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秀人物

  • 黑秀人物 085 鄧成連
    設計管理加持,讓設計玩的出來!專訪亞洲大學副校長鄧成連博士

    採訪撰文:吳秋瓊



    鄧成連簡介
    鄧成連,1954年生,美國普瑞特藝術學院(Pratt Institute)工業設計碩士、英國曼徹斯特都會大學(the Manchester Metropolitan university)設計管理博士,專長設計管理與策略、設計學與研究、互動設計、服務設計、產品設計、包裝設計。曾任 祟右技術學院校長,銘傳大學設計學院院長兼設計管理研究所所長,台灣創意設計中心專案審查委員、競賽評審委員、計畫規劃主持人,現任台師大設計研究所專任教授、亞洲大學講座教授兼副校長。


    自大學讀工業設計系開始,鄧成連博士一路從未離開「設計」這條軌道,而他對「設計」二字的定義則是「設計=企圖+畫圖(intention + drawing)」,意指在「有所企圖的思考下」把它畫出來,即是設計,可稱為「以企圖和畫圖的內、外行為創造新奇的謀略。」


    設計是玩出來
    既然設計是「有所企圖的思考下」的產物,那麼設計又怎麼是「玩出來」的呢?鄧博士說「玩」,其實是指不以固定的角度看慣常的事物,例如一個常見的迴紋針,以把玩的方式不斷折、扭,也可以做出千萬種的造形。普通的一張紙,透過折、扭、切、揉,就能造就不同的形態和空間變化,這也就是創意的產出。


    鄧博士向來提倡「設計是把複雜的事變簡單」,他認為設計的立場其實很簡要,工業設計是為了讓人用起來方便,商業設計是讓人讀得明白,數位設計是讓人玩得快樂,時尚設計是讓人穿起來美觀,室內設計是讓人住起來舒服,凡是違反以上原則的,大底都有可能會形成設計的災難。


    而為了防止可能的災難產生,設計必須具有幾項思考,例如必要的安全設計,是為了使用性考量,避險設計則是平時就要意外的發生,防災設計是在發生之前就要考慮進來,例如住宅消防與防震等,另外是發生事故時得以救生的抗災設計;現今的設計常著眼於「為生活」而設計,或應轉向「為生存」而設計,未來的設計則會加強負面思考,以此來創造正向發展,意思就是防患未然,盡其所能地透過設計,除了創造人類福址,更應避免或解決可能產生的危機。


    既然設計被賦予嚴肅的使命,那麼被「玩出來的創意」,又如何從天馬行空落實到產品,進而成為禁得起市場考驗的商品呢?鄧博士提倡的「設計管理」,顯然又是讓設計創意從無形進到具像的「顯影劑」,不僅能成為設計人與管理者之間的友善橋樑,也是拉近雙方對話頻率的調頻器。


    設計需要管理
    早在一九九九年,鄧博士就在銘傳大學成立全台唯一的設計管理研究所,同年他並出版「設計管理:產品設計之組織.溝通與運作」一書,希望藉此讓同業更清楚地理解到,設計與管理的結合,目的就是在求取確立設計在企業的地位,提昇設計對企業的功能,以及發揮設計執行的效能與效率。由於「設計管理」一書受到對岸設計人重視,2002年鄧博士受邀,到北京中央美術學院進行設計管理教育的專題演講,隔年中央美院成立設計管理技術班,招收在職碩士班,學員包含大學老師或設計師,並聘請鄧博士前往授課至今,顯見對岸新興市場對「設計管理」應用的重視。


    二十一世紀的現今,「設計管理」理論早已被全球企業及設計公司採用,但是鄧博士當年在台灣提出時,還受到相當程度的討論甚至質疑,殊不知歐美國家早已視為必要流程;被問到當年為何去學「冷門」的設計管理?鄧博士直言是「實務需要」,工業設計背景的專業,讓他在從事設計實務之時,發現設計人與企業管理者在溝通上常發生很大的困難,設計人不懂管理,管理者不懂設計,然而「工業設計」是團隊共同完成的產品,是必須進到市場去接受考驗與競爭的商品,一起工作的人卻無法達到良好溝通,這對企業經營來說,將會形成多大的損失?


    所謂設計管理(Design Management),是指經由廣泛性、合理性、計劃性的步驟,使顧客、公司員工及相關人員對公司有整體品質的認同。換句話說,設計管理,是一門企業競爭和創新的重要課程,不僅受到國際名牌企業的高度關注,並且在國際上形成了相應的學科體系。在歐美國家大型企業已逐漸了解設計在品牌、創意與創新管理的重要性,設計管理不再僅是聚焦於產品與服務,而是品牌管理與企業策略的一環,全球知名品牌如何管理設計與創意,已經變成值得創意人與經理人共同學習的課題,但唯獨在台灣,設計管理這個詞,仍然是學科理論大於被中小企業所採用的實例!


    鄧博士表示,「設計管理」之於企業經營的重要性,應該被列為「第六管」,也就是說,企業管理涵蓋的五大領域,分別是生產管理、行銷管理、人力資源管理、研發管理和財務管理,也就是企管人常稱的「產、銷、人、發、財」等五管,在此之外,「設計管理」也應被列入運作,將有助於企業在設計與生產流程中,達到更有效的成本控管與產品良率。


    服務也設計
    曾在媒體專訪預估,「台灣的設計人才將在五年內達到飽和狀態」,鄧博士並非「唱衰」設計教育,而是擔心設計市場不足以提供專業人才的施展空間,唯今之計,想要擴大設計勢力,他提出了「大餅理論」,第一是將現有的設計產業市場擴大,例如讓設計介入另一種產業,包括傳統產業,文化產業,非營利事業,公共事業等等;或是乾脆「做另一種餅」,也就是產生新的設計,例如服務設計,系統設計,互動設計,介面設計等等。


    鄧博士尤其強調「服務設計」的重要性;服務設計是指產品與服務系統之間的整體解決方案,不僅要具有設計創意,更要在提供服務的過程中,創造有用、好用、人們渴望、效率好又有效的服務。管理大師Peter F. Drucker說,「新經濟」就是服務經濟,服務就是競爭優勢。」鄧博士則認為「服務也需要設計」,服務設計的基本概念,是從發現(discovery),設計(design),發展(develop)、監控(monitor)的程序來做服務設計。企業要賣的是服務和產品,而產品的創造,是在提供給顧客前就已經完成了,服務則是在提供給顧客的同時,顧客也共同在創造服務的本身;換句話說,好的服務,可以提高顧客忠誠度,使消費者更有意願使用企業所提供的服務。


    下一步互動設計
    隨著去年「2011世界設計在台北」圓滿落幕,「文化創意」在台灣設計市場更成為顯學,鄧博士語重心長地說,「以往設計者在做設計時,常常會工程導向,現在變成文化導向,什麼都加上文化,卻忽略了商品本身的特質,是否適合用文化來加值?」僅是拿了文化的部分基因或圖騰,就直接複製或組合在商品的設計上,就已經是「文化創意」了嗎?這其實也反映出設計者,對於自我文化認識的表淺化所造成的謬誤!「文化創意」還處於「摸索階段」。


    除了文化創意與服務設計,下一步台灣設計要往哪裡去?鄧博士也看好「互動設計」,他認為未來的設計,是結合科技「形色美、功能強的產物」,包括互動電玩、手機、3C產品都是其中一環,也就是說,以往設計者的思考方向,是以物件的操作性為主要考量,偏向以設計的「物件」為主體,未來則應朝向強調使用性,設計對象是以「人」為考量主體,這種改變對設計人來說,也是一種展新的體驗。


    鄧博士認為,設計會隨著人的生活改變,換言之,設計的DNA也會改變,未來新產品的產生,則會牽引另一波的設計趨勢。以台灣設計產業現況來看,擴大內需是必要的機轉,擴大設計產業或是拓展設計新領域,(例如互動設計和服務設計),或是進入新產業(觀光產業,公共事業),甚至考慮積極輸出設計人才(至大陸或東南亞),或是輸出設計能力(跨國行銷設計和國際設計案),都是擴大設計市場與設計戰力的機會!


    除此之外,鄧博士還提出呼籲,設計者必須先從設計價值的認知開始,包括對國家經濟、對產業(運用設計於科技、傳產、文化)、對企業(創造利潤)、對個人(消費者)、以及對自己的設計。有了這些基本認知,先釐清自我價值,才能說出對使用者的價值!而放眼全台設計教育高普及率,鄧博士認為,設計教育的師資很重要,老師本身的自我成長很重要,設計和時代的脈動是同步的,老師本身的觀念、技術、專業的都要與時俱進,必須具有前瞻的觀念,才能帶領學生進入設計的堂奧!


    僅管「設計很好玩」,鄧博士強調,設計絕不僅是好玩而已,而是需要投入更多的用心、細心、愛心,有創意和涵意,如此的「三心二意」談設計,仍然是以人為本的善意出發。當然,更希望未來的國家政策是以設計專業為主體,厚植設計實力,而非僅僅使用設計實力,這也才是「引江河」而非「鑿井」的長久之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