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視覺設計

藝術史中隱藏的英雄式性暴力(Heroic Rape)

作者/ 作者/ 黑秀網特約作家 謝亦晴
2017/06/14

近期,關於《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案,所引發的相關新聞沸沸揚揚,社會大眾在心痛與譴責加害人之餘,無疑也給眾人心中投下一顆震撼彈,因根據研究調查報告顯示,關於性侵、誘姦的悲慘事例,不僅僅侷限於台灣,而是各地都會發生的暴行,最讓人感到憤怒之處在於,是被默許的社會機制,以及傳統亞洲對於性深具「羞恥感」的觀念,讓施暴人心安理得的認定他可以逍遙法外,進行權力不平等的欺壓。

0001

圖片來源: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8%BF%E6%80%9D%E7%90%AA%E7%9A%84%E5%88%9D%E6%88%80%E6%A8%82%E5%9C%92

這就像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我們的臉上,因為會讓一位女孩只敢在暗夜哭泣的社會,反映出的是「默許」加害者的社會結構。每位女性從小到大的成長過程,或多或少都遭受過某種形式的騷擾,不經意的言語或錯誤的觀念,就算動機非都是惡意,也會造成生理或心理上的傷害。不僅僅是女性,往深處探究這其實關乎到的是「人權」,生活中的暴擊、強勢對弱勢的欺負並不分性別,所謂的尊重,是建立在強者對弱者主體權的重視。

悲劇的發生就像是被硬扯掉的遮羞布,讓我們被迫責無旁貸的思考,這些一直發生在身邊卻不敢直視的黑暗。

就像我前些時日在北京住處附近碰到曝露狂,因是在遠處就有發現他形跡可疑,對方在意圖被提早發現的情況下自行先跑掉,但還是免不了強烈的不舒服感,甚至之所以我能保持冷靜,是因為身為女性長期不得不對環境維持警覺性,所培養出的敏感,這種對環境無法放下警戒心的被迫強悍,多少還是帶有些悲涼感,因為在任何環境下,都還是可能會發生不安全的事情。

在西洋藝術史中,關於女體的觀看與被觀看的討論,是依隨著女性主義興起後才引發的討論,根據古希臘的歷史記載,在戰時性侵女性是「沒有違反戰爭規則,是得到社會接受的行為」。同時,認為被征服的女性是「合法的戰利品」。直至中世紀的歐洲,女性在法律上都還是被認作是低等性別,唯有天主教會盡力在封建戰爭中避免性暴力的發生。

h

《性侵犯的歷史》是2000年3月湖南文藝出版社出版的圖書,作者是喬治﹒維加萊洛。書中的內容縱跨法國幾個世紀,從大革命前的王朝時期對性暴力的寬容,到十九世紀對精神暴力的認識,以及恥辱感與主體權利觀的缺乏如何掩蓋了暴力的一面,直到1997年法國為進一步保護兒童而採取的國內大搜查行動,皆有詳細的介紹與分析。
圖片來源: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NXrDAc05ei5BW7YHlM62_-89smC1PEQg1cUfQZ5APZkzizUmjXDKlmpep8bS9sxhzvPXDpxaxdaeZHKKJi3Ryk7nbN3bvAz74nlw4iPxilcBr2qCwhNzZ9cqNzPYP83BSKIcGdQ6UvG47NDaiAceMK

在這樣的時代背景觀念下,古代語言中並沒有確切關於性侵的概念,因而難以得知人們對於性暴力事件的真實感受。在古希臘與羅馬神話中,有許多關於天神宙斯與其他英雄掠奪女性的故事,他們化身為公牛、天鵝來達到目的,在西洋藝術史最早期的性侵場景,被冠以英雄主義的色彩,將掠劫的暴力行為英雄化(Heroic Rape)。

kassandra

Rape of Cassandra (The warrior Ajax Drags Cassandra off by her hair while she struggles to reach the protection of Athena, ~3rd c. bce
圖片來源: http://arthistoryfilm.blogspot.com/2014/05/heroic-rape-scenes-and-why-they-are-not.html

e-bernini_proserpina

Bernini, Rape of Persephone by Hades, 1640’s
圖片來源: http://arthistoryfilm.blogspot.com/2014/05/heroic-rape-scenes-and-why-they-are-not.html

歷史長河中具有代表性的名畫,紀錄傳遞了彼時的傷痛。西洋藝術史上第一位以創作為職業的義大利女畫家Artemisia Gentileschi,是第一位公開訴訟曾被性侵並且勝訴的女性,她後來創作了一系列以女性復仇為主題的繪畫,在巴洛克時期的歐洲,關於英雄掠劫(heroic rape)主題的畫作正風行,而Artemisia則首度以女性的視角反應了對此行為的痛恨,在她的畫作中,被侵犯的女性直接顯露了她的恐懼與厭煩,以及加重騷擾者的猥瑣嘴臉,而非對於英雄主義的崇拜。

thumb

傳記式電影Artemisia劇照
圖片來源: http://www.verycd.com/entries/113275/images/view/164926

Susanna_and_the_Elders_(1610),_Artemisia_Gentileschi

Artemisia Gentileschi, Susanna and the Elders,1610
圖片來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Artemisia_Gentileschi

男性與女性藝術家對於女體描繪的視角,以及畫中人物的情緒解讀,向來有不同的詮釋,相對於英雄主義(heroism)有兩種解讀,一種是革命英雄主義,將眾人的福祉當作自己的使命;而另一種為個人英雄主義,喜歡張揚自我輕視他人。在Artemisia的畫作之中,無疑是對偽裝英雄主義的一種反抗,她清清楚楚的告訴眾人,這種打著英雄主義行暴力之實的行為,根本不能被稱作「Heroism」,而是「Heroic Rape」。

800px-Artemisia_Gentileschi_-_Giuditta_decapita_Oloferne_-_Google_Art_Project

Artemisia Gentileschi, Judith Slaying Holofernes (1614–20)
圖片來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Artemisia_Gentileschi

女性主體真實情緒的顯露,在彼時顯得驚世駭俗,19世紀法國印象派藝術家馬奈(Edouard Manet)著名的作品《奧林匹亞》,於人物設置上完全顛覆當時學院派的作風,畫中的模特兒真實身份是一位妓女,她直視著觀者的眼神既堅毅又帶有些傲氣,混和了挑逗與輕視,彷彿在像觀眾宣告,我並不因為你觀看著我裸露的軀體而顯得弱勢,反之,她直視著你,掌控著自身的主體權。

72f2e84edf52498b96e14531308cb66a_th

馬奈,奧林匹亞,1863
圖片來源:http://www.sohu.com/a/114316898_372505

人的精神與身體上都存有邊界,生活對人的暴擊也不分性別,無論是何種形式的暴力,人們經歷創傷(trauma)後的感受都具有一定的共性,甚而被某個故事折磨與摧毀了一段人生,用自己的方式去抗爭進而增強個人的力量,才能夠從創傷記憶中復原,用理性而客觀的視角去詮釋傷害,得到對未來生活的力量。

生活本就是一場又一場的暴襲,在現實悲劇的背後,是否能夠學習像近期法國電影《她》(Elle)中的女主角,在遭遇襲擊後並不因生理上的被侵犯就感到羞恥,也不因心理上的被敵視而忍讓,她不否定自己也拒絕別人對她的憐憫,在劇情的最後她甚至用計將施暴者給斃了。看似強大到變態,但是生活就是如此,只有強者才能夠駕馭與化解所有的侵害。

能夠直面與克服傷害,就是真正的英雄。

 

5215857-9a6b5077eaa93b6b

電影ELLE劇照
圖片來源:http://www.jianshu.com/p/8c3936135e78

 

080101

作者/謝亦晴

出身於臺灣臺北,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研究所藝術學碩士,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博士候選人,專研藝術管理與文化產業相關研究,同時為藝術教育與藝文評論工作者。

E-mail:twxyq@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