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產品設計

美在自我與世界之間-專訪金工藝術家陳國珍

作者/ 黑秀網特約作家 吳秋瓊
2017/09/07

立足傳統文化,並將東方人文感性思考融入現代的創作,正是陳國珍現代藝術珠寶創作上所要思考取捨的。陳國珍作品屢獲國際國內多項設計比賽大獎,一直以來作品始終以其師法自然的創作概念再現,呈現大自然的韻律,多以陽剛幾何造形為表現,堅持東西方思想精髓兼備,她期許自己創作具備東方文化與未來願景的內涵而獲得矚目。

天地一方│生命樹 Lifetree
天地一方│生命樹 Lifetree

總是保持對創作的企圖心,陳國珍幾乎每年都有個展,而在展覽中「天地一方」、「十美圖」、「百花 瓶安」、「千江月」,出現了一個有趣的巧合,就是在她的每次個展命名上還呈現了數字的連貫性;而隨著數字的發展,著實令人好奇她下一個展題。陳國珍形容創作像是流水般湧現的渴望,很難斬斷,所以即使創作過程辛苦卻仍樂此不疲,也反映了她對金工創作的熱愛程度。陳國珍作品在世界各地展出,展出作品的國家包括英國、日本、中國、韓國、泰國、美國、澳洲、加拿大、法國、德國、比利時、捷克、芬蘭、挪威等地,展覽次數之多、創作能量豐碩,作為台灣金工界指標性人物專業倍受肯定。

千江月│阡陌
千江月│阡陌

專注寧靜,創作也是一種溝通語言

好奇她是怎麼與金工結緣的;陳國珍回憶起小時候觀看父親專注神情的磨刀颯颯場景,那刀與石來回銼磨的單一聲音,讓她感受到時空凝結的寧靜,或許是被那樣的純粹感受吸引,陳國珍談起自己的創作,最希望的也帶給別人寧靜的美感,有趣的是,她選擇了金屬與漆藝的材料來表現柔韌與剛性的相合之美。

千江月│春水
千江月│春水

「師法自然」既是陳國珍的創作題材來源,更是作品的絕佳特色,每件創作意念也都十分詩意,她喜歡花草庭閣、水岸森林、日月星辰、彩霞夕照等等,在「百花 瓶安」與「月光下 花漫舞」系列作品中她希望能再現輕逸氛圍;「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流露著創物的纖膩思維,帶觀者進入一個綠影繽紛的愉悅體驗,「萬物靜觀皆自得」她希望作品色彩與光線滲入感覺,讓觀者享受沉靜悠然的片刻,創造心寧休憩的一方美麗天地。因此她期許自己是「美在自我與世界之間」的詮釋者。雖然金工最終是美好意象呈現,然而從事金工創作可不僅是審美與創意而已,從無到有還考驗創作者體能與毅力,是扎扎實實的體力活。時光之美稍縱即逝,唯有創作被確立的凝結瞬間,才能成為永恆,如同陳國珍闡述「百花  瓶安」系列的設計理念:「天地宇宙間不斷循環的現象,在瞬間營造了永恆」,這段文字或許可作為陳國珍作品的情狀,金工創作正是她與觀者分享與溝通的載體。

百花 瓶安│穠艷一枝─紫薇
百花 瓶安│穠艷一枝─紫薇

每一年都有作品個展與聯展,陳國珍的多產來自於她對創作的熱情,習於藉由展覽與別人對話,使用的創作媒材也相當多元,陳國珍的求知慾旺盛,她認為越熟悉材料特性,創作也更能觸類旁通,因此,每每有了靈感,就會處於忘我的境界,非要把這個靈感具體的實現出來才能停止!

百花 瓶安│金閣秋波─藍眼菊
百花 瓶安│金閣秋波─藍眼菊

大學時期從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畢業後,接著陳國珍取得英國伯明罕中央大學珠寶設計碩士,英國皇家藝術學院金工銀工珠寶設計系碩士後研究,最後取得了交通大學應用藝術研究博士。完整的藝術設計教育給予陳國珍充足的藝術涵養與創作能量;她自謙地說,幸運的是在國外學習的經歷,反而更能促使她審視自身的學習成長背景,並且從自身熟悉的文化再出發,建構了往後金工創作研究的核心主軸。陳國珍除了學院課程外,也積極與國寶級王清霜老師和黃麗淑老師學習漆藝,另外也跟傳統金工師傅學習寶石鑲嵌,留學回國後擔任過珠寶雜誌的記者與設計編輯,深入了解珠寶產業界,而後進而在大學專任教授珠寶金工,既是教學相長,也積極執行與珠寶產業界的產學合作案;陳國珍把握每一個自我練功的機會,藉由各種途徑吸收養分持續累積作品內涵縱深,兼備了實務與學術的兩端平衡。

百花 瓶安│清波逸影─鵝兒腸
百花 瓶安│清波逸影─鵝兒腸

多元媒材,解放既有空間限制

每個人對珠寶首飾都有著不同的解讀;珠寶是情感的載體,這是陳國珍對珠寶首飾的定義,好的作品應該能為使用者傳情達意、留存回憶、傳承記錄情誼的功能。而當「現代藝術珠寶」(Contemporary Jewellery)在世界各地擁有更多的創作者時,議題空間與表現形式也更加多元;廿一世紀的藝術珠寶的走向突破了原有的裝飾、美觀及保值的特質,而成為創作者藉以強烈表達其自我理念的媒介。珠寶藝術因裝飾人體而存在,兼備了可穿戴性及小型雕塑品的雙重特質,在現代藝術領域中,藝術珠寶確實呈現了獨特的表現方式及造形語言型態發展。

星空夜雨│時空之梭#8
星空夜雨│時空之梭#8

陳國珍認為藝術珠寶的困難與挑戰之處,也正是創作者成就感的來源;例如她善長於以金工結合漆藝的表現形式來創作,起源於她在英國求學時體悟創作的差異化,當初之所以會選擇漆藝這項媒材,就是因為她發現自己與歐美國家同學所使用的現代金工技術並無法突顯差異,所以該如何從作品來凸顯自己的東方文化背景?經過一番思考與探索後,陳國珍最後選擇深厚東方風格特質的漆藝來與金工結合運用,她很高興的是創作的金工漆藝作品深獲英國皇家藝術學院金工銀工珠寶設計系指導教授David Wakins與Michael Rowe的肯定,她感到很幸運從此確定了自己金工創作風格與複合媒材。

星空夜雨│INFINITY#5
星空夜雨│INFINITY#5

對於陳國珍而言留學最重要的是,經過進階學習與自我反思後確立自己創作的定位與方向,如何傳達出自我對東西方精神的體悟在藝術創作上各取其利,進而創造嶄新自我的文化特質,正是創作者在新世紀的開端應有的思索與體悟。陳國珍表示,現代藝術講求創新,複合媒材或是跨領域的結合運用,創新過程是必須勇於實驗,從不斷嘗試媒材特性中尋找更多的可能,漆藝是專屬於東亞的素材,她將自己金工作品搭配漆藝來產生差異化,她認為透過媒材來進行原創,不同的媒材,技法的表現也會不同,成果自然會不同,在她經過連串的實驗,最後終於掌握了金屬與漆藝的特性,也讓她的創意執行有了更大的發揮空間。

觀宇意象│星軌#1
觀宇意象│星軌#1

漆藝是一種暗色作畫的概念,陳國珍巧妙的搭配她所喜歡宇宙星象與月光夜色來表現,將星空花卉、山水月色納進作品來,藉由金工與漆藝結合,凸顯暗色性漆藝,與明色性金屬,兩相結合呈現對比互融的美感,所以選擇題材格外重要。

觀宇意象│星軌#4
觀宇意象│星軌#4

克服了金工技術困難後,設計創意得以完美落實到使用面則是更大的挑戰,以珠寶飾品來說,在創意發想階段,就必須考慮到「使用者」的人種文化、氣候區域環境等差異,舉例來說,北方人身材高大,配戴的飾品較趨向大尺寸來彰顯風格,台灣人則習於秀氣內斂的細緻作品。儘管從事金工創作與教學,陳國珍並不想與消費者脫節,她認為,商業與藝術是天秤的兩端,藝術創作走向商品的過程,其實是一場嚴峻的考驗,每一個環節都挑戰設計者的彈性應變與溝通能力,唯有放開心胸,接受挑戰,掌握可能被看見的機會,才能在眾多的作品中脫穎而出。

天地一方│蕨醒系列-雙扇蕨
天地一方│蕨醒系列-雙扇蕨

珠寶是物件、是裝置、是雕塑、是空間、也是微形建築,配戴於人體身上,力量就轉移成為身體的,更是人體與意志與的延伸與伸張。陳國珍在創作的形式上,重視的是追求心靈想像的自由與意念的表達與造形的美感傳遞。創作的形式沒有絕對的,物件與飾物的角色關係,隨著個人的心情感受而作變化,恣意悠遊於遊戲般的創作之中。2015年「天地一方」展覽中,陳國珍創作了一系列珠寶漆畫壁飾,就是在漆畫上創作了搭配風景的珠寶首飾,使用者在出門時可把珠寶首飾從畫上取下配戴,而當回家後再將珠寶首飾放回畫中。這種突破物件既定印象與功能的創意;讓珠寶首飾不僅只是被人配戴的裝飾,更可成為居家空間的裝飾,而「天地一方」漆畫也變成了收納珠寶的器物。陳國珍解釋展覽主軸觀念就是:「珠寶可以被視為人體上風景,隨著使用狀態調整而轉變成為起居空間中的裝飾。」裝置與珠寶兩者有尺寸的差異,但是美感是共通的,小物件也能跨越空間的侷限成為焦點。陳國珍嘗試「從小到大」的跨越進程,這是她在跨國文化的求學與生活中經驗的;把珠寶的定義從人身空間解放出來,進而成為居住空間的展示品。

 

學習無限,每一階段都是考驗

 

在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擔任教職,陳國珍進行多項產學合作計畫案,一路走來頗有成果;另外還有「設計專業實習」課程,讓學生能在大三暑假就開始到設計公司實習,目的就在於了解業界現狀,而這樣的實習經驗,也可作為未來就業的參考依據。陳國珍身為規劃與計畫執行人,必須保持盡力協助的立場,產學合作案讓學生的作品被市場看見,同時「設計專業實習」課程也提供學生實習的機會,站在互惠的基礎來推動計畫,這條路才能走得長遠。

歷年來產學合作都有極佳表現,包括自2008年起與台耀科技合作,學生作品就前後榮獲新一代設計展工藝設計類金獎、台灣OTOP設計大賞生活工藝組創新佳作獎,而陳國珍為「異飾界」設計的「蘭亭 暢敘」作品,更榮獲「金點設計獎」「文創精品大獎」等等獎項。

產學合作案│蘭亭暢敘-舞
產學合作案│蘭亭暢敘-舞

「蘭亭 暢敘」行書系列作品靈感來自被譽為「天下第一行書」王羲之的《蘭亭序》。陳國珍嘗試以金屬線條來表現書法,書法本身就是一種抽象的藝術,將書法中的轉折韻律轉化為金工原型,把傳統的書法與現代工藝聯結,讓金屬鎧鎧光澤舞出立體而活潑律動書法。陳國珍希望藉由「蘭亭 暢敘」行書系列作品向中國書法經典致敬,從古典出發,粹煉當代東方風華。行書系列作品以一筆劃到底勾勒字體型態,一氣呵成,以狂放的平面經典行草演繹再現立體。

 

而「敦煌飛天」系列,則是取自彩帶的靈動之美,聞名天下的敦煌藝術,經歷千年十朝的發展達到高峰。優美飛天是敦煌藝術的特徵之一。仙人姿態多變輕盈,彩帶長裙飄曳飛舞,迎風舒卷。飛天流雲落花漫舞,動感強烈富有生氣,飄逸的形象,歡樂的境界,永恆的藝術生命力至今仍然吸引著人們。其中輕盈優美的飛天彩舞令人印象深刻,也因此永恆的敦煌藝術啟迪陳國珍的設計,嘗試捕捉飛卷舞帶騰空而、迎風飄曳的動感瞬間轉化成人们身上美麗多姿的飾品,再現敦煌藝術永恆之美。上述的設計元素都是具體地從中國文化背景找尋創作靈感,經由金工技術轉化為現代珠寶藝術,古今併存更具有深度故事意趣情境。

產學合作案│蘭亭暢敘-行書系列
產學合作案│蘭亭暢敘-行書系列

陳國珍老師熱衷從文化找創作靈感,記者好奇學生對於文化底蘊的理解度高嗎?陳國珍認為,這和學生個人成長背景與喜好有關,並不能勉強,但是,不論創作靈感取材自何處,執行創意的同時,必須計算材料成本、重量,尺寸體積、製程,各種條件都必須一併考慮進來。

 

陳國珍強調,設計是嚴肅的考驗,好的設計想法,更必須具備經濟效益的概念,因為從作品到商品的進程,必須經過市場運作的考驗,而市場運作有一定的脈絡,從生產到銷售都有既定的機制,唯有符合生產銷售機制,設計創意被實現的機會也就相對高。創作過程有諸多環節要注意,無論時間與預算掌控、設計管理與團隊合作、廠商與顧客的應對往來等等,所有環節都必須有概念都是必須謹慎細膩,工作才能確實順利完成。尤其珠寶飾品的高價值特殊性,從創作到商品,必須懂材料,懂製程、理解消費心理等等;每一個環節都很重要,不然可是會造成很大的損失。

產學合作案│敦煌系列
產學合作案│敦煌系列

學設計的人,當然期待在未來能經營個人品牌,陳國珍表示看到學生建立品牌,老師深感到與有榮焉,非常欣慰,但是時間是最大考驗,因為建立品牌持續經營絕非一蹴可成,必須三、五年一步一步慢慢走出成績來;包括資金的應用,些必要的投資,必須節省的成本,做好企業管理與時間分配,分辨事務輕重緩急的能力,其中困難關卡不少的。誰能掌握細節的高完成度,誰就能做出差異化。可以被看見並存活在市場的品牌,致勝的關鍵都是在細節,以結果論來看畢竟能存活就是勝利。

 

<陳國珍小傳>

434732_302708

學經歷:

英國皇家藝術學院金工銀工珠寶設計系研究、英國伯明罕中央大學珠寶設計碩士畢業、交通大學應用藝術研究所博士,現任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教授。

獎 項:

陳國珍作品曾榮獲中國首屆紫禁城杯大賽銀獎、台灣良品美器最佳造型與最佳時尚大獎、中國首屆金鑲玉創意大賽銅獎、文化部文創精品獎新品大獎、時尚中國CCTV彩寶首飾設計大賽優秀獎、台灣創意設計中心金點設計獎、創玉風華─臺灣寶玉石設計競賽首飾設計優選、第四屆台灣OTOP設計大賞創新佳作獎、《互動‧傾向》當代國際金屬藝術作品展銅獎、國際De Beers 鑽飾設計比賽巴黎總決賽入圍、國際De Beers 鑽飾設計比賽倫敦總決賽入圍、De Beers Taiwan台灣現代鑽飾設計比賽民族風第二名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