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創意設計 攝影/藝術

94有創意!直擊亞洲最有趣的藝術空間

作者/ 徐思穎 圖/ 徐思穎, I: project space
2018/10/03

在我們的觀念裡“美術館”屬於週末活動的特別行程,得開車、買票,再花上一個半天仔細看作品…
世界上,卻有一間不同於美術館的藝術空間,它座落在居民區裡,與你的生活只有一道牆的距離,不需買票,隨時看展,展覽充滿無限創意,有時展覽小到一面窗、有時卻大到整座城市,不時舉辦各種交流活動,這個藝術空間是由兩位德國策展人創立的- I: project space。

窗口展覽《指針》,街道就是美術館,展場就是一面牆
窗口展覽《指針》,街道就是美術館,展場就是一面牆
“Casting Haze”《霧霾鑄型》展與大眾互動,邀請參與者思考人與自然與文化之間的關係。
“Casting Haze”《霧霾鑄型》展與大眾互動,邀請參與者思考人與自然與文化之間的關係。

 

I: project space 空間一景
I: project space 空間一景

一、關於I: project space

I: project space 成立於2015年,旨在提供藝術家實驗藝術、發展創意的空間。自成立至今已發起了多項國際藝術項目,合作機構包含德國、歐洲、瑞士、澳洲等地,別於一般畫廊的1-2個月展覽週期,I: project space主辦的藝術項目都以“年”為單位,在主概念下推展各式各樣的展覽和藝術實驗活動,發起的“南方女權”(Feminist South)、“北京22”(Beijing22)等藝術項目受到4A當代亞洲藝術中心、澳大利亞大使館、北京歌德學院的支持。

圖1: I: project space logo,外框代表空間、 三條線的概念源自易經的三卦,象征無限的創造與創意,兩個三角代表對話與交流。
圖1: I: project space logo,外框代表空間、 三條線的概念源自易經的三卦,象征無限的創造與創意,兩個三角代表對話與交流。
展覽座談交流中
展覽座談交流中

二、策展人:安娜&妮妮

空間創辦人,左:安娜  右:妮妮
空間創辦人,左:安娜 右:妮妮

I: project space是由兩位德國策展人安娜(Anna Eschbach)、妮妮(Antonie Angerer)創立,安娜曾在德國的許多藝術機構擔任策展人,在北京工作時認識了從事當代藝術研究的妮妮,兩人志趣相投,感於青年藝術家缺乏實驗藝術的機會,便決定在老胡同裡做一間實驗藝術空間。

三、無牆美術館,整座城市都能看展

對安娜和妮妮來說,展覽必須是活的,它不用被限定在固定的空間裡,不管何時、何處,只要藝術家想得到,她們都盡力實現。例如藝術家Ted Whitaker的《小視覺播放》展,從晚上十點到半夜兩點,於北京鬼市進行。作品結合了他對快速發展的時代中“報廢”和信息處理等概念的思考,根據他在北京居住期間對當地物品回收文化和媒體考古學的創作。

image7

Small Vision Playback by Ted Whitaker
Small Vision Playback by Ted Whitaker

此外,I: project space還和北京許多獨立藝術機構合作,例如凹凸空間、交叉點文藝空間等,展覽會不時在各種空間“遊牧”進行,讓人在不知不覺中漫走在城市裡。

2017北京獨立藝術空間聯展
2017北京獨立藝術空間聯展

四、南方女權:無文字的線上展

image10

“南方女權”項目發起於2017年並將持續至2019年。它是一個策展項目和研究平台,在亞洲、澳洲及太平洋地區範圍內和周邊區域,發起圍繞當代女權主義實踐的討論。例如Amy Suo Wu 的《霹靂》項目以“新女書”的概念探索了中國語境下的女權主義、語言政治和出版業現狀,使用類似於中國傳統服裝中布貼和衣帶的時尚飾品來散布女性宣言,參與者可將這些“宣言”穿戴在身上,組織成自己的個人符號。

image11

宣言布條
宣言布條
Excerpt from HE-YIN ZHEN's "Economic Revolution and Women's Revolution", Dec 10, 1907
Excerpt from HE-YIN ZHEN’s
“Economic Revolution
and Women’s Revolution", Dec 10, 1907
讓身體成為展場,搭配成服裝的“女宣言”
讓身體成為展場,搭配成服裝的“女宣言”

值得一提的是,南方女權的訪談方式非常特別,採用“以圖代文” 的方式與觀眾溝通,面對訪談問題,藝術家僅用一張照片來回答,如此便解決了因文化不同而產生的語言障礙,不用翻譯,感受也更直接。這些訪談內容都放在 http://feministsouth.com 網頁上。

image15

Athena Thebus 訪談紀錄
Athena Thebus 訪談紀錄

五、專訪I: project space -妮妮(Antonie Angerer)

Q1是在何種情況下來到亞洲呢?
A1: 我生長在德國的雷根斯堡,這個地方已800多年的歷史,我住的房子有600年的歷史,對我來說,這些景物一直維持同樣的狀態,即是到了未來,也不太會改變,因此我特別想出國,感受不一樣的文化,於是我來到亞洲,並在北京落腳。

Q2當初為什麼會想在胡同裡做藝術呢?
A2:藝術空間大都位在生活區外,需要特別安排時間前往,因此大部分的人對藝術都有距離感,很難親近。我們想把藝術拉近到民眾的生活裏,在老巷子裡做展覽,在這裡,你可以感受到更多文化風貌,有人在打麻將、耆老們坐在路邊聊天,即使參觀者還未進入展場,卻已被當地的文化風格浸染。我們的鄰居也很喜歡這個藝術空間,甚至還會到我們這裡做展覽,當我們不在的時候,他們還會進來幫忙導覽。

訪談時正值炎夏,庭院中瓜藤滿園,讓人放鬆
訪談時正值炎夏,庭院中瓜藤滿園,讓人放鬆
展覽空間,四合院中的一間小屋
展覽空間,四合院中的一間小屋
空間外的小菜園,成為附近鄰居相聚的好去處,閒聊之餘也會把藝術融入話題。
空間外的小菜園,成為附近鄰居相聚的好去處,閒聊之餘也會把藝術融入話題。
空間外的小菜園,成為附近鄰居相聚的好去處,閒聊之餘也會把藝術融入話題。
胡同裡的Opening Party

Q3胡同裡的空間相對較小,在策展方面會做哪些調整?
A3 我覺得空間小反而利大於弊,我們不會被房租綁死,更不用為了作品“填不滿空間”而傷透腦筋,小空間給予我們更多彈性,一件作品也能做展覽,拉幾把椅子,便能做下來交流,不像美術館需要編列龐大的預算,在這裡,能真正放開手“做實驗”!

正在介紹空間的妮妮
正在介紹空間的妮妮

Q4 在“南方女權”項目中,採用以圖代文方式與觀眾溝通,靈感來自何處?
A4:“南方女權”(Feminist South)是一個國際藝術項目,連結世界各地的藝術家,但我們也常常苦於語言問題無法好好溝通,於是我們便想出一種不需語言的交流方式,使用圖像來表達,更直接,也更有效率。另一個原因是起自我個人的經驗,我剛來亞洲時曾當過幼兒英語教師,只會英文的我面對一群僅會說中文的孩子,我只能這絞盡腦汁的文字以外的方式與他們交流,這也讓我發現,其實人與人之間還有更多的溝通模式。

南方女權研討會-澳洲雪梨(Panel Discussion Feminist South- 4A Contemporary Sydney)
南方女權研討會-澳洲雪梨(Panel Discussion Feminist South- 4A Contemporary Sydney)

image23

南方女權項目藝術家:Anna John訪談紀錄
南方女權項目藝術家:Anna John訪談紀錄

Q5.相較於德國的藝術系統,你覺得中國藝術環境處於怎樣的狀態?
A5: 德國的藝術系統相對穩定,也比較嚴謹,想成為一位策展人通常會經過幾個階段,從策展助理為起點、接著策劃自己的項目、在不同空間做展覽,慢慢從小空間轉向大型美術館,主導的展覽項目也越來越大。相較於中國的藝術環境,策展系統還在發展中,每天都在變化,雖然策展方案可能未盡完善,但卻很吸引我,感覺在不確定中才能生發更多可能。

I: project space“偶然的虛構” 角色創作室,將把中國和歐洲的算命/算卦方法相結合,並通過現場角色扮演的方法來幫助參與者創作出一個虛擬的角色。
I: project space“偶然的虛構” 角色創作室,將把中國和歐洲的算命/算卦方法相結合,並通過現場角色扮演的方法來幫助參與者創作出一個虛擬的角色。

image26

還沒走進I: project space前,你只會對這個身處在舊巷的空間充滿好奇,了解之後,不得不佩服安娜和妮妮對藝術的熱情與專業,她們讓“展覽”不僅是一種看與讀的因果關係,而是互動、思考、實驗相互結合的多方體驗,沒有固定形式,更沒有固定答案,她們想帶著大家一起去探索各種問題,並在過程中感受更多元的生活!

image27

 

 

 

 

 

 

 

 

徐思穎
藝術愛好者,喜愛攝影與寫作,平時遊走在世界各地。
信箱:nowshowup8825@gmail.com / 18811458003@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