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產品設計 設計新聞

設計師歸零當學徒,用兩年逆轉人生!法國匠藝裝幀師鍾雨專訪 【街角文創】

作者/ 徐思穎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2021/11/11

30歲,你是否還有勇氣重新開始?回去當實習生或學徒?要放棄現在擁有的很難,除非足夠熱愛。對鍾雨來說,裝幀是值得的,兩年的時間,她從學徒到成立自己的工作室,用耐心與毅力開啟自己的第二人生。

書籍裝幀師 鍾雨

 

image1

 

1987年生,曾為出版社書籍設計師,2017至法國巴黎博納德街工坊(Atelier des Bernardins),學習古典裝幀,並取得法國CAP古典裝幀師職業證書,目前為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主理人。

 

《PÉKING. Histoire et Description》(北京歷史與記述) 修復成果 圖/鍾雨
《PÉKING. Histoire et Description》(北京歷史與記述) 修復成果 圖/鍾雨

image3

 

鐘雨、呂旻成立於2016年的書籍設計與製作工坊。主要工作範疇包括平面設計和手工裝幀,從編輯設計到製作成書,不設立固定的界限,以技術與設計相互融合的態度創作書籍。

從設計師到學徒,逆著來卻走得順

鍾雨原來在出版社負責編排設計,因緣際會認識了法國巴黎博納德街工坊(Atelier des Bernardins)的Catherine Malmanche ,被手工書深深吸引,決定放下安穩的設計工作,到法國巴黎博納德街工坊(Atelier des Bernardins)學習古典裝幀,負責工作坊的大小事,並用空餘時間到圖書館補充理論知識,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兩年,最後她考取了法國CAP古典裝幀職業資格,成為一位專業的裝幀設計師。

Q1.能否介紹一下您現在的工作內容?
鍾:我的工作主以裝幀和修復為主,我在法國學得是古典裝幀,回國後發現接到案子裡修復的明顯比裝幀多,於是又去進修修復。我做的修復基於手工裝幀結構的物理性修復為主,例如封面與書脊的斷裂、紙張撕裂等,我不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化學性修復如洗紙、漂紙、除酸等,這是另一個領域。現在也慢慢接到一些將平裝書做成精裝書的案子。

裝幀修復《莎士比亞劇作集三卷》

 

莎士比亞劇作集三卷:悲劇,喜劇和歷史於1958-1959年出版,裝幀於巴斯的Bayntun-Rivière Bindery工坊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莎士比亞劇作集三卷:悲劇,喜劇和歷史於1958-1959年出版,裝幀於巴斯的Bayntun-Rivière Bindery工坊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修復中的狀態
修復中的狀態

image6

image7

修復後的成果,包含書函(裝書的紙盒)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修復後的成果,包含書函(裝書的紙盒)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Q2. 為什麼將工作室取名為「一又二分之一」呢?您除了做裝幀、修復,同時也做個性化、小批量的出版,您是如何定位的?
鍾:我先生做書籍設計,我負責做裝幀、修復與客戶溝通。先生也有獨立的工作室,我是一,他是二分之一(兼職的),我們是互相合作的工作模式。從2018年發布第一本書到現在,我們也慢慢發小批量也有市場和一些相應的發售途徑,現在運轉得蠻好的。

裝幀修復 《PÉKING. Histoire et Description》

《PÉKING. Histoire et Description》(北京歷史與記述),出版於20世紀元年的平裝書,書脊大部分缺失,封面和部分內頁邊緣有破損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PÉKING. Histoire et Description》(北京歷史與記述),出版於20世紀元年的平裝書,書脊大部分缺失,封面和部分內頁邊緣有破損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修復後的成果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修復後的成果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修復後的成果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Q3.能否介紹一下「古典裝幀」的歷史背景與發展?
鍾:古典裝幀的發展在19世紀後,一直延續到現在,是西方手工裝訂的方法。這與更早的裝訂如用羊皮紙、木板、鑲嵌寶石的方法又完全不同。古典裝幀的材料有麻繩、布袋、紙張、皮革,相較工業大批量而言更講究。以精裝書來說,主要形式有全皮、四角包皮,現代一點的,有用全紙的、布面的。19世紀末,20世紀初時也有很多人將平裝書(當時的平裝書比起現在設計成分較低)委託給裝訂工坊改做成精裝書,例如將版本好的經典文學改做成精裝時,客戶會提一些自己的想法,讓裝幀帶有更多個人審美與想像。

 

紀堯姆·馬斯克(Guillaume Massiquot)在19世紀中期設計製造的大型切紙機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紀堯姆·馬斯克(Guillaume Massiquot)在19世紀中期設計製造的大型切紙機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Q4.您是如何看東西方裝幀的發展呢?
中國發展裝幀的歷史很早,但是東西方閱讀方式、起點都不同。中國的常用紙如宣紙、竹紙,裝幀又以線裝、蝴蝶裝、經折居多。在工業化後,西方的文化傳播更為強勢,製書流程更為工業化,相對而言中國的印刷與裝幀並沒有像西方標準化的發展。

裝幀設計 《中國古代服飾史》

修復後的成果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修復後的成果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image14

image15

 

Q5. 您是如何看「藝術書」、「裝幀」和「出版」這幾個概念?其中有何區別呢?
鍾:其實我一般不太討論這種區分,因為這個領域正在發展中。如果真的要分的話,裝幀Binding領域有藝術裝幀(Artist Binding)、古典裝幀(Classic Binding),如果古典做的比較好的話會被稱為「匠人」,就像做皮鞋、皮衣,更偏向基於工藝的設計。至於藝術裝幀,屬於更小眾的領域,這類的Binding嚴格上來說不是Artist Book,因為藝術裝幀不會干涉書的內容,更在乎裝幀結構的藝術表現。Artist Book是做得時候就把書本身當作藝術來做。這三個概念目前沒有明確的邊界,我其實也問過法國的朋友,他(她)們對Artist Book有些描述,例如數量少,主要市場在畫廊或是收藏等,而且藝術書未必都是精裝書。出版又分個人出版還是出版社出版,這涉及到書號管理,有些藝術書也是有書號的。個人出版的市場比出版社小,比Artist Book大。我們工作室現在做的自出版或參加的藝術書展的書更像是個人出版才對。

 

一又二分之一出版物 《真好玩》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一又二分之一出版物 《真好玩》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image17

image18

image19

 

Q6. 現在有很多學生會嘗試以裝幀的方式來呈現作品,您會如何建議他(她)們呢?
鍾:這幾年藝術市集越來越活絡,現在藝術書討論也越來多,很幸運受到中央美術學院老師的邀請,向學生分享一些裝幀的知識,例如內容和形式該如何搭配、軟紙、厚紙的處理方式。另外,我發現如果是攝影專業,都會有製書的課程。

 

《真好玩》書籍內頁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真好玩》書籍內頁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閱讀中的靈光

對於閱讀,你的期待是什麼呢?有些人將「書」視為靈魂,除了內容,更希望書外觀有自己的個性與藝術審美,裝幀的出現,正好呼應了這份期待。

人生格局,總在取捨之間。與鍾雨的對話,像是打開一扇溫暖的窗,很多愛書成痴的人常以「書蠹」自嘲,想一輩子活在書中,從生到死。鍾雨對書的癡,卻是另一種方式,她更沈浸於為那些被現代人遺忘的書中尋找那份手工的歸屬感。那些碎裂的殘紙、破損的封皮、清清冷冷的歷史,在她的細心呵護下再現風華。班雅明曾用「靈光」諷刺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何嘗不知所有的靈光都源自於人對世界的眼光,即使是工業社會下的印製出來的書,只要有心,依舊能觸動人的靈魂。

 

鍾雨作品 仿舊迷你書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鍾雨作品 仿舊迷你書 圖/一又二分之一工作室

 

延伸閱讀
https://mp.weixin.qq.com/mp/profile_ext?action=home&__biz=MzUxNTA2MjMxMA==&scene=124_redirect

 

徐思穎Hsu Szu Ying 熱愛攝影、旅行與寫作
徐思穎Hsu Szu Ying
熱愛攝影、旅行與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