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視覺設計

藝術家的n種活法-專訪藝術家黃幻

作者/ 徐思穎 圖/黃幻提供
2018/02/12

123黃幻個人照

小時候,我們都寫過一篇作文「我的志願」(即使不是這個標題也差不多是類似的題目),常出現的志願有老師、醫生、軍人、工程師等,但有一個職業卻鮮少出現,那就是-藝術家。在我們既定的價值觀裡,藝術家的生活無非是在「理想」與「麵包」來回掙扎一類,也因此很難成為小時候的我們夢想藍圖中的一部分。回看現在,當一位藝術家真的不好嗎?換個角度說,我們真的知道藝術家是如何過生活的嗎?做藝術,其實能活出更多可能,有個人,就是這麼活著的,她是一位演員、一位歌手、也是一位藝術家,活得簡單,卻極為充實。

多樣的經歷,簡單的生活 – 黃幻

在過去,「黃幻」這個名字常常在許多電影發布會上聽到,北京舞蹈學院畢業她曾參與不少電影作品,主演的《巴比倫少年》入圍第63屆柏林電影節,憑藉著微電影《愛是我做過最好的事》獲得2014年亞洲微電影藝術節「金海棠」最佳女演員獎。

1

圖片來源:《愛是我做過最好的事》

2 3

《畫色》,2016年

 黃幻身兼舞蹈、歌手、演員於一身,這些才華和經歷,會讓人以為她的生活充滿光彩與刺激,但私底下的她,卻活得特別純粹,她的世界觀甚至有些冷靜,「我喜歡住在市中心的商場附近,看著城市生活中的人流」。現在的黃幻,專注於藝術創作,與其在電影鏡頭前飾演他者,她更喜歡在創作中展現自己的內心世界。

P

為藝術—全心全意

           2015年,黃幻與Alex Damboianu共同創立了atelier ll藝術工作室,「atelier ll」的名字是他(她)們創作的統稱,涵蓋了繪畫、攝影、電影、建築設計、實驗聲音等形式。

5Alex Damboianu與黃幻

工作室介紹影片

6

atelier ll 工作室一景

幻之作-在簡單中得到更多

當代的藝術圈,大部份的人都屬於「急於表態」類,這樣的態度無可厚非,畢竟藝術作品的核心理念總要有些擲地有聲的見地,如此才有被討論的存在價值,但在黃幻的作品上,卻看不到過度的指涉,更多是她個人自然生發的內在思考。

很多人會將黃幻的作品和「極簡主義」畫上等號,簡單的造型,純粹的顏色,但這只就形式而言,我想說她的「極簡主義」更像一種生活方式,而非一種藝術宣言或變革理念。

7 8

攝影作品《天線》,黃幻

Q1.您對「極簡主義」的看法是?

A: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的作品會發展到極簡的方式去表現,它絕對不是刻意 我敢肯定它是我生活的反射。在我家裡,我只留下經常用到的必備品,我的衣服量只有標準兩開衣櫃的二分之一,如果衣服太多,就必須處理掉(轉送朋友或者捐災區)。

9 10 攝影作品

在飲食上,我和Alex都是素食者,通常一頓就一道菜一碗米飯,記得有段時間,我們想過得更簡單,我們每天吃一樣的菜,突然覺得輕鬆很多,節約了很多時間去想吃什麼做什麼。

這些都是我們每天的生活方式,它直接影響到我的創作,包括我自己也覺得,簡是更多的結果,它給你空間去互動、去想像,智慧的簡,是豐富的、是深刻的。

11

《身體》,攝影作品

Q2. 您與過多部電影的演出,對表演的才華也反應在您的藝術作品上,您的作品帶有很多身體和自我探索的部分,互相連接,甚至做虛化處理,是想表達什麼概念呢?

A2: 身體是跟著自己的意識行動的,而意識連接著審美,審美來源於生長環境,隨著這些外在環境的改變,我們得身體也隨之不同。

Q3.您目前正在作的作品是?

A3:目前正在進行的作品是《另一個世界》,這件VR影像作品已經開始兩年多了,這將會是一個大的攝影展覽。另一件是我與Alex的裝置作品,4月初將在一個地下防空洞展出。

12 13 14 15 《另一個世界》作品小樣

16

防空洞

17 18

我們的生活,充滿了各種多變性,職業上的身份、家庭上的身份、網絡上的身份,就這個角度而言,我們才是真正處於「n」種活法的那群人。仔細想想,如此多重的變化,反而讓我們陷入紛雜甚或迷茫的世界觀裡,找不到真正的生活目標,再次面對「我的志願」這道命題時,又有多少人能肯定的回答呢?

除了作品,採訪黃幻更大意義在於她的生活態度,可以活得如此簡單、自信,專注於藝術的領域裡,並在其中尋找無限可能。

19

徐思穎,臺灣桃園人,台灣師範大學、北京大學藝術學院畢業,生活於台灣、北京,藝術攝影工作者。

信箱:18811458003@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