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秀人物

  • 黑秀人物 083 鄭司維
    不僅精準,也要驚喜-專訪平面設計師鄭司維 

    小檔案
    1967年生於台灣;1991年國立藝術學院美術系畢業、2008年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設計研究所畢業。
    Employment
    中國文化大學廣告系專任助理教授、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兼任助理教授、學學文創志業設計課程講師、點石設計有限公司設計顧問。
    Experience
    銘傳大學數位媒體設計系兼任講師、台北國際城市藝術節平面設計統籌、兩廳院廣場藝術節專案平面設計統籌。
    Award
    2010台灣視覺設計獎《海報設計類》金獎
    2009入圍美國第52屆葛萊美獎《最佳唱片包裝設計獎》
    2008台灣視覺設計獎《包裝設計類》金獎
    2007台灣國際視覺設計獎《活動識別類》金獎
    1997台北國際視覺設計獎《書籍類創作》金獎
    Exhibition
    1999台北華人名家書籍設計展
    2000華人名家月曆創作邀請展
    2005花蓮縣文化局紙藝個展
    2005台北袖珍博物館紙模型特展策展與展出
    2007中正文化中心國際紙藝邀請展
    2009《食設性也》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研究所師生聯展
    2010《Off學-視覺場域》銘傳設計學院教授藝術創作聯展
    2010師大設計所第一屆國際設計創作與實務研討會創作展
    2010學學文創志業百蝶花兔特展
    2011《ADis》文化大學廣告學系第一屆師生聯展
    2011台北世界設計大會《潮間代》受邀展出
    2011學學文創志業愛心接龍特展

    2009年鄭司維以作曲家何訓田專輯「如來如去」,入圍美國第52屆葛萊美最佳唱片包裝設計獎,也是繼蕭青陽3度入圍後,第二位入圍的台灣設計師,雖然本人謙稱「自己的作品能夠做到精準,但很難做到驚喜」,但是鄭司維這個名字,還是一下子就佔據了各大媒體的藝文版面。


    其實早在「如來如去」之前,鄭司維就與風潮音樂合作很久了,據說在1995年合作的第一個案子「雪梅」,因為沒有經驗,初稿還曾被評為「又不是在做月餅包裝」。除此之外,鄭司維的平面設計集中在表演藝術相關文宣,合作過的客戶包括兩廳院、國光劇團、台北藝術推廣協會以及許多表演藝術團體…等,即使如此,鄭司維仍然謙稱,「我是做商業設計的人」。



    設計是有題目的創作
    學藝術卻來做商業設計,鄭司維並不覺得遺憾,他很早就知道自己擁有的設計人特質;從就讀竹林小學階段,就已是學校繪畫比賽的風雲人物,學美術也成了必然的方向,原本想去讀復興美工,但是父親希望他讀大學,後來考上中正高中,鄭司維自認「沒有把書讀好」,加上數學實在太差,更明瞭考大學要以美術專長取勝,果然順利考上了國立藝術學院(台北藝術大學)。

    奇妙的是,從小到大都很自豪的能力,到了大學卻明顯使不上力,坦言大學時期過得並不開心,原因是,只要遇到「沒有題目」的創作就苦惱了,不知道要畫什麼?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也許是從小受美術比賽的制約所致,鄭司維發現自己不會做「沒有目的」的創作,從而很快就看到自己與同儕之間的差異,畢業之後也就選擇走入平面設計這一行。

    戲稱自己原本應該是設計掛的人,卻跑去讀了純藝術,畢業之後想從事設計,又該如何將藝術創作與設計之間的距離彌補起來?原來鄭司維老早就有「貼身教練」,他的「愛人同志」黃慧甄從實踐大學畢業,學的就是設計本科,兩人在補習班認識進而相戀成婚,一起成立「點石設計」,在平面設計界儼然成為融合藝術與設計的雙簧。

    從事設計這一行,聽起來像是陰錯陽差的路徑,但也承認美術教育,還是讓他比學設計的人多了藝術涵養,對鄭司維來說,在藝術學院學會了思考,喜歡做起來不會感到心虛的事,加上黃慧甄從學校畢業不久就已經有穩定的案源,夫妻倆一起創業倒也順理成章;他也坦言當時就是為了賺錢,努力接案也磨練功力,自認雖然不是才華洋溢的人,但這一路下來,也認知到「熱忱顯然更能持久」,站在這個時間點回過頭去看,也更能誠實地看待設計這件事。








    換個角度看自己
    「更誠實地看待設計這一行」的意思,其實就是「不論做哪一行,終究會遇到瓶頸」,當時因為業務量大,客戶滿意度高,鄭司維不諱言,有時也會「覺得自己好像很是一回事」,但是案子接多了,人也就開始變得暴噪起來,一旦覺察到這個轉變,夫妻倆決定「收兵」不做平面設計,轉為開發紙模型商品。

    2000年起,鄭司維一頭栽進3D紙模型開發,還沒賺到錢之前,自己倒是玩得很開心,相較於其他的收藏嗜好,玩3D紙模型顯然省錢多了,最便宜的甚至不必花錢,因為紙模型,是目前唯一可透過網路傳輸的立體事務。只要從網站下載紙模圖檔列印,拿起剪刀、膠水,動手剪貼,就可體會製作樂趣。鄭司維強調「紙模型的價值,在於投入時間所呈現的手工技術。」打開來只是一張紙,經由切割黏貼後卻是無限可能,「它是不可消逝的文化創意產業。」

    鄭司維的紙模型作品種類繁多,包括至今仍熱賣的台北101大樓、十三行博物館建築,並且出版了「我的昆蟲野戰隊、我的昆蟲歌舞團、我的海洋酷朋友」紙模型書,另外接受兩廳院國家戲劇院、北京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香港HP、VOLVO汽車、克萊斯勒汽車、大宇資訊等委託設計紙模型。每做一件事,就想要把各種可能都發揮到極致,鄭司維除了出書教作台灣角金龜、陽明山暮蟬、保育動物綠蠵龜,他架設的紙模型網站,更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紙模型同好,人氣之旺,還被荷蘭網站票選為當年之最,當時也一度以為自己就是「紙模型人」了!

    但是,鄭司維沒有滿足於此,他開始發現,不論同好多麼熱衷,一般人對於紙模型根本沒有概念,消費市場覺得那是玩具,在台灣也不被重視,覺得它沒有原創性,甚至連他自己都覺得,只是把一個東西變成模型,做得很像,也談不上設計和創意,心裡老覺得自己並沒有花到力氣就完成了,是這一行門檻太低,並不是自己能力強,只是真正厲害的人不進來做而已,認為得來的掌聲都是虛名,並非自己真正的實力,因為不懂得珍惜當時的成果,也沒有那麼看重它,雖然當時曾經有想過要把它做成事業,但是熱情消退了,就是消退了,鄭司維儘管把紙模型風氣帶起來了,末了卻做了這一行的逃兵!










    充電才能保持續航力
    對紙模型的熱情消退了之後,下一步要做些什麼呢?受非常喜愛學習的妻子黃慧甄影響,夫妻倆一起去報考了台師大設計研究所,一邊做平面設計一邊讀書,這時對設計的態度就又不一樣了,雖然還是和商業結合的設計,但開始想要留下「作品」的念頭也越來越強烈了!

    同行看「點石設計」近幾年的作品,常會以為「和客戶的默契很好」,但其實不然,是設計者的心態不同了,以往認為「滿足客戶」而修改的設計,現在開始去「說服客戶」,決定這兩者之間的差別在哪裡?前提就是,對自己的作品有足夠的信心!

    身為一個專業的設計人,鄭司維強調「有效率的溝通」,尤其是善用圖像溝通,以「如來如去」為例,一開始就設定要用菩提葉來表現「空」的意象,封面上的菩提葉脈不是數位合成,也不是電腦抓圖,而是夫妻倆每天4小時工作了一星期,用手畫勾勒出來的。原本一開始想用蘇打水將葉肉腐蝕,留下完整葉脈,拍照再進行數位繪圖,但是多次實驗都不見效果,最後只好卯起來自己畫,形容畫的過程「簡直像在修行」。鄭司維認為,封面簡潔的設計、純粹的菩提葉脈表現,加上「經書摺」,這種類似佛經的摺頁方法,中英文同時並陳,對西方人來說,是很少見到的設計概念,應該是被葛萊美專業評審青睞的主因。

    設計的所有概念都是來自經驗,但是加入一些不同的創意,就又能產出新的意境來了,就像「如來如去」封面上的英文,字體形似梵文,就是一種源自視覺經驗的表現,鄭司維誠懇地說,入圍「葛來美」之後,反而開始擔心了,因為以往並沒有做出太多好東西來。

    即使在平面設計界工作多年,鄭司維向來都是獨行俠,從未加入任何社團組織,直到經由美術設計協會楊勝雄理事長介紹到輔大教書,他發現自己有高度的教學熱忱,原來內在的自己,是喜歡影響別人的,就像以往架設紙模型網站一樣,喜歡與他人做知識交流。

    「如來如去」發行至今已經二年多了,鄭司維仍然覺得入圍葛萊美獎,是沾蕭青陽的光,如果不是蕭青陽在前面持續的努力,又哪會有人注意到這個獎項呢?這兩年鄭司維參與了各種設計界活動,談起與李明道、劉開、靳埭強,這些「從天上下凡來的人」,自己竟然可以與他們坐在一起談話,眼神立刻亮起「小粉絲見到大明星」的光芒,這也許正是鄭司維保持謙遜學習的特質,總結設計這件事,他還是不脫離一句話,平常心看待,因為最好的東西,是玩出來的!












    採訪撰文:吳秋瓊 (woomore.wu@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