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視覺設計 設計新聞

設計就是用個人微小努力創造公共價值 張基義

作者/ 張雅淳 圖片提供/設研院
2021/06/17

「公部門的設計變美了!」近年來不少人驚喜的發現,台灣公共場域的視覺向上提升,兼具美感與便利性,這背後其實有一群重視台灣整體產業「設計力」的人默默耕耘。

2020年,由經濟部工業局、國貿局等多家單位協助成立17年的「台灣創意設計中心」,在政府將「設計」強化為國家整體競爭力的大戰略思考下,升格為國家級級的「台灣設計研究院」(以下簡稱設研院),將關注領域擴及設計政策、企業創新、公共服務、社會創新與設計外交等,並運用「設計力」整合政府跨部會資源,進行跨領域知識整合,以設計驅動企業賦能,為台灣打造設計領先型企業。

 

台灣設計研究院院長—張基義。(圖片提供/設研院)
台灣設計研究院院長—張基義。(圖片提供/設研院)

 

「台灣設計研究院就是要創造價值。」電話那頭,設研院首任院長張基義用充滿熱情的一句話,清楚說明了目標。建築學者出身的他,產官學經驗完整且豐富,2011年擔任台東縣副縣長兼文化處處長任內,首開各縣市先例,成立了第一個直屬縣長室的「設計中心」,先後推動了熱氣球嘉年華、藝術地標等創新施政,成功重振台東觀光品牌。如今,張基義將帶領設研院,用DIT(Design in Taiwan)為MIT(Made in Taiwan)加值。

 

設研院透過跨部會、跨域整合推動創意設計,驅動創新與產業升級。(圖片提供/設研院)
設研院透過跨部會、跨域整合推動創意設計,驅動創新與產業升級。(圖片提供/設研院)

 

來自後山的美學啟蒙

從小,張基義就與「美」結下不解之緣。生長在台東的他,一直到高中,每天上學都騎著腳踏車穿過大片的稻田,「在那裡很難專心念書,從教室看出去,就是無際的太平洋。」在山海包圍下,對美的感知能力早已刻在DNA裡。

張基義小時候家裡經營廣告社,長時間耳濡目染很自然地就對藝術產生了興趣,而他確實也有這方面的天分,隨便動動腦、動動手就能做一些讓人驚豔的小作品出來。大學北上就讀建築系後,張基義發現跟藝術創作相比,設計似乎更有改變社會、改變世界的影響力。於是在1989年,張基義遠赴美國俄亥俄大學、與哈佛大學先後取得建築碩士和設計碩士,也在美國找到了自己一生終極的興趣與目標。

 

張基義認為設計可以為社會帶來最有感的改變。 (圖片提供/設研院)
張基義認為設計可以為社會帶來最有感的改變。 (圖片提供/設研院)

 

畢業後,張基義進入美國名建築師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an)建築師事務所工作,接觸到來自世界各國的明星建築師,經手的每一個案子都是國際建築界的焦點。直到現在,這一段和明星團隊一起絞盡腦汁,加班到深夜的日子,依然是他在忙碌的生活中不時想起的珍貴回憶。

用設計改變世界

「我一直期許自己,以個人微小的努力帶動公共價值的創造。」設研院的工作展開後,張基義每天的行程幾乎都是馬不停蹄的四處訪察、開會,「比設計還困難的其實是溝通。」他語重心長地表示,設計是跨界合作的平台,不能總是在同溫層裡創造感動,從設計團隊到廠商、從公部門到菜市場,每個環節都需要溝通,大家有了共識,改變的力量也自然匯聚了起來。

張基義舉了一個例子:2020年為了配合蘇花改通車,交通部公路總局和經濟部工業局聯合5大客運,推出號稱全台最美巴士「北花線-回遊號」,這可是國內第一次從「設計」導入的跨部會合作,從車體塗裝、窗簾到所有識別標誌,都和一般客運車輛有明顯的不同。但是所有參與單位第一次聚集開會時,就被車體公會的代表毫不客氣地嗆聲。出乎意料的是,當最終的成果展現在大家眼前時,最感到興奮與驕傲的也是這位代表。這樣的結果,也正是設研院這個跨界合作平台,為業者、廠商、公部門、和設計界重新梳理打造的生態系統。「大家應該都滿有感的,這兩年不管是產業界、中央或地方政府,都開始重視設計跟美學了。」張基義的語氣裡有滿滿的欣慰。

 

號稱全台最美的「北花線」巴士,是國內第一次從設計導入的跨部門合作。(圖片提供/設研院)
號稱全台最美的「北花線」巴士,是國內第一次從設計導入的跨部門合作。(圖片提供/設研院)

 

設研院也與內政部消防署合作,將設計導入消防,邀請設計師改善消防栓箱跟滅火器,並開源供給全國的產業工會使用,並改善四條法規。此外也將設計導入公共衛生醫療。進場設計前,團隊與醫療所主任、護理長開設工作坊、共同工作近一年半,力求全面了解需求,改善服務流程、室內設計與指標,讓民眾感受到好的公共醫療服務。

去年歷經疫情爆發,設研院與輔大醫院合作邀請MINIWIZ小智研發設計一款可以48小時快速組裝的負壓隔離病房── MACWARD,模組化的設計可以彈性機動調整,使用可循環的建材,每個單元都可以上電梯與飛機。這項設計亦獲得CNN報導。

 

可快速組裝的負壓隔離病房MACWARD,獲得國內外媒體矚目。(圖片提供/設研院)
可快速組裝的負壓隔離病房MACWARD,獲得國內外媒體矚目。(圖片提供/設研院)

 

設研院也正醞釀將設計導入工業區、法庭與夜市,張基義希望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改造,為台灣建構完整設計創新生態系,「設計就是國力!我們努力創造典範案例,希望有朝一日輸出國際、推動設計外交,而設研院就是要持續扮演公私部門及各產業間的橋樑,將『設計力』推升到國家戰略的高度。」

 

設研院和新北市合作《衛生所再設計》計畫,進行公衛服務場域優化改造,圖為汐止衛生所。(圖片提供/設研院)
設研院和新北市合作《衛生所再設計》計畫,進行公衛服務場域優化改造,圖為汐止衛生所。(圖片提供/設研院)

 

設計需要獨特性

從美國學成回台之後,張基義一度投身建築業,期待成為一個改變世界的專業建築師,但他很快發現,台灣業界對建築師的期待是為建案創造更多的面積、更高的坪效,而不是將建築當成一件作品。張基義努力適應了一段時間,體會到這或許就是台灣產業界的特色,反應快、彈性大,加上高素質的製造業助攻,能透過多領域的跨業整併,在全球分工競爭中,建構起一套具有台灣特色的專業模式。例如近年經常聽到跨產業合作組成的「國家隊」,就是台灣因應全球供應鏈快速變動的靈活調度,張基義深信,「在這樣的基礎上加入新興的設計力,未來就可以進一步帶動台灣的改變!」

 

張基義給自己的定位是設計人、教育工作者、和美學志工。(圖片提供/設研院)
張基義給自己的定位是設計人、教育工作者、和美學志工。(圖片提供/設研院)

 

張基義在2019年當選世界設計組織(World Design Organization)理事,長年參與並擔任國內外設計獎項評審,見證台灣設計實力逐漸在國際舞台嶄露頭角,他在讚許之餘,也隱約有些憂慮,「和其他國家相比,台灣作品的平均水準不錯,可惜獨特性看不太出來。」反觀日本、泰國或越南等國的創作者,都各自從自己民族的獨特性出發與深耕。「獨特性不是一定要回到傳統,或是台灣就一定是什麼符碼與形式,而是需要個人深入的去做再轉化,做出一個新的詮釋。」張基義還發現,相對於設計,這幾年台灣電影逐漸找到了獨特的講故事的方法,「最怕的是不敢嘗試。」他鼓勵對投入設計領域有意願的年輕人,對世界充滿好奇心還不夠,還必須主動積極探索,問對問題,然後在有限的資源、法規跟環境限制下,找出相對適宜的解決方法。

「來自台東,是設計人暨建築人、教育工作者、美學志工。」張基義這樣定位自己。最近受疫情影響,很多計畫和活動被迫暫停,過去每天像個陀螺打轉的他,終於有了一點點時間停下來思考更長遠的事,「我們剛好身在一個設計的大時代,只要勇於做各種嘗試,絕對可以實現用設計改變台灣、讓世界看見台灣的願景。」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臺北文創《名家觀點》www.tnhf.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