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llar Works 依舊不食人間煙火 | 黑秀網 HeyShow.com

設計文章 │ 產品設計 設計新聞

Stellar Works 依舊不食人間煙火

作者/ Yen
2018/07/30

看著剛出爐的 Stellar Works(星坊傢俱)品牌形象廣告,那來自攝影師蘇裏的作品,仿佛耳邊傳來一陣熟悉的吟唱——聽似為王菲的《夢中人》。無他的,只因為一如往常地,星坊的傢俱總是熱愛空蕩與飄渺的場景,不過這一次那場景則從野外的竹林與河畔,轉移到上海的街道與巷弄,甚至有些還進入了室內,也有了路人與寵物的介入。但那不食人間煙火的形象依舊如故。

這是為何?雖然,在那充滿藝術感的圖像中傢俱依然是主角,而色彩也稍微變得豐富些,但對於終究得登堂入室的傢俱而言,卻早超越出其基本功能的印象。原來,隨著共用住宿與工作空間的盛行,傢俱也逐漸變成“非階級系統”(non-hierarchal system),意味著傢俱將有著更能符合社群空間的普及性。這種激進的變革對於品牌創意總監 Neri&Hu 而言,“就啟發了我們將傢俱呈現的手法變得擬人化:讓它們結伴成為一個團隊、小群眾、親密夥伴或好哥兒們。”

所以,他們設計的 Industry 椅子系列在窗前的小聚、Vilhem Wolhert 設計的 Triangle 座椅在巷弄內對談、Space Copenhagen 的 Infinity 沙發慵懶地躺在高架下;甚至,也將 Jens Risom 的 C140 椅子置放在面館、或將Cabinet of Curiosity 櫥櫃與上海日常的鹹魚製作並列——這些微妙的、上海人才知道的幽默感,不僅希望傳達出品牌“Made in Shanghai”的新宣言,也希望能彰顯出長久以來被忽略,甚至被譽為“不夠大雅”的上海文化內涵,其實可以有所作為。

Neri&Hu 的胡如珊記得,在接下品牌創意總監一職的時候,就認為品牌正處於很多事情的“之間”。而這樣的“之間”就無法正確地有所定位,特別是針對品牌的 DNA。所以,為求尋找到明確答案,問題就來自於“今日上海代表著什麼?”——“今日的上海是一個非常具有國際感的都市。這個城市本身幾乎就像一個國家。它已跨越出中國。雖然依附於中國,但它有自己的文化,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廣告裏)不說是‘中國製造‘“。她解釋,“‘上海製造’也就意味著所有在這個城市中人們所能看到的精神。”

而這樣的精神也被賦 Neri&Hu 全新的系列上:外灘系列——顧名思義,就是上海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永恆象徵,並融合了城市工業起源和壯麗殖民地的元素歷史。首次出現上外灘三號 Jean-Georges 的餐廳裏,如今在經過三次的重塑後,更顯出外灘所能觀察到的柔和曲線,而質感豐富的織物表面(有別於當初的皮革)處理,亦對外灘建築的裝飾藝術風格致敬。這種最能代表上海的風格,已永遠根植於上海的 DNA,也順理成章地成為了星坊傢俱的 DNA。

另一邊廂,他們也將早前的設計的 Utility (系列做了延續,取名 Industry。向 Utility 借鏡,並將其輕盈化的這一個新系列的概念幾乎偏向於“沒有設計感“——將一切細節簡化,捨棄累贅,因此體態上更為輕盈、亦便於移動,甚至有了可堆疊的功能。“但有趣的是,這個系列事實上並非是有著‘東方感’的產品。”談及這系列的風格來源時,如珊這樣表示。“從美學角度來說,我們的作品固然精緻與漂亮,但同時也會讓人三思。也許有人會說:‘哦,我覺得那就是來自上海的設計。’其他人可能會認為,‘實際上這些產品在這種背景下看起來更加西式。’就像我們其實設計過一張明式椅子(Ming),但最終給人的感覺卻是很現代感,非常新穎。”

所以,一早在上海設廠的星坊傢俱品牌,就仿佛如紅酒莊般設立下自己獨有的 Terroir(風土條件)。甚至還將試圖在這條件化為可宣揚與傳授的方案——因為坐落在上海郊區的工廠也將在 Neri&Hu 率領下預計將被改造成為博物館。“這是因為,我們需要在上海留下印記,並對我們的出處感到高興與自豪。我們要人們一看到星坊傢俱的品質,就立即知道這是高水準的。在某種程度上,這是非常大膽的。它揭示了大多數(中國)品牌想要隱瞞的事情。”他們解釋。

所以高唱 Made In Shanghai 吧。就像當年王菲一樣。就算依舊不食人間煙火,但主流的一來是,不都是這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