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章 │ 創意設計 設計新聞

用「減法」經營的閱讀空間,專訪明室書房謝旺【街角文創】

作者/ 徐思穎 圖/ 徐思穎、苗高杉
2022/02/26

黑秀網一直致力於獨立書店的採訪與報導,這些書店努力的在商業行為與個人的文化追求間做平衡。這次介紹的閱讀空間不能說是「書店」,而是個人閱讀書房,在這裏,充滿了書店主人謝旺的個人色彩,經營閱讀,也可以用很不同的形式。

 

圖/ 苗高杉
圖/ 苗高杉

 

明室書房

這裡不需要有過多的想像,這裡只是我的個人空間,我只是把門打開、讓人進來而已。

明室書房 謝旺

 

上海西式樓房 圖/苗高杉
上海西式樓房 圖/苗高杉

 

明室書房隱身於上海惠安坊,西式樓房給人一種異國風情,書房陳列的讀物以佛教經典與西方先鋒藝術為主,這是一間能讓讀者漫遊的地方,偶爾還會有音樂表演,空間不大,卻多了一份親密感,這裡是謝旺的個人讀書室,他白天在電信公司工作,其他時間都花在閱讀,由於交往的書友越來越多,十年前決定對外開放,成為一個結合社交與閱讀的空間。

 

謝旺 圖/ 徐思穎
謝旺 圖/ 徐思穎

 

Q1.您早上在電信公司上班,書房是你的第二個身份,兩個角色的轉換過程中是否會發生衝突呢?
謝旺:不會衝突,我覺得這兩個身份核心都是「交往溝通」,不管是在技術部門還是書店都是一樣的。對我來說,兩者間不是一種「分身」,而是一種「化身」。對身活的體驗、思考是不割裂的。

Q2. 能否分享一下您個人對書房裡的定位與理解?
謝旺:這裡的書不一定適合於每個人,因為這裡展示的書是我個人的閱讀架構,如果拋開佛教書不講的話,大部分的內容偏向先鋒派,例如地下漫畫。

 

image4

 

我認為先鋒藝術的代表是John Cage 的作品「4分33秒」,這件作品的理念和禪宗思想有雷同之處,先鋒藝術認為藝術與生活是沒有界限的,這是對「架上繪畫」觀念的突破。John Cage 將很多生活的物件與創作結合,對西方藝術的發展有很大的影響 書房中有關「先鋒藝術」有關的書,都是我根據對John Cage 的思考來閱讀的,這是我的閱讀和收藏系統。先鋒派的內容還是比較小眾的,很多來訪者會跟我聊古典藝術,但只要談到先鋒藝術,話題就容易打住。

John Cage’s 4’33″ 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TEFKFiXSx4

 

這裡允許每個人以他(她)喜歡的方式來認識世界,不一定要走過每個層次,人是很自在的,做到盡量的包容。

 

圖/徐思穎
圖/徐思穎

 

「遍滿無礙」的精神格局

Q3.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這裡,感覺佛教書籍比先鋒藝術多一些?您在陳列書上有特殊考量嗎?
謝旺:書房格局結合了佛教身、語、意的三個層次,書櫃最上層是經書、中層是語言學教育,例如視覺語言、符號、聲音、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最下層為身體部分,日常生活,有關吃喝的書。

 

圖/徐思穎
圖/徐思穎
圖/徐思穎
圖/徐思穎

 

「遍滿無礙」代表著佛教最高境界,人觀察世界時,思考的基礎不同,有些人更在乎因果關係,例如眼前水泥牆,在水泥牆前有空氣、塵埃等「透明」的東西,這裡期待人先看到水泥牆前的一切,最後才是實體。這也是我對書房的期待,希望走進書房的人,多少對自己的生活或生命有些體悟,即使是一點點。

 

image7

 

Q4. 感覺您的經營方式很「佛系」,是一種很自在、放鬆的狀態,您是否考慮過把書房擴大呢?

謝:我不知道這個詞對別人是什麼意思,但我會去反思,並不是說我不在意結果,很多事情的開始可以是很輕鬆的狀態,就像這個書房,當初抱持著試試看的心態對外開放。我也曾經做過「書店如何盈利」的功課,但經過慎重思考後,我還是決定以個人的方式來經營,最單純,而我也用我自己的正職來為養這個書房的一切開銷。這裡的書只能說「私人流通」,我沒有書店銷售的壓力,更沒有進貨、銷貨、庫存的負擔,這樣的閱讀空間打破書店應有的運營界線,我也能多呈現一些個人對書的特色,而不是走主流趨勢,我覺得現在這樣的狀態是最好的。

 

image8

 

Q5.您剛剛提到對佛教「遍滿無礙」的理解,您是在什麼情況下接觸佛教的呢?書店經營對您在這方面的理解有幫助嗎?
謝旺:接觸佛教,不是因為外力,純粹是在學生時代閱讀到佛教的智慧,想繼續學習。學習過程中,我的世界觀被打開了,比如說,交男女朋友,真的需要這麼條件嗎?一定要到某個時間才可以嗎?如果回到禪宗,懂得安靜下來、傾聽,內心基礎建立好的話,對於任何時間發生的點,都是可以接受的。做成私人空間的開放,這個起點是很輕鬆的,但過程還是會有許多插曲,這個地方是不挑人的,有人預約、就能來,我無法拒絕自己不喜歡的人,這對我來說也是一個挑戰,過程中我也試著與不同人建立交流,我自身也有很好的收穫。

 

image9

 

Q6. 書店中很多的書都是您的收藏,如果有人想帶走一些書,你能「割愛」嗎?
謝旺:可以的,我認為書架上的書應該是流動的,就像流水一樣,隨著時間不斷變化,有些書離開,有些書進來,我也一直保持著買新書的習慣,書房裡的書一直在更新。

只想好好看本書

書店的初衷是閱讀,現在書店被添加了太多目的,甚至被當作「打卡」的旅遊景點。原來安靜的地方,在漸漸熱鬧同時,也變得喧鬧起來,這並無對錯,這是當前書店的生存之道。明室書房在起點選擇了更個人的道路,這樣的形式並不能成為經營閱讀事業的教科書,但對一位閱者而言,謝旺做得已經超出一般人與書的關係。沈澱與思索是書給人精神撫慰,這是一間用「減法」經營的閱讀空間,有趣的是,它給人的思考卻更多。

黑秀網獨立書店採訪系列

http://www.heyshow.com/mobile-article-detail/?id=44596
http://www.heyshow.com/2020/03/15/mobile40693/
http://www.heyshow.com/mobile-article-detail/?id=37426

 

徐思穎Hsu Szu Ying 熱愛攝影、旅行與寫作
徐思穎Hsu Szu Ying
熱愛攝影、旅行與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