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創意設計 產品設計

【人物專訪】用紙漿塑出療癒暖心的愛-紙漿藝術家 廖麗華

作者/ 楊丹 / 圖片提供:廖麗華
2021/08/24

與台灣雕塑家蔡根老師結婚的廖麗華,婚後育有兩個女兒。家庭日常之於廖麗華全是平淡卻幸福到藏不住笑意的點滴,若幸福可以具象化,那絕對就是廖麗華的紙漿創作。笑著說自己本是抱著玩票性質開始創作的她,在無形中把愛摻和於紙漿,塑出療癒暖心的創作,將媽媽與家庭主婦的身份揉合為藝術創作者。

 

dad488ec5c6141fca83212a2a10063c7

 

闖入藝術家的浪漫生活

「婚前在『三人行畫室』認識了蔡根老師,那時候總覺得藝術家很浪漫,而我也憧憬著藝術家的浪漫生活,就成為終身伴侶了。」廖麗華談起年輕時闖入藝術家世界的自己,臉上滿是幸福的光采。「女兒出生後,全家出國自助旅行時,蔡根老師都會帶我們去參觀畫廊、美術館。女兒們小時候沒有芭比娃娃,故事書就是梵谷的畫冊。」對於廖麗華一家人而言,藝術是耳濡目染的存在,更是滋養全家人的養分。

 

ddb77bc1e7a94bfb873c68429984d335

 

廖麗華一家人的好感情,從她燦爛的笑容與落落大方的言談中就能感覺到,對於家與幸福的定義,廖麗華簡單的回應:「只要看著家人把她煮的飯菜吃光光,那就是幸福;和家人出遊時一起大笑的瞬間,是幸福;心情不好的時候輕輕依靠在女兒的肩膀上說說話,更是幸福。」

 

a6dabd57cb084cf7b558ca7b6f9d0551

 

“女兒是我最崇拜的人”

廖麗華的女兒蔡潔莘受到爸爸的影響,也踏上藝術創作之路,而廖麗華在看到女兒以紙漿雕塑作為畢業作品時,就被紙漿媒材所吸引。「我跟著女兒踏上紙漿創作道路,是因為我很崇拜我女兒!與其說她啟發了我,不如說是她對紙漿創作的熱愛感染了我。」在藝術家庭中薰陶數十年的廖麗華,憑著這個契機紙漿雕塑成為她尋找自我的快樂泉源。

 

從崇拜藝術到創作藝術

家庭主婦的身份與藝術創作結合後,廖麗華用天真爛漫的個性詮釋每個作品。「剛開始我是用女兒剩餘的紙漿來重複利用,後來去水果攤要碎紙。因為紙張材質不同,泡水的時間長短也不一樣,接著把紙打爛,將水擠至七分乾後,加入白膠,就可以開始塑形。」紙漿雕塑的前置作業雖然麻煩,但對廖麗華卻成了甜蜜的負荷。前置作業除了紙漿的製程之外,更讓廖麗華沉浸其中的是以鐵絲為作品塑形的部分。「我偶爾會把老虎鉗、鐵絲網放在床上,有時候太興奮還會半夜偷偷起來創作,即使天還沒亮,卻也阻止不了我對創作的熱愛。」廖麗華說,自己尚未創作前,看著蔡根老師的創作被很多人肯定,每當他開個展時總以他為榮。現在自己開始創作,才知道原來創作不僅讓她感到自我滿足,而且還能感到幸福與快樂。

 

a9729030914e41e8881b564e8e97e2e5

 

天真爛漫的素人創作者

廖麗華總是謙虛地說自己是玩票性質的素人創作者,「蔡根老師常常說我像小孩子一樣愛玩,那玩得高興你就會繼續想玩。」支撐著廖麗華持續創作的不僅是她對紙漿的熱衷,同時還有藝術家庭對她的支援。廖麗華也有覺得「不好玩」想放棄的時候:「剛開始的作品都是以紙漿的原色發揮,但卻沒辦法滿足我,同時也不知道自己的作品該如何繼續做下去!」有一天午茶時和學生討論「創作不好玩」的話題時,剛好看到學生抱著一隻貓,讓她靈光乍現,開始轉往情境方面的創作。

 

dff096ce50ca41eeb072e76c202d4fd2

 

非藝術科系出身的廖麗華,不斷思考要如何賦予原色紙漿新生命,為作品增添色彩,後來想到以報紙上的色彩來上色,然後再搭配畫筆做渲染。雖然作品有時放久了顏料會有點褪色,但反而成就了另一種時間流逝的美。「畫畫的當下也是一種療癒,因為我在透過筆觸抒發情緒。」從紙漿塑形到上色,每個細節都能感覺到廖麗華對於創作的用心與直率,秉持著「好玩」的童趣之心,將天真爛漫的個性投入作品中。

 

用愛塑出的紙漿創作

「快樂就好,跟著感覺走。」是廖麗華對自己創作跟人生的詮釋。「從1999年開始,我每年都會蒐集一本當年的回憶本,裡面會有我跟蔡根老師出去看電影的票根,或是女兒在我生日時所寫的信,這些東西我都保存著。」隨著年紀的增長與網路的發達,廖麗華越來越少蒐集這些東西,很多東西在自己的身邊散發出成為無形了,總想著要對生活適時放手,放得越多越輕鬆,活得更快樂。

 

d902c7727e9e4855890cb814ed21377b

 

「蔡根老師曾經說過,我的貓作品都擬人化了,從牠們身上彷彿可以看到我的影子。」廖麗華說,自己的作品很少有眼睛,而是透過作品的造型傳達自己想要的感覺,自然不做作的創作就跟廖麗華本人一樣,簡單而不受拘束,如洋蔥般層層將最暖心的愛,融入在紙漿中塑出無可以替代的親情。

 

63699e2f304944b2a4481caf5b823628

 

專訪花絮

編:過去曾經辦過個人展覽,是否有甚麼讓您感動或印象深刻的事情呢?
廖:我在草山行館辦第一次舉辦個展時,因為有許多民眾很喜歡我的創作,所以那時我就很開心地帶了我的紙漿、鐵絲到現場,與大家分享我的創作過程。也在這個展認識了專門拍攝貓咪的「貓夫人」,她打電話給我說很喜歡我的作品,而我在電話這頭也是恨不得馬上奔過去跟她擁抱,後來我們也變成了好朋友。辦展的時候收到大家的肯定與支持,是那麼快樂和幸福啊。

 

75cd40eb4bb84a959f5d59c49bbe22cb

 

編:在想放棄創作的時候身邊的人有給您甚麼樣的鼓勵與支持嗎?
廖:剛開始創作的時候,一天可以做好幾隻,造型也能一下子就完成。那時蔡根老師的學生來我們家,就會說:「師母!妳做的貓好可愛」我就會直接把作品送給他們。後來因為紙漿的原色無法滿足我的創作,而讓我暫停了創作。可是蔡根老師的學生也是對我說:「師母你做的好棒,你就盡量去玩,只要高興就好!」

 

ec7b5c990ae64a2ca3e431f13bf8c6fb

 

編:除了創作外,您也很喜歡用影像記錄生活點滴,當初是怎麼開始決定以影像來記錄生活的呢?
廖:其實這些記錄的開始都是一種感覺,我拍照寫日記是因為我喜歡「近觀」,比起遼闊的風景,我更喜歡拍我想看到的東西,從鏡頭中所看到的景像,對我來說更是耐人尋味與可以從中發現很多美好的事情。像是我跟蔡根老師到土耳其旅行,我蹲在雪地裏半個多小時,拍了很多像一幅幅畫的照片,在我的微觀世界中找到另一種美。

 

e497c0e438224db18ddf75694b60c20c

 

活動資訊: 「是誰切洋蔥」展覽活動官網
原文出處: 新光三越文化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