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創意設計 插畫設計 設計新聞

成人專屬繪本館-童里繪本洋行 [街角文創系列專訪]

作者/ 徐思穎 圖/童里繪本洋行、林幸萩
2021/04/16

大部分的故事,開頭都是:「從前從前……」。假若,故事的開頭不再是既定的敘述法,那個曾經讓我們睡不著的大野狼,突然變得活潑又可愛,牠不僅和小紅帽一起玩,甚至還計畫去度假、思考著行李箱該帶些什麼,如此,故事是否會變得更有意思呢?

 

image1

德國繪本 卷軸書|Wilma and Wolf 葳兒瑪與沃夫岡-小紅帽改編 吾徒
德國繪本 卷軸書|Wilma and Wolf 葳兒瑪與沃夫岡-小紅帽改編 吾徒

 

在童里繪本洋行,你能找到許多有趣的故事,這不是一間開給孩子的繪本館,而是給大人徜徉想像的閱讀空間,店裡的繪本,多來自歐陸,探討的議題,從家庭、心理到社會,作者們用生動文字結合繪畫,展現別於一般敘事技巧,在這裡,繪本不是兒童文學,而是開放給所有年齡層的圖文藝術!

 

Les vacances du loup大野狼去度假|遊戲書| 圖/童里繪本洋行
Les vacances du loup大野狼去度假|遊戲書| 圖/童里繪本洋行

image4

 

童里繪本洋行,一間以歐陸繪本為主,他國為輔的書店,店內選書講求故事、圖文的表現力與編輯巧思,除了平面書、立體書,還有捲軸式繪本、夜光繪本、拉頁繪本、鏤空剪影繪本等。

 

image5

 

童里繪本洋行主理人 林幸萩

 

image6

 

林幸萩,接觸法歐繪本多年,曾任職信鴿法國書店十餘年,2016年成立童里繪本洋行,引進法文和歐陸繪本,介紹給台灣讀者,努力讓閱讀面向更多元,有更豐富的趣味。

 

“童里訴求從來都不是兒童繪本,我們從來也不做親子共讀,這是一間給大人的繪本館,我希望大家在平等的狀態下去閱讀。”

By 林幸萩

 

image7

 

Q1. 當初成立「童里繪本洋行」的背景與契機是?
幸萩:大學畢業後,我在法國信鴿書店(Librairie Le Pigeonnier)工作了14年,在那段時間,我接觸了很多外文書種,例如文學、教科書,還有繪本,而繪本是我一直很喜歡的書種。離開法國信鴿書店後,我開始經營歐洲繪本,尤其是歐陸繪本(不包含英國),先是從網路書店開始,後來我覺得很多繪本是需要陳列的,後來才有了「童里繪本洋行」的實體店。

 

圖/童里繪本洋行
圖/童里繪本洋行

 

Frida 芙烈達 |紙雕繪本
Sébastien Perez, Benjamin Lacombe

「不久前,我還是一個小女孩,走在一個充滿色彩的世界中。這都是一個謎。現在,我生活在一個痛苦,透明,像冰一樣的星球上,毫無隱藏。」芙烈達•卡羅。作為二十世紀墨西哥最偉大的人物之一:芙烈達,啟發了Benjamin Lacombe和Sébastien Perez的合作。為了向芙烈達致敬,Benjamin Lacombe在創作過程中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沉浸感。一連串的紙雕(剪紙)和富有詩意的文字吸引我們進入芙烈達靈魂的深處。此書探索了芙烈達一聲中所重視,所珍愛的主題:愛,死亡,大地,動物……Sébastien在他的文字句子中插入了芙烈達的書信,以恢復藝術家最真誠,最真實的感受。

 

image9

image10

image11

image12

圖/童里繪本洋行
圖/童里繪本洋行

 

Q2.為何會選擇「歐陸」繪本這條線呢?您對國外繪本家的觀察是?
幸萩:我認為繪本可以有很多面向,不應該拘限在教育的功能,例如洗澡書、生活規律養成等,它應該有更多功能,那就是藝術性。法國、歐陸有很多藝術家都樂於創作繪本,他(她)不會覺得創作繪本是一件拉低身份的事(畢竟創作繪本的版權收入很少),這樣的創作精神是我非常支持的。除了藝術性,我覺得歐陸繪本還會引入一些哲學思考,這和英、美、日系繪本(日常教養導向居多)的走向不太一樣。作為一個大人,我會去思考我想看的內容是什麼,同時,這些內容也可以給孩子看,我認為0-3歲就應該看小幼幼書這樣的設定是沒必要的。

 

歐陸很多繪本作家,有些本來就是藝術家,這和我們一般認為的繪本家不太一樣,不是說去國外念一個插畫學位,有過一兩件作品,就可以了。繪本創作需要很多內在的積累與藝術表現力,表現方式也可以很多樣。

 

圖/童里繪本洋行
圖/童里繪本洋行

 

德國繪本 卷軸書|Wilma and Wolf 葳兒瑪與沃夫岡-小紅帽改編
創作人Luisa Stenzel

以一幅沒有翻頁、沒有中斷的插畫,呈現許多細節和可能性,重新詮釋你從未體驗過的經典。相信大家對小紅帽的故事,耳熟能詳。這個經典故事被詮釋或者改編成許多版本。小紅帽與大野狼在這本書裡面有了名字,而且是經典常見的德國名字:Wilma 葳兒瑪 和Wolfgang 沃夫岡,小名Wolf。Wilma的意義是「堅定的保護者」,Wolfgang令人想起音樂家「沃夫岡•阿瑪迪斯•莫札特」,這個字源來自 Wolf 狼 這一詞。在這個德國卷軸版本中,Wilma戴上紅色尖帽子,出門去找奶奶,在森林途中,貪吃樹莓時與背包客Wolf相遇,因為一個搞笑的誤會,成了背包客Wolf一連串的倒霉事件!

 

image15

image16

圖/童里繪本洋行
圖/童里繪本洋行

 

Q3. 您是如何看待繪本閱讀這件事呢?
幸萩:很多家長問我:「為什麼不做陪讀或導讀?沒有引導,孩子怎麼會讀呢?」我覺得閱讀是很自然的事,當然我們大人有喜歡的主題,但不應該塞給小孩。我曾經也做過一樣的事,將自己覺得好的書給我的孩子,我兒子對我說:「媽媽,你喜歡的東西我喜歡!但我有自己更喜歡的東西!」從那時候開始,我給予小孩在閱讀上更多的空間。視覺教育一是台灣教育中被忽視的一環,很多學生只在乎考試成績,卻喪失了閱讀圖像的能力,這是很可惜的。來童里的客人,以20-45歲的人居多,很多都沒有孩子,希望我們的繪本,從她(他)開始,能間接影響未來的下一代,讓她(他)們知道閱讀繪本是多麽有意思的事!

 

“對於孩子,我認為閱讀不需要輔佐,而需要分享!”

 

圖/童里繪本洋行
圖/童里繪本洋行

 

Le jour des baleines 鯨魚日|無字繪本
Cornelius (Davide Cali), Tommaso Carozzi

在一座大城市裡,陽光滿溢的一天。突然間,巨大的陰影覆蓋在所有街道上,
竟然是鯨魚群漂游在高樓大廈之間!這是一個國家級的危機,
政府下令暴力攻擊寧靜悠遊的鯨魚群……

image19

義大利插畫藝術家Tommaso Carozzi以無聲寓言型態描繪出義大利故事大師Davide Calì這個溫柔又瘋狂的故事。《鯨魚日》,沈默、無聲、黑白的詩意,令人看得出神,彷彿穿越時光隧道進入第四度空間。

 

image20

image21

image22

圖/童里繪本洋行
圖/童里繪本洋行

 

 

 

大人繪本的精神

我們的想像都是從故事開始的,想像小紅帽去的那片森林,想像《西遊記》
裡孫悟空大鬧天宮的熱鬧景象,想像《格林童話》中的糖果屋….這些想像的載體,就是繪本。想像是思想的自由,大部分的人都以為只有孩子需要想像力、需要繪本,孰不知這樣的期待也該放在自己身上,童里是一間讓人感受繪本之美的地方,在這裏,你能盡情感受閱讀的樂趣!

 

image19

徐思穎Hsu Szu Ying

熱愛攝影、旅行與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