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創意設計 視覺設計

誰說東部沒有當代藝術?這個空間創造了全台第一!專訪好地下藝術總監田名璋 【黑秀談藝】

作者/ 徐思穎 圖/田名璋、好地下藝術空間
2021/10/28

提到台灣東部,很多人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句話是「好山好水」,下面會開玩笑的接上一句:「好無聊」。這句話現在可能得重新改寫,在當代藝術空間「好地下」出現後,花蓮的特色已不僅是自然地貌,更多了一份人文藝術的溫暖,城市中盡是笑語,花蓮,居然可以這麼有意思!

 

圖/好地下藝術空間
圖/好地下藝術空間

 

2016年好地下藝術空間的成立,致力於將優秀的當代藝術創作帶給觀眾,期望讓當代藝術長期缺乏的花蓮,能夠擁有屬於在地的藝術替代空間(Alternative Art Space)。

田名璋 Tien, Ming – Chang

 

image2

 

英國布萊敦大學藝術創作博士,現為東華大學藝術與設計學系專任副教授。創作媒材主要以攝影與錄像為主並組織多項藝術活動如東華大學「角落藝術節」。現為當代藝術空間「好地下」藝術總監、負責花蓮ArtMeGo藝術街區串連活動。

 

於英國展出的「流離三萬里」展覽現場 圖/田名璋
於英國展出的「流離三萬里」展覽現場 圖/田名璋

 

Q1. 您的身份兼具了創作者與策展人,同時也是高校教師,您認為藝術教育應把握哪些原則,才能讓學生不管在藝術創作或管理上能具備更完整的能力?
田:不管是做「角落藝術節」還是「好地下藝術空間」,我的目的主要想打開人的創造力。台灣的藝術教育,尤其是在升學階段,基本上都被形式化了,某種程度而言,學生創作能量是被壓抑的,所以我在東華大學發起了「角落藝術節」,它的核心精神是「不限身份、不限內容、不限場地」,因為自由,學生會去思考「創作是什麼?會怎麼處理自己的作品?」當作品不被限制在畫布或既有框架裡時,很多可能就會被打開。校外,我做了「好地下藝術空間」,我觀察到花蓮的當代藝術空間是匱乏的,雖然有政府支持,但多以社團或在地為主,因此我們合作的對象會積極引入非當地甚至是國外的藝術作品、藝術家資源。

 

image4

東華角落藝術節 圖/田名璋
東華角落藝術節 圖/田名璋

 

Q2.您認為自由創作的「度」在哪裡?以角落藝術節為例,有些作品可能有社會或政治議題的話該如何呈現?又該如何保有作品的審美性呢?
田:在進到開放場域時,我們不得不考慮觀眾的立場,因此我們在角落藝術節中「不限內容」這塊,雖然沒有審查機制,但我們還是需要透過角落團隊去和作者協商。例如有件作品涉及「案發現場」,我們和作者溝通,觀眾會在看到作品前先看到公告,告知裡面涉及的議題,讓人有心理準備,另外要求作品轉180度,並不是直面觀眾,因此,我們讓創作者可以盡量保有原創精神,並且也讓觀眾可以有觀看的選擇和自由。對於美感,有些當代藝術作品確實沒有呈現所謂傳統或古典的形式美為考量重點,所以有些甚至讓人覺得噁心,這個是創作者理念和觀眾接受度之間的拉扯,當然這裡面也有不同層次的思考,第一個是創作者的成熟度,第二個是這種類型是否能被觀眾接受。另外,角落藝術節並沒有限制創作者身份,非藝術科系的也可以,某方面來說這也是很挑戰的,因為非專業科系要進入創作並且展覽的階段,需要很多的討論和輔助,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有創作論壇和顧問教師,就是希望可以盡可能協助這些創作者。

 

東華角落藝術節 圖/田名璋
東華角落藝術節 圖/田名璋

 

Q.3 對於許多非藝術專業的人表示看不懂藝術作品或看不懂攝影書,您是如何回應的呢?
田:我覺得藝術作品不存在「看不看得懂」的問題,而應該是感受力、感受到多少的問題。對有基本素養的人而言,他(她)可能是要追求更高一層對藝術的了解。對這樣的人,我會說這就像學寫字或學英文一樣,你剛看到一個單字,是無法讀懂整篇文章的,這需要長時間的積累和密集的接觸,感受性的培養我會去看展覽、知識性建構的我會去看書。

 

圖/ 好地下
圖/ 好地下
圖/ 好地下
圖/ 好地下

 

Q4. 好地下策劃許多攝影書展,您是如何定位這類型的展覽呢?
田:我們有不同的策展概念。我們曾策劃過「2000年後的台灣攝影書」,這是一個斷代史的策展方式,不是用類型來思考的。在閱讀上是自由的,但展出過程中還是會提供一個簡單的訊息,例如書籍簡介。我們還策劃過「經典攝影書」、「動物攝影書」等主題,這樣的策展比較軟性,想引薦不同攝影書給花蓮的觀眾。攝影書是一個非常特別的類型,很多創作者會把「攝影書」視為作品,它和一般畫冊不同,影像和印刷品在性質上接近性較高(相對於雕塑或繪畫),這也說明了攝影書為何在現在潮流這麼受歡迎。

 

圖/ 好地下
圖/ 好地下

 

Q5. 好地下今年還負責了花蓮ArtMeGo藝術街區串連活動的策劃,獲得廣大的迴響,您個人又是如何評價的呢?
田:今年的執行情況我個人覺得掌握的不錯,這次我們換了一個思路,例如把市集擺攤更換成藝術家駐店,藝術家駐店的創作是必須和店家有關連的。另外,我們也第一次邀請了表演藝術家參與,和以往邀請視覺藝術家有些不同,大家也很喜歡。

 

圖/ArtMeGo
圖/ArtMeGo

image11

圖/ArtMeGo
圖/ArtMeGo
藝術家潘巴奈(潘靜亞)  圖: 好地下
藝術家潘巴奈(潘靜亞)   圖/好地下

 

Q6. 「好地下」以非營利的方式運作,資金支持除了國藝會的補助,是否有其他能平衡營運成本的方式呢?
田:說實話,雖然好地下目前看來有點穩定經營,但我還是抱著「且看且走」的心情,好地下很幸運,這幾年有國藝會支持。我們已經走了五年,還得想下一個五年怎麼走,未來想推「藝企合作」,先從教育立場開始,例如演講、工作坊的方式,讓更多人甚至企業了解好地下這個地方。

 

圖/好地下
圖/好地下

 

Q7.「好地下」除了在地藝術家的耕耘,也帶入了國際性的藝術交流,您認為在組織上,外國藝術資源的引入,該側重哪些面向,才能與在地藝術環境刺激出最大的能量?
田:目前我們採取的形式有展覽、工作坊、演講、駐村等,就深入程度而言,工作坊和駐村交流的效果是最好的。我覺得國際駐村是可以引入更多的藝術創作的能量進來,例如我們近年積極邀請日本的女性攝影創作者,她們的作品都非常獨特,這對於在地的藝術社群是非常大的刺激,能夠激勵創作者有更大的創作力,這都源自於邀請來的駐村藝術家的專業,並且具有獨特與差異性,讓在地有不同面向的刺激與思考。

 

藤岡亞彌 攝影工作坊 圖/好地下
藤岡亞彌 攝影工作坊 圖/好地下

 

Q8. 您認為花蓮的藝術創作者在創作內容與形式上有哪些別於其他地方的特色呢?
田:我們有很多在地的自然文化單位,例如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環境議題一直是花蓮創作群體的特徵,並且在創作上多了一些人與環境的思考,例如作品會使用自然素材或思考自然,雖然新媒體這兩年有多一些發展,但是相對於都會來說還是少的。

 

劉曉蕙行動錄像工作坊 圖/好地下
劉曉蕙行動錄像工作坊 圖/好地下
好地下藝術活動花絮 圖/好地下
好地下藝術活動花絮 圖/好地下

 

 

大山大海小夢想

馬斯洛將人的需求分成多個層次(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 ,人在滿足生理和安全需求後,繼而開始重視心理和個人追求,在物質條件豐厚的現代社會,對當代藝術的渴望與企盼不限地域、不限群體。在花蓮這塊資源豐饒的樂土上,一間小小的藝術空間,聚集了此地所有的文藝能量。山很大、海很藍,田名璋與好地下的工作團隊,就這樣慢慢耕耘,完成自己分享藝術的小小夢想。

 

image18

 

延伸閱讀
http://tienartist.weebly.com
http://goodunderground.weebly.com

 

徐思穎Hsu Szu Ying 熱愛攝影、旅行與寫作
徐思穎Hsu Szu Ying
熱愛攝影、旅行與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