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設計新聞

「設計/藝術」回流了嗎?

作者/ OOTP 賞物誌
2019/01/18

走進倫敦的 PAD 展廳,感覺被一股雅致的氣息所籠罩,走起路來得更爲筆挺,以彌補衣著的不夠高尚。雖然對 PAD 有些許的認知,但是讓人驚覺的那些爲人所熟悉的藝廊:Rossana Orlandi、Nilufar、Kreo、Carpenters等,在這個過於舒適的(以及情境照明到位)的場子裏,反而讓人感到嚴肅了起來。

當然,PAD 倫敦並不是首届的展出(2006年迄今),也不是起家與倫敦(1996年發起於巴黎),但是看見「設計/藝術」類的作品不缺市場(我們希望如此)的狀況下,也讓人不禁聯想到近期與這類型的展會的崛起:像全新的 Nomad(摩納哥和聖莫里茨) 或斯德哥爾摩的 CHART 都似乎讓以銷售「設計/藝術」作品的藝廊不僅能跳脫出其空間的展示,更是讓手工製作爲主的設計師/工匠們有了更國際的展出和銷售的平台。

但在無從得知這些展會的銷售成績下,我們只能暫且聽信展會創辦人/策展人對展會目的的解析。像 CHART 展會的心策劃總監Nanna Hjortenberg 就表示:「幾十年來,設計一直與北歐區域有著密切的關係,然而,在過去幾年來,我們目睹了設計藏品以及設計藝術領域的快速成長。所以作為一個北歐組織,CHART 的自然發展就是將設計納入我們的策劃中。」

所以可以理解的是,向來給人極簡設計的北歐,即便有限量設計的「趨勢」,仍需要一個能被看見的平台——特別是當你環看PAD 或更爲知名的 DesignMiami,展出藝廊也大部分來自于當地的藝廊。對於較爲小型的北歐藝廊而言,是件難事(不管是在運輸成本或展會篩選的銷售量規則)。至少,CHART 展會在去年就迎來了約19,000人的到訪。絕對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至於 Nomad,則如其名,採取了「游牧者」的理念,以不紮根於某一地點的靈活,流動且有機的形式應對市場的急速變化——雖然創辦至今的一年多内都在摩納哥和聖莫里茨之間擺蕩中。其創辦人Nicolas Bellavance-Lecompte 與 Giorgio Pace 看前了藝術和高端消費市場上的空白點:擁有高度策展水平,定制化的國際設計藏品展會。

「兩年多前,一位朋友介紹我和Giorgio認識,我們想幫助沉悶的市場做 些創新突破,」Bellavance-Lecompte說道。「想到往後的10年,15年乃至20年,每年都要回到同一個地方做同一件事,實在是太無聊了。作為一個經營畫廊(Carwan Gallery)的人,我一直在尋找新的展覽模式:一種比傳統展會有趣,更個人化的模式,把更多對藝術和設計有興趣的人帶到圈子裡其實這個想法在同業之間已存在了很久,大家都期望能有更豐富的選擇。」

因此,Nomad 展會往往會選擇比較有居家型的建築内策展,讓參展藝廊能隨季節,城市氛圍,空間特性鋪陳他們的設計故事在這些理想生活場景下,收藏家可即時看到設計於生活中的重要性和可能性:「跟藝術收藏家的目的不一樣,大多數 設計收藏家都不會為了投資而投資,藝術品是他們豐富日常生活的工具,藏品並不會被埋葬於倉庫裡。」藝廊 Giustini / Stagetti Roma Gallery的當代設計項目創作總監Emanuela Nobile Mino如此表示。

而 Etage Projects創辦人Maria Foerlev 則補充:「這種新的空間和設計體驗很自然地改變了收藏家的心情。Nomad 的信息明確,但氣氛輕鬆,這肯定是設計藏品展會未來的發展方向。」

這樣的「居家」策劃,其實在米蘭家具展中就已司空見慣,但 Nomad 展會另外還采取了當年 Tom Ford 品牌創辦的「Invitation Only」方式來進行——既只有獲邀的貴賓和業內人士如建築師,設計師以及藝術家等才可出出席展會活動。頓時讓展會變得更獨家。

所以設計/藝術的本質是什麽?雖然它的通稱已經從「Design/Art」轉變成爲「Collectible Design」(設計藏品),但它向來就不如藝術拍賣品般,以天價來轟動世人(甚至成爲扣稅品!),相反地,它需要在這個衣香髩影的場合裏,讓慧眼識英雄的投資者為居家增添一股「軟實力」,好在時尚趨勢的洪流中,獨當一面。

只要全球富豪有增無減,設計/藝術也是絕對個「有價」的全球市場——直到地球毀滅爲止。

______________
*賞物誌 第4期初心號 已出刊*
 ̄ ̄ ̄ ̄ ̄ ̄ ̄ ̄ ̄ ̄ ̄ ̄ ̄ ̄
如果您想要瞭解更多有我們走訪過的設計展會,即日起到春節前,將可免費任選一期過刊。

賞物誌官方粉絲團 : https://www.facebook.com/Outofthe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