,過去小時候玩的陀螺、竹蜻蜓多半已不見蹤影。楊奕德說,曾聽過一句話「設計其實是一種文化侵略」,當我們生活上使用的都是來自國外的產品、設計,認同的就都是外國文化,自身文化便在不知不覺中流逝。而回過頭檢視所謂「小時候的童玩」為何不再出現在生活裡?因為它還是長得跟過去一模一樣!在生活形態逐漸改變的同時,沒有與時俱進的物件自然容易遭到淘汰。《Pazo》不僅以新的樣貌保留童玩,在材質運用上也呈現東方元素。例如類似卡楯的設計,讓Mr.sheep的產品有更好的結構性。楊奕德舉例,如果要用樂高積木做一樣的玩具,可能就需要更複雜、特定的原件。然而因為思考方式的不同,《Pazo》只要透過簡單的零件就可以達到相同效果。

0

03

產品發展到現在,楊奕德說他們並不僅是單純賣零件,而是販賣「內容」。在過去舉辦工作坊、活動的經驗中發現,產品的目標族群其實延伸到成年女性。因此近期正在開發附材料包的手作書,讓消費者自己手作DIY家飾。另外以玩具的品項來說,如何將消費者發展成一個黏著性較高的社群,讓他們持續投入在其中便是之後的課題。唯有讓消費者從被動接收他們設計的產品,轉化為主動參與,才能延長產品壽命。

04

osaka

打入國際市場的第一步:了解產品成本結構

過去在大公司的工作經驗,對楊奕德在開發產品時的成本結構與定價有所助益。楊奕德說,自己的個性比較雜學,在公司時不只有專注在自己負責的領域,沒事也會和sales、PM互動,了解他們的工作內容。他認為,目前台灣一般的設計師產品難以進入國際市場,很大的原因便是在成本結構的管控不佳。「我覺得好的設計應該是,你在固定成本下創造幾倍的價值。我一樣給你一塊錢的原料,你有辦法做一個東西,然後變成五百元賣我嗎?有的設計師只能做到10元,有的設計師可以做到100元,有的可以做到1000元,這個東西才是你的價值。」

pazo_bowl

在前公司的經驗,也讓楊奕德對台灣品牌廠與代工廠的生態有所了解。在台灣,開發技術的是代工廠。「台灣比較多產業做得是ODM,ODM的運作方式是我有一個設計出來,拿設計請人家說,這個很棒你要不要來賣,你買了以後我就幫你量產賺代工的錢。那ODM裡面有一塊是技術,就像是我今天研發一個新技術,但我不拿去賣,我去找客戶說,我這個技術很好很適合你家產品,你要不要買,我們這邊可以幫你生產。」因此台灣的代工廠為了以技術吸引客戶而著手研發,品牌廠反而成為代工廠的客戶。

01

台灣設計產業奠基在製造之上

然而像成本控管或是製造相關的實務,常常在台灣的設計教育中缺席。楊奕德觀察,目前在台灣從事設計教育的師資,若是直接念到博班,沒有經過社會工作的歷練,自然容易缺乏實務教學。另一種則是在國外留學歸國,雖然受到良好的訓練,但因為外國的設計產業環境與台灣的環境有所不同,因此若採用同個體系教學便可能出現不符需求的狀況。像是美國的設計主要在做「設計研究」,多是產品開發的前端研究或是市場調查,反倒不會真的「生產產品」。而歐洲國家的設計產業相對成熟,設計藝術的市場在歐洲蓬勃發展。反觀位於亞洲的台灣與中國,設計都是奠基在製造上。然而設計教育沒有將「製造」教好,使得許多設計師不懂得控制成本,可能對於被要求「三折出貨」感到疑惑。但實際這樣的情況在國際貿易中很常見,畢竟產品經過通路再到消費者手中,中間還得經過物流、倉管、代理商等,成本與售價間勢必要有空間才能容納下整個產業。

IMG_2213

但相對的,如果熟悉生產方式,便能根據產品的發展階段,選擇最合適的方式。以Mr.sheep的產品為例,最一開始楊奕德是用雷射切割機生產零件,少量測試市場反應。目前邁入第二階段,開刀模以沖壓的方式生產。未來若順利將改以「射出」的方式進行量產。如果沒有做前期的評估調整,一開始就選擇射出,30萬模具費壓下去,20萬的產品庫存堆在家中,尚未知道市場是否買單,風險便大大提高。

pazo_metal (2)

設計產業的市場積弱不振,來自薪資與階級停滯

至於為什麼歐洲的品牌與設計藝術可以生存,台灣這塊的市場始終積弱不振,楊奕德認為問題來自於薪資與階級停滯。「台灣的問題從來都不是22K,它的問題在你今天拿22K,10年後還是拿22K。」在國外,不論起薪高低,隨著年資增長薪水會固定成長。在這樣的情形下,即便是剛出社會的新鮮人買不起設計品,五年後薪水增加便買得起,十年後說不定可以負擔更好的。如此品牌才養得起來。反觀台灣,因為薪資與階級停滯,擁有購買力的還是同樣一群人,設計藝術的品味沒有與時俱進,風格、靈感全都因此停滯了。

tea_housedesign  (2)

「對我來講設計就是一個廣度的象徵,這就是設計跟藝術的差別。我的解讀是,藝術是追求深度的其中一種。對我來講分設計跟藝術的差別是由內還是由外的,就像我剛講設計是有目的性的,所以它是因為外在因素。」在產品上,楊奕德仍有許多妥協。拿在手中的零件,在他眼裡良率仍舊不夠好。但為了將價格定在目標族群可接受的範圍裡,他只能選擇這麼做。「有時候設計跟藝術的差別就在這邊。」然而即便楊奕德有所讓步,但因為他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麼,因此能果斷地朝目標邁進。或許這就是所謂設計的藝術吧!

in_se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