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策展: 藝術家變演員,剖析「創作扮演」策展法 | 黑秀網 HeyShow.com

設計文章 │ 視覺設計

新潮策展: 藝術家變演員,剖析「創作扮演」策展法

作者/ 拍攝、採訪/ 謝亦晴 撰文/徐思穎
2018/02/12

藝術領域中,角色扮演「Role Play」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早在1970年,美國攝影藝術家辛蒂·雪曼(Cindy Sherman)就嘗試以角色扮演將自己置換到不同社會角色裡,時至今日,此種創作方式依然常見於許多當代藝術作品。除了用各種道具來扮演,有想過用小說角色進行創作扮演嗎?以多人分飾多角的方式呈現藝術作品,這種「創作扮演」法比過去的角色扮演更具實驗性,也更有趣,日前北京尤倫斯藝術中心(UCCA)策劃的《寒夜》,聯合了兩位策展人、四位藝術家,展開了一場以小說角色為核心的創作展。

1 辛蒂·雪曼,Untitled Film Stills#21》,1978

2 辛蒂·雪曼,Untitled Film Stills#132》,1984

一、《寒夜》展覽簡述

3

《寒夜》展覽源自著名作家巴金於1947年創作的短篇小說《寒夜》,以1940年代的重庆为背景,描寫一位知識分子在戰亂的無奈以及生活漸漸崩塌的過程。小說四位主角文宣(男主角)、樹生(文宣妻)、母親、奉光(樹生情人)分別代表了不同階層。展覽中,策展人申舶良與戴章伦邀請了四位青年藝術家就不同角色分別進行創作,以當代的視野,用新媒體呈現1947年人物間的糾葛關係,也藉此回應2017年資訊爆炸時代,人與人間的相處的焦慮感。

4 巴金《寒夜》

5

《寒夜》以創作扮演法為策展理念

6 小說中,久病纏身的文宣在一家破敗的圖書公司做校對員,相形之下,在銀行工作太太樹生活得體面,樹生承擔了家裡大部分的開銷,但枯燥的家庭生活卻讓她覺得乏味,常以各種交際填補心裡的空虛,她也漸漸與愛上年輕、熱情的銀行主任-奉光。文宣的母親對於兒媳的行為極為不滿,深艮蒂固的婦道理念讓她對樹生甚至產生恨意,體弱的文宣在母親與妻子的言語鬥爭中顯得更無能為力。策展人邀請四位藝術家在閱讀完《寒夜》後,以角色的心裏狀態進行創作,陳軸扮演文宣、劉詩園扮演樹生、娜布其扮演母親、李然扮演奉光,以此進行創作。7 小說角色、藝術家、作品關係圖

8 左:陳軸(扮演文宣)  右:劉詩園(扮演樹生)

9 左:李然(扮演奉光) 右:娜布其(扮演母親)

10 《寒夜》展廳現場

二、策展人怎麼想?

《寒夜》展的特別之處在於以文學為起點,以巴金小說的故事線拉起四位當代藝術家的創作關係,這和策展人從事多年藝術文字工作有關。策展人申舶良和戴章倫從事藝術評論多年,申舶良的作品曾表於《Artinfo 艺藝訊中國》、《藝術新聞中文版》、《藝術界LEAP》;戴章倫曾在紐約藝術機構 inCube Art 策劃展覽「Son: Signal of Authority」(紐約,2016),文章見於《Artinfo 藝訊中國》、《藝術與設計》等。

11 左:申舶良   右:戴章倫

「我們認為寒夜的時代背景1947年和現在(2017)年存在一定的可比性,即使有著70年的時間跨度,但人的困惑、焦慮卻是一樣的。」

策展人 申舶良、戴章倫

《寒夜》展的第一個巧思在進入展牆文字的安排,照慣例,第一面牆上呈現的內容是策展人導言,最後一面是展覽總結,但兩位策展人安排的卻是小說的開篇的文字和結尾。

12

「我們想拒絕說教式的展覽方式,於是刻意弱化策展人對展覽的主導性,讓文學本身去引導,讓觀眾自己去探索。」

13

第二個巧思是對文本的安排,《寒夜》包含了三層文本:小說的文本、藝術家根據角色進行的創作、看完展覽後的感受,觀眾可以在這三層文本中來回探索,細細咀嚼其中的趣味。

14三、多樣交織:四個角色、四位藝術家、四件作品

《寒夜》展的第三個巧思是四位藝術家的作品呈現,作品同時具備了小說人物和藝術家本身的性格,閱讀起來也更有意思。

15《寒夜》展覽作品結構圖

 陳軸透過男主角文宣的視角創作了《藍洞》,作品呈現在在網路社會下的「失語」現象,迷惘、對社會充滿困惑,就像小說中的男主角文宣面對舊社會、面段戰亂,無法自我認定,更無法抵抗大環境對知識份子的種種壓迫。

16 陳軸作品《藍洞》

劉詩園扮演的是文宣的太太樹生,她的作品《最好的時刻還未到来》採用非敘事的方式來描述樹生面對情人、丈夫的矛盾心裏,觀眾躺在傾斜的地面上,正好感受樹生不安、焦慮的狀態。巧的是,劉詩園長期在國外生活,遠離家鄉的生活狀態正好與小說中樹生因職業選擇遠赴他鄉的心情吻合,影片出現了藍色的天空與許多黑白照片,正好與陳軸的《藍洞》與李然的《拔摩島的夜》在元素上構成呼應,正如樹生在先生與情人間反覆猶疑的心情。

17 劉詩園作品《最好的時刻還未到来》 觀眾躺在傾斜的地面上

李然扮演的是樹生的情人奉光,小說中的奉光對樹生一片癡情,想把樹生帶離重慶,遠赴蘭州,奉光象徵著在戰火中未受波及的群體,和其他在戰火中焦慮的人不同,他擁有財富、想追求自己的幸福。李然的《拔摩島的夜》選運用了聖經裡獨幕劇中的幾個選段,邀請五位演員即興表演同時加入了播音朗誦和1950-1980的舞台攝影照片,相互疊加,營造出一種異質,卻又相互存在的狀態。

19 李然作品《拔摩島的夜》

 母親在小說中一直是文宣與樹生間的干擾,憐憫兒子的同時,卻對媳婦惡言相向,娜布其根據文宣的母親創作了《下过雨的傍晚…傾斜的陽光… 大小不一的光斑……退去,……被冲刷…蜿蜒延伸……終點,尖利的汽车 鳴笛声…消失了》,走到這件作品面前,會發現一面鏡子,鏡子正好反射展廳三件視頻作品,可同時觀看,就像小說中母親同時面對不同人物時所產生態度差異。在一旁的裝置同時呈現「室內」和「室外」,給予人一種空間上的困惑,表達母親內心的掙扎。

20 娜布其作品《下过雨的傍晚…傾斜的陽光… 大小不一的光斑……退去,……被冲刷…蜿蜒延伸……終點,尖利的汽车 鳴笛声…消失了》

 展覽《寒夜》突破了一往單線的策展方式,以多層的敘事結構營造出豐富的閱讀文本,呈現一種「回」字型的思考結構,讓人在探索巴金小說的過程中感受當代藝術作品。四位藝術家,分飾四個角色,這種創作心理的帶入,從這點出發,「創作扮演」策展法確實讓藝術作品顯得更為豐富,超越了傳統意義上對「扮演」的設定,但解釋「人物關係與個人心情」意圖過於強烈,這反而弱化了小說人物的時代意義,以樹生為例,樹生象徵著女性意識的覺醒,勇於挑戰傳統的價值觀,小說中的樹生甚至主動寫信給文宣要求分開,這在1947年是極為罕見的,而文宣也明白、甚至尊重樹生的決定,雖然心痛,但從他充滿罪惡感的獨白可以感受到他也同意樹生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若藝術家能將這種時代意識融入到作品中,將會把展覽提升到更高的層次。

「扮演」樂趣在於作者藉著成為他者同時揭示了作者身份與扮演身份之間的衝突關係,辛蒂·雪曼充分利用這種邏輯,藉著化妝、攝影、自拍完整的把女性從性別角色中解放出來,而《寒夜》展更多是對角色關係和個體內在的解釋,對時代角色的衝突著墨較少,或許可作為下次創作扮演策展法的另一種思考。

作者介紹

21

作者/謝亦晴

出身於臺灣臺北,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研究所藝術學碩士,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博士候選人,藝術教育、藝文評論工作者。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sun.hsieh.77

E-Mail:twxyq@qq.com

22

徐思穎,臺灣桃園人,台灣師範大學、北京大學藝術學院畢業,生活於台灣、北京,藝術攝影工作者。

信箱:18811458003@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