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秀人物


  • 黑秀人物 086 林福清
    單腳跳躍五百萬次!專訪「不倒翁的奇幻旅程」林福清導演

    採訪撰文:吳秋瓊





    林福清簡介


    1964年生,台南縣人,中國文化大學影劇系畢業。曾任職華視攝影記者、節目製作長達十五年,退職後成立有影文化有限公司,從事短片拍攝。


     


    作品



    1988年:卡通動畫電影 《逃獄》(金穗獎第十一屆優等16mm 動畫片)導演、攝影



    2005年:華視形象系列廣告 導演



    2006年:電視節目 《夢想大錢線》製作人



    2007年:《台灣第一》編劇、攝影



    2007年:紀錄片 《彩虹下的約定》 導演、攝影



    2011:電影劇情片 《不倒翁的奇幻旅程》 導演、攝影



    2011Run With Dreams導演、攝影


     






    13歲原住民少年,跑過台北市各個地標,故宮、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最後跑到了台北小巨蛋,因為六年後,他的夢想將在這裡實現」;這支以一路奔跑為主軸,長達四分半鐘激勵人心的短片,正是台北市爭取2017年世大運主辦權,委託林福清導演拍攝的作品;一路奔跑,將夢想寄託未來,就是這樣的信念,讓他克服困難完成自編自導,即將上映的真人動畫電影「不倒翁的奇幻旅程」,即使只是單腳跳躍,也要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成為人生的主角!


     





     


    用時間換取的電影夢




    從不諱言自己在電影這一行,還是素人導演的林福清,以一部原創劇本拿到新聞局輔導金,於是開啟了他電影長片的導演夢。第一次擔任長片製作,林福清使出渾身解數,一人分飾多角,只差沒親自上場演出,用最少的資源完成最大的夢想,說穿了一句話,就是沒錢。



     


    但對林福清來說,沒錢從來不是最大阻礙,電影人更怕的是沒熱情;打從孩子第一次要求他講故事開始,就這樣不知編了多少床邊故事,孩子逐漸長大,林福清的童話故事,也開始從說變成寫,最後變成影像;在電影「不倒翁的奇幻旅程」中,他硬是「裝進了五段動畫」,大大增加電影拍攝的困難度與製作成本,哪怕是一邊拍一邊找資金,林福清還是笑著說,最困難的時候,是他站在高處監看攝影鏡頭,底下有人喊著「導演啊,中午沒錢買便當了!」


     

    即使是這樣艱難的條件下,林福清還是用三年的時間把影片完成了,預計在2012年四月份上院線播映,每天早晨都要站在鏡子前和自己喊話的日子,他越過越習慣,就像「不倒翁的奇幻旅程」中那個獨腳小孩,用意志力跨越過千百次障礙,終於成為醫生口中的「不倒翁」,林福清也實現了「給普天下孩子一個禮物」的夢想,而「普天下的孩子」則不僅僅是指兒童,還有更多的,是為人父母內心裡那個隱藏版小孩。

     




    即使一開始寫了這個劇本去向新聞局遞案,林福清也沒預想到「後來事情會變成這樣」,拿到五百萬輔導金之後,他開始找人拍,越找越覺得不如就自己來吧,編劇、導演、攝影、剪接算是最主要工作,最後還加上主題曲填詞,就算是被取笑「自討苦吃」,林福清還是嚴肅地去看待這個故事的生成,由於之前拍攝骨肉瘤紀錄片結下的因緣,他從為人父的角度,看見這一群生病的小朋友,是如何堅強面對生命困境的過程,因此受到很大的震撼和激勵,他想把這種生命力寫出來!





     



    用生命經驗體會的故事






    「不倒翁的奇幻旅程」是第一部真人動畫,故事描述童書作家與骨肉瘤小朋友之間的情誼,小朋友在老師課業指定下,寫信給童書作家,獲得老作家回信,並決定專程南下探望小男孩,透過這一場旅行,老人與小孩成為忘年之交,彼此在對方身上看到希望。片長九十五分鐘,劇中作家總共講了五段童話,因而出現五部動畫,並呈現不同的繪畫風格。




     



    在真人演出加入動畫,雖然不算電影首例,但動畫長達二十五分鐘,卻是第一次,至於如何達到真人與動畫之間的協調性,就需要專業人士協助,而被「相中」的最佳人選,正是台北藝術大學動畫學系史明輝老師,林福清導演靦腆地說,因為黃佩荃「牽線」,才可以找到史明輝老師協助。黃佩荃是史明輝老師的動畫系學生,也是劇中動畫「跳房子」的繪者,這部動畫還得到信誼基金會動畫創作首獎。隔了一年,史明輝老師也以「願快樂」,獲得信誼基金會幼兒文學獎動畫影片創作組首獎。



     





    於是師生一起成為生力軍,一開始分別組成五支團隊來做動畫,並由史明輝老師擔任動畫管理與統籌,因為經費太少,由學生來執行,雖然製程長,但也是很好的練習。史明輝老師認為,「就實驗性來說,在一部片子放進五段不同風格的動畫,可以產生不同的視覺驚喜度,而單就動畫影片來看,則更有正面意義,假設觀眾接受真人電影出現這麼長的動畫片,未來就有更機會出產動畫電影;因為台灣的純動畫長片,鮮少有好的票房,最早是二十年前的「老夫子」,在那樣沒有網路的年代,此後幾乎沒有一部留下深刻記憶,對動畫人來說,「不倒翁的奇幻旅程」可稱是很大的鼓舞。我們台灣有技術人才,但因為市場不夠大,投資人不願投入資金,這樣下去,學校培養出來的人才會慢慢萎縮,因為沒有機會做貢獻,人才是否可以持續下去,必須先把台灣的動畫產業救起來,前提就是,電影一定要被看見,有了成功記錄,才能帶起動畫產業的正向運作。」


     




     



    每一次觀賞都是創作







    喜歡寫故事,卻不喜歡「導讀」故事的寓意,林福清認為,每一個觀眾都是電影的再創作者,都可以經由不同的生命經驗,從而體會出屬於自己獨特的感受,這才是電影最可貴的地方,一個編劇或是導演老是在劇情裡跳出來說話,引導觀眾要「看懂自己想表達的」,這就是不要的干擾了!





     






    故事的開端是老作家田邊(金士傑飾演),正準備接受國家兒童文學館的獻禮,從而喚起塵封二十年的往事,讀者並不知道,童書「不倒翁」雖然成就了田邊的寫作人生,但是這本書其實並非原創,而是偷了兒子小遠玩伴安安的點子,也因此失去小遠的信任,成為親情斷裂的導火線,田邊無法解釋也不能面對,因此封筆不再創作。






     





    就在接受獻禮之前,田邊想要找到安安,歸還這本書,為自己的創作生涯做出交代,就在此時,一名被截肢的骨肉瘤患者,因為想要尋找「不倒翁」而寫信給老作家田邊,老人與小孩於是展開了一段奇妙的旅程。林福清表示,兒童文學作家真正期待的讀者,是自己的孩子,一旦最忠實的讀者不再看了,那個動力也就失去了,但必須透過另一個人來延續這種愛人的心情;劇本聚焦在老人與小孩的互動,並不特別去描述田邊的親子困境如何被解決,或是期待透過某種形式去改善或修正。而這個被截肢的小孩,之所以會想找「不倒翁」作者,則是因為醫生送他一本童書「不倒翁」,告訴他只要「跳躍五百萬次」,就可以看到「不倒翁」了,換句話說,「跳躍五百萬次」大概需要經過三年,也表示癌症復發的機率相對減低,也意謂小孩可以活下來,成了不倒翁!





     

    相信自己就能實現夢想

    故事是自己愛寫的,電影是自己愛拍的,三年內有無失去信心的那一刻?林福清說,就像「跳房子」裡的那隻貓,雖然被自己的影子騙了,但是也終於跳過房子了!人有時需要「適時地催眠自己一下」,給自己信心和勇氣!

     


    拍片很辛苦,也有像劇中的不倒翁,想停下來的時刻,但是人一旦失去了責任承擔,就像不倒翁把肚子裡的重心吐出來了,雖然可以躺下來休息了,但是站不起來的不倒翁,也不再是被關注的不倒翁了!


     


    即使故事裡有一個嚴肅的主題,但是透過有趣的包裝,它就成了有趣的,可以發人深省的故事,僅管劇中穿插的這五段童話,其實已經擺了十幾年了,林福清還是想透過這個主題,把其他故事完整地串連起來,不免被猜測有「自傳電影」的意味,但是他鄭重否認,這是許多人生命故事的交會與共鳴。或許,對林福清來說,「不倒翁的奇幻旅程」所代表的意義,不僅僅是完成一部電影,更重要的是,「相信自己做得到」,才是這部電影最想傳達的寓意,就好比劇中吳朋奉所飾演的角色,畢生最想蓋一座夢公園,但是夢想有的會實現,有的會破滅,林福清就像一個擁有不切實際夢想的人,用了最實際的方法把它實現了!




    電影「不倒翁的奇幻旅程」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