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攝影/藝術 設計新聞

緯度間的噴氣聲,攝影師金磊帶你潛入台灣的海底祕境 [解毒攝影系列專訪]

作者/ 徐思穎 圖/金磊
2021/04/03

對於海洋,我們都是如何認識的?是課本裡的圖文描述?還是電影中繁華萬千的水底世界?如果我們認識海洋的方式是帶著相機、縱身入海,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下與鯨豚共舞,那會是多美好體驗?生態攝影師金磊,他從認識海洋到愛上海洋,用二十年的光陰去珍視水面下的世界,在他的攝影作品前,可以感受與鯨豚近距離接觸的震撼,再次勾起我們對大海的嚮往與熱愛。

 

台灣拍攝抹香鯨 圖/金磊
台灣拍攝抹香鯨   圖/金磊
於台灣拍攝的熱帶斑海豚 圖/金磊
於台灣拍攝的熱帶斑海豚   圖/金磊

 

全台灣最愛「泡澡」的攝影師 – 金磊 Ray Chin

 

image3

 

每年有1/3的時間都泡在海裡的金磊是攝影師,同時也是環境教育工作者,攝影主題多為自然中的生物與環境;因著喜愛海洋緣故,來到東海岸的花蓮,從此與鯨豚結緣,落腳在花蓮並擔任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志工。超過二十年以上海洋生態攝影經歷,從水面上的影像,到近年來探訪世界各地的水下畫面,以及台灣海域的相關紀錄。2021年4月1日上映的《男人與他的海》紀錄了海洋文學家廖鴻基與鯨豚攝影師金磊與大海的故事。

《男人與他的海》

用鏡頭捕捉世界最大的哺乳類

與金磊對話,好像在聽故事,你與他聊攝影,他與你聊整個海洋生態,好比你想了解一顆樹,他會拉著你走入一片森林,告訴你這片森林的歷史和其中的美好。

 

image4

於東加拍攝大翅鯨 圖/金磊
於東加拍攝大翅鯨   圖/金磊

image6

image7

image8

 

Q1. 能否分享一下您學習攝影的經歷?當初選擇以鯨豚為拍攝對象的原因是?
金磊:我不是攝影出身的,對生態的拍攝完全出自我對自然的熱愛,求學期間,我讀的是文化大學生物系、師大生物研究所,出於學習目的我常往森林跑,拍攝動植物,但當時的我並沒想過把攝影當工作。真正打動我想拍鯨豚,甚至以此為生活重心的契機是在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當志工時(2009-2010年),與基金會的朋友一同出海、認識鯨豚的那段時間,我被鯨豚深深吸引,從此走入鯨豚攝影的領域。每年,我都會到其他海域拍攝鯨豚,例如東加王國、北極、挪威,除了跟隨鯨豚的移動,同時也與國外鯨豚攝影師交流技巧。

 

金磊陸域照片 圖/金磊
金磊陸域照片   圖/金磊
御藏島的瓶鼻海豚,位於東京南方200公里,與世隔絕的一個小島。當地生存在御藏島的海豚數量,平均都在120~130隻左右
御藏島的瓶鼻海豚,位於東京南方200公里,與世隔絕的一個小島。當地生存在御藏島的海豚數量,平均都在120~130隻左右

image11

image12

 

黑潮(Kuroshio Current),全球第二大洋流,將來自熱帶海水帶至寒冷的北極海域,自菲律賓開始,經台灣東部,一路向北流動。每年6月到9月,都是鯨豚經過台灣海域的最佳時機。

 

Q2. 拍攝鯨豚需要注意什麼呢?能否分享一些技巧?
金磊:設備的部分其實很單純,很多廠牌都有出能進行水下攝影的相機。水下攝影的鏡頭基本就兩種:廣角和微距,我主要是用廣角。至於拍攝部分,必須了解鯨豚的生態與習性,這些知識能讓你預測牠們的行動,拍攝鯨豚,一定得提前準備好,就像拍攝跳水選手一樣,不能等到人跳下去時才按快門,否則只會拍到一片水花。其次,光線、位置也重要,我一般都是在白天出海,在水面下15公尺的範圍內進行拍攝,一是避免使用閃光燈影響鯨豚,再來是陽光會讓畫面更動人。

工作中的金磊 圖/謝宇新
工作中的金磊   圖/謝宇新
水中攝影設備 圖/金磊
水中攝影設備   圖/金磊
2017東加工作照 圖/Nelson Liu
2017東加工作照   圖/Nelson Liu
阿根廷瓦爾德斯半島是南方露脊鯨重要的棲息場域之一。每年的冬季,半島的南、北兩個海灣,都會滿是繁殖及育幼的個體。而除了正常的灰黑色個體,這邊還有著非常高比例的白子個體,比率約為5%~7% 圖/金磊
阿根廷瓦爾德斯半島是南方露脊鯨重要的棲息場域之一。每年的冬季,半島的南、北兩個海灣,都會滿是繁殖及育幼的個體。而除了正常的灰黑色個體,這邊還有著非常高比例的白子個體,比率約為5%~7%    圖/金磊

image17

image18

 

Q3. 能否分享一下您的日常工作,又是如何用攝影維持自己的生活呢?
金磊:除了季節性的追隨鯨豚,我自己還會有一些演講、展覽和教學工作,之前還有舞台劇的邀約,創作團隊想將鯨豚融入到舞台設計上。至於收入部分,演講、收藏只能說占總收入的兩成,最主要還是靠教學,帶著學生去了解鯨豚,讓他們認識海洋生態。每年春季,一般都是行政工作,例如前面說到的演講,還有申請一些補助,我之前就有申請到國藝會的補助。雖然是事情很繁瑣,但對我來說不會累,都是在為自己熱愛的事付出。

 

於台灣拍攝熱帶斑海豚 圖/金磊於台灣拍攝熱帶斑海豚 圖/金磊
於台灣拍攝熱帶斑海豚   圖/金磊
於台灣拍攝的飛旋海豚 圖/金磊
於台灣拍攝的飛旋海豚   圖/金磊

image21

金磊於新光三越國際攝影SKM展展出作品 圖/金磊
金磊於新光三越國際攝影SKM展展出作品   圖/金磊

 

就拯救地球的能力而言,一條鯨魚可抵幾千棵樹。人類的碳足跡正威脅著我們的生態系統和生活方式,如何「減碳」已成為當下刻不容緩的議題,除了斥資使用科技,還有一個更環保、安全、有效的方法-是增加全球鯨魚數量。

鯨的碳捕獲潛力令人驚嘆。牠們終其一生不停在體內累積碳,死後沉入海底。每條大鯨平均保存33噸二氧化碳,並將這些碳存放數百年之久,而一棵樹每年僅吸收48磅的二氧化碳。

 

鯨魚的碳通量與氧通量示意圖。(圖片來源:聯合國環境規劃署GRID-Arendal)
鯨魚的碳通量與氧通量示意圖。(圖片來源:聯合國環境規劃署GRID-Arendal)

 

Q4.未來有哪些計畫呢?
金磊:有一部電影即將上映:《男人與他的海》,裡面記錄了我和海洋文學家廖鴻基與大海的故事,很多事情、經歷我可能無法一次說完,通過紀錄片的方式或許能和大家更好的認識我和這片美麗的大海。

 

圖/男人與他的海官網
圖/男人與他的海官網

 

海洋教我們的事

在現行的教育裡,我們對成功地理解不外乎是成績與工作績效,所謂的夢想,又是什麼呢?它使人進步、奮力前行,但在築夢的過程中,人是否變得更謙卑呢?

世界之大,莫過於海洋,汪洋海水,包容世界所有的情緒,海裡的生物,也承擔了所有文明所要的資源。與金磊的對談中,他說:「感覺現在有了知名度,各種邀約也增加了,但我還是希望多和海洋在一起,只有在回到海裡,我才能真的安靜下來,我也喜歡這樣的狀態。」從他的言語中,可以感受到一種謙和與平靜,這份淡然的態度是海的性格,在大海中,永遠有學不完的事。

 

image25

大翅鯨 圖/許家瑋
大翅鯨 圖/許家瑋

image27

 

延伸閱讀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https://koef.eoffering.org.tw
緯度間的噴氣聲金磊攝影展 https://culture.skm.com.tw

 

image19

 

徐思穎Hsu Szu Ying

熱愛攝影、旅行與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