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攝影/藝術 設計新聞

假如生命只剩下10天,你想說什麼?專訪《烏娜河不會在意的》作者李若韻,用15萬字揭開不為人知的歐洲人文!

作者/ 徐思穎 圖/李若韻
2021/04/23

幾年前,世界刮起一陣背包旅行潮,一個背包、一張機票、開啟了人生最有趣的一段篇章。背包客的浪跡天涯的拓荒感成為青年為夢想出走的必備條件旅行,到底是為了什麼?除了豐富自己的人生閱歷,又有哪些價值呢?

在眾多背包客的身影中,有一個人,她的背包除了裝著自我探索的好奇外,還帶著一份生態觀察者的人文思維,她行走歐洲數年,走入歐洲的生態影展,觀察、寫作,今年,她將這些心得感悟集結成冊,以倒數10日的寫作法,完成《烏娜河不會在意的》個人文集,在15萬字的篇幅中與讀者探討她在歐洲的觀察、自然與自己。

《烏娜河不會在意的》

2016 至 2018年,李若韻走訪10+1個歐洲生態影展,紀錄著人與自然的種種關係。在生命倒數十日的寫作過程中,她終於驚見自己內心深處的慾望,與自然無關,而是身為一個人。《烏娜河不會在意的》是一本相遇之書(目前正與出版社洽談中),橫跨歐洲與台灣,在各式各樣的自然場景裡,遇見各式各樣的人。在每一個不會再重來的相遇裡,作者李若韻逐漸拋開各種束縛,仔細觀察世界萬物與自己。

 

當我們在烏娜河相遇 圖/李若韻
當我們在烏娜河相遇 圖/李若韻

 

李若韻

 

大學畢業於中山大學海洋資源系、政治大學廣播電視研究所畢業,長年從事生態紀錄片拍攝與製作、現為藝術創作者,目前旅居法國巴黎。
大學畢業於中山大學海洋資源系、政治大學廣播電視研究所畢業,長年從事生態紀錄片拍攝與製作、現為藝術創作者,目前旅居法國巴黎。

image3

 

一本走在人文與自然邊上的書

與若韻跨越數萬公里連線,時差六小時,一邊是暮靄沉沉的亞洲,而她所在巴黎正逢中午,走入歐洲的她,是個背包客,也是一位藝術家,曾經擔任生態記錄片的執行製作和編劇,後來漸漸發現自己有很多想表達的事,於是開始創作,視覺的、文字的……

 

《烏娜河不會在意的》部分內容 圖/烏娜河不會在意的工作團隊
《烏娜河不會在意的》部分內容 圖/烏娜河不會在意的工作團隊

 

Q1. 當初寫這本書的動機與契機是?是什麼促使您想放棄生態記錄篇的本業,走入藝術呢?
若韻:這本書的內容是我個人經歷的紀錄,我開始是在作歐洲生態影展的採訪報導,但我慢慢發現這種客觀的寫作方式不適合我,除了寫別人的事,我更想保留一些自我表達的空間。開始我也只是隨筆性質的紀錄,後來我的老朋友,也就是這本書後來《烏娜河不會在意的》的製作人張哲豪,給了我一個想法,假如生命只剩下10天,你會怎麼表達?此時才出現我這本書的架構,後來我們團隊的編輯林宛縈的加入,才讓這本書的內容更加完善。

 

採訪義大利松德里歐國家公園影展時,認識到狼與人類自中世紀以來的種種關係 圖/李若韻
採訪義大利松德里歐國家公園影展時,認識到狼與人類自中世紀以來的種種關係 圖/李若韻
採訪羅馬尼亞環境與人類影展時,循著多瑙河三角洲漫遊,遙遠彼方是烏克蘭 圖/李若韻
採訪羅馬尼亞環境與人類影展時,循著多瑙河三角洲漫遊,遙遠彼方是烏克蘭 圖/李若韻

 

我們想像中的歐洲,都是以英、法、德為首的,會讓人感覺充滿自信,但事實不是的,當你進入到東歐,他(她)生活型態和這些強盛國家完全不同,例如匈牙利、克羅埃西亞、波士尼亞,這些國家在心態上還是有些自卑,想學習歐洲強國,也想超越。但在我看來,這些國家的文化是獨立、獨特的,不需要把自己放在天秤兩端與別人做比較。

 

採訪加那利群島環境影展時,跟著當地學生登上充滿岩漿碎屑的琴耶羅火山,最後噴發時間竟是九十年前而已 圖/李若韻
採訪加那利群島環境影展時,跟著當地學生登上充滿岩漿碎屑的琴耶羅火山,最後噴發時間竟是九十年前而已 圖/李若韻

image8

內容結構 圖/李若韻
內容結構 圖/李若韻

 

生態記錄片講求一定的結構,為了要讓人繼續看下去,得製造懸念,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用二元對立法,拍攝過程還得考慮廣告,一部48分鐘的紀錄片得拆分成三份以便嵌入廣告。這樣的模式讓我覺得片中呈現的內容未必是真正的自然,於是我開始轉向創作。

 

創作以影像為主,結合繪畫或裝置,探討對人與自然的關係 圖/李若韻
創作以影像為主,結合繪畫或裝置,探討對人與自然的關係 圖/李若韻

 

Q2. 為何將書名定為「烏娜河不會在意的」? 是否隱含些特殊含義呢?
若韻:河水千年,烏娜河Una River曾經歷前南斯拉夫的內戰,克羅埃西雅與波士尼雅在此地血流成河,河的兩端彼此仇恨,我感覺感覺這條河笑看了一代代的興衰,現在的烏娜河很美,實在無法想像曾經有這麼一段歷史。我想描述烏娜河,但這條河給我的感受已經超出我所能表述得了,不管我怎麼說,我想烏娜河是不會在意的。

 

烏娜河,在克羅埃西亞與波士尼亞之間的河 圖/李若韻
烏娜河,在克羅埃西亞與波士尼亞之間的河 圖/李若韻
烏娜河所在位置 圖 / Google
烏娜河所在位置 圖 / Google

 

在克羅埃西亞與波士尼亞中央的烏娜河Una River,在烏娜河中央的小丘陵,我們游泳,不需要護照

 

烏娜河 圖/李若韻
烏娜河 圖/李若韻

 

Q3.書中的文字充滿了很多個人提問與自我解剖,您希望傳達什麼訊息給讀者呢?
若韻:最開始,這本書的心願是想讓人感受人類的渺小,但寫到最後,我更覺得自己是把一個30到40歲亞洲女性的感受呈現出來。我們總有一些身不由己的煩惱,錢財、健康、事業……. 其實,世界上每個角落的人,他(她)們的煩惱都是像似的,這些身不由己,漸漸成為影響自然生態的原因,而我們也在不知不覺中被自然影響。我覺得我們這一代是對生態虧欠的一代,感覺我們以一種原罪的心態與大自然相處,但從生態的角度出發,這是必然發生得結果,在兩三百年後,我想人與生態又會以另一種平衡的方式共處,但到時候的人依然會面對他(她)們與自然的問題。

 

訪問克羅埃西亞單車生態影展期間,我們每日循著烏娜河騎車,將電影送到觀眾眼前 圖/李若韻
訪問克羅埃西亞單車生態影展期間,我們每日循著烏娜河騎車,將電影送到觀眾眼前 圖/李若韻

image15

《烏娜河不會在意的》部分內容 圖/烏娜河不會在意的工作團隊
《烏娜河不會在意的》部分內容 圖/烏娜河不會在意的工作團隊

 

沒有護照的世界

認識作者最好的方式就是閱讀,讓文字敲開內心,與作者對話。《烏娜河不會在意的》裡面除了描述歐洲各地的風情,還夾雜著若韻從環境到個人的吶喊,有時候是疑問,有時候是絮絮叨叨,但不難感覺到作者心裡還是期待一個美好的烏托邦,一個沒有護照、沒有差別、沒有戰爭的世界。喧囂總歸平靜,我們終究成為歷史的一部分,唯一不變的,或許就是那不停流動的河水,烏娜河始終悠悠的流著,任時代更替,烏娜河不會在意的。

 

烏娜河 圖/李若韻
烏娜河 圖/李若韻

 

延伸閱讀
更多資訊,歡迎垂詢sw.fuuu@gmail.com
海草的風FB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seaweedinthewind

 

image19

 

徐思穎Hsu Szu Ying

熱愛攝影、旅行與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