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觀設計教育的視覺文化佛跳牆

2012/04/19 建築/景觀 東海大學景觀學系教授 侯錦雄

民間傳說「佛跳牆」源於清光緒年間,為中國名菜。用料考究,烹製程序嚴格,20多種主要原料經過處理,配以香菇、冬筍、香蔥、薑片等多種佐料,依序層層疊疊裝入紹興酒罈,放適量薑片中和海味腥味,旺火燒沸後,改用文火慢煨。感到極其鮮美,坐中文人即興賦詩道:「壇啟葷香飄四鄰,佛聞棄禪跳牆來」。從此,引用詩句意,為「佛跳牆」…看起來確…?吃起來與看是有落差的……設計圖畫得很美,然而營建成真實的景觀又是另一回事…

<p><br />
<strong><span style=color: #0b5394;>科技文明的視覺文化流行與變化</span></strong><br /><br />
儘管現今由於科技或經濟發達,政府建設增設了許多公共設施方便人們需求外,更提供愉快的旅遊場所;但多數人們若被詢問到,小時後的成長環境與今天的環境相比是更好或者更差?令人驚訝的是大多數人都是回答 "更差"。為什麼呢?是否人們精心刻意營造的景觀,不能愉悅人們,卻反而讓環境品質持續地敗壞與降級。在景觀設計手法是否朝著城市化、方便化、科技化的過渡的開發導致了與原「地域」或「場所」特色相違?「環境保育」與「地方特色」是否這些概念只是學術界與教育界的研究報告的裝飾嗎?「景觀設計」使得人類對於土地的基本需求與所倚賴的自然資源承受更多的風險和降低了永續性?諷刺的是來自於,土木界、建築界、規劃界所留下的「景觀工程」。災害提供了檢討及制定景觀計畫的唯一機會,景觀品質降級的警示危機(土石流、淹水、工業廢棄污染以及缺水) ,是成了人們重新重視環境保育的新課題:「設計教育」。</p><br />
<p>景觀與公園的提供與建設上的景觀規劃/設計依據如何?就是一種人文的秩序在傳統與當代的流行與變化之中。各種「新口味」的追尋正是人們對於環境品質訴求最重要且迫切的景觀設施設計的方法論「創新」。佛跳牆是一道名菜,但它的「創作」或「品味」卻很具哲理。意指有領導力的、有創意的、有好表現的、善用電腦軟體的及好施工專業的,才能共同發揮好「景觀」。教書一轉眼三十多年,推不掉景觀學會的邀稿,而讓我失眠多次。平日激勵學生有熱情於景觀行業,說說容易;但要談「教學」這就難了,聊或講是容易,書寫就困難得太多了。還是硬下頭皮,端出這道半熟的「私房菜」與大家分享,雜感淺見,就請同界海涵。</p><br />
<div class=separator style=clear: both; text-align: center;><a href=http://1.bp.blogspot.com/-P2Pp6ehmPt0/T4-owUVYtyI/AAAAAAAABRI/UP9lUoP8s24/s1600/%E6%B5%B7%E5%A0%B12.jpg imageanchor=1 style=margin-left: 1em; margin-right: 1em;><img border=0 height=452 src=http://1.bp.blogspot.com/-P2Pp6ehmPt0/T4-owUVYtyI/AAAAAAAABRI/UP9lUoP8s24/s640/%E6%B5%B7%E5%A0%B12.jpg width=640 alt=""width="640" height="452" border="0" />

Human Civic Order:
Envisioning a landscape mosaic where
both nature and manmade.

人文的秩序:展望一個人類和自然共榮的景觀嵌塊體

景觀設計中元素關係與秩序的時代轉向
檢視1900後近代以來,景觀設計潮流,背後的視覺文化思維邏輯,藉由環境行為的理論基石,研讀相關作品的文獻,比較其作者創作的意念、表達、手法及觀察其作品的景觀意象。發現景觀設計的藝術教育中,常在師徒對話、藝術評論、展覽、審查都關係著權威(authority)。傳統權威指一個規則被遵守、被接受是因為它已行之多年,大家也就不再深究它合不合理;其制定程序是適當的,它的權威基礎是眾人接受的合理性。另一種威權「奇里斯瑪(charisma)」意指「領袖人物的非凡魅力」,可以被理解為產生「神聖性」(sacred)的基礎,這種崇拜象徵常常會要求無條件的忠誠與服從,這種以神聖性出發的權威形式,也出現於藝術、理智生活、道德及經濟之中。這種威權就是流行風格的創造與生產,當競圖活動在景觀巿場上流動,當媒體鼓動「流行風格」成為議題;而我們的教學是否隨之起舞呢?巴黎的數個公園大競圖案,開啟了另一層面的教學典範與學術研究。現在「景觀」流行什麼?生態保育、藝術表現、社會關懷議題在課堂上,我們教授什麼?是當代關注的?或是二十年後學生的創作思維需求?

歐盟的景觀建築界(ECLAS)為了這個多元社會與全球化現象下,深入景觀跨界的議題,在威權與新價值觀中找尋「答案」。今年剛出爐的新書《Exploring The Boundaries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就重新由多元的看待景觀建築這個行業。面對這麼多元的挑戰,這麼多的新知、科技、媒體,我們的「景觀教育」如何在四年內將所有的專業技巧與知識教授於學生呢?太為難老師了!老師也無法是通天學者。因此,我教「設計」課是以「差異」(因材施教)教學的,讓每個人都有不同善長,但必須能合作。學生要知道整體規劃與設計「架構」後而精專一、兩項技術,在團隊中扮演適合的角色。(因此我教學生一種概念,各自表述。參見圖中學生的畢業設計以不同風格手法處理空間或社會議題) 。

 

<p><br />
當代社會越來越文明(科技傾向)趨向於一個“設計的社會”,人們生活的各個層面都更有賴於設計和規劃。由歷史看來,「設計」在社會生活中不但越來越重要,而且被「設計」的領域越來越多,相似的,景觀設計本身也越來越多元化。從視覺文化角度來說,與「流行、設計」一樣,景觀設計的當代發展有一個從現代到後現代的轉變。這個轉變又是和整個文化的現代向後現代轉變有著相似的與關聯性的。探討視覺文化分析景觀設計中,景觀元素間的關係與人的經驗秩序,景觀就其呈現的功能、符號、意義,是人類與自然關係的類型。台灣景觀設計理論的多元討論,主要來自政治、優勢經濟地位的階級,和高階層社會圈中的團體成員(身分),支配景觀設計中視覺文化權力與權威的基礎。是那些?審查員的價值觀影響視覺風格形成的因素,在象徵意義上,影響了景觀設計中視覺文化的風格,所以如何聘請公認具有象徵意義的人士擔任審查,才會如此重要。</p><br />
<p>景觀被現代主義、後現代主義、當代景觀思維的表徵美化了「善意」與「反映」到了他們的景觀思想與設計中。景觀設計教育學者認為這種轉變,正是工業設計向後工業設計的轉變。這種轉變概括為:產品、教育過程、設計者三個層面在不同年代思維裡的諸多差異(參見下列表格),這些分析觸及設計的新趨向,也涉及許多文化上和觀念上的深刻轉變。</p><br />
<div class=separator style=clear: both; text-align: center;><a href=http://2.bp.blogspot.com/-MvQeKa3-KGU/T4-o9fRxf4I/AAAAAAAABRg/dwwGFyhONbA/s1600/%E7%B0%A1%E5%A0%B11_%E9%A0%81%E9%9D%A2_2.jpg imageanchor=1 style=margin-left: 1em; margin-right: 1em;><img border=0 height=430 src=http://2.bp.blogspot.com/-MvQeKa3-KGU/T4-o9fRxf4I/AAAAAAAABRg/dwwGFyhONbA/s640/%E7%B0%A1%E5%A0%B11_%E9%A0%81%E9%9D%A2_2.jpg width=640 alt=""width="640" height="452" border="0" />

從視覺文化角度來看,現代到後現代的轉變,呈現著功能到審美(裝飾),標準化到個性化、從一元到多元、從技術到人文、從物質性到非物質性的深刻轉變。因此在技術與教授方法的調適,個別的教導與小組教法就更為重要了!口述的課就該減少了。從功能到審美的轉變,並非對功能的放棄,而是超越現代主義設計的單一功能或標準化機能,後現代設計更加強調審美或裝飾的因素。這也表明藉由視覺文化的深刻轉變,呈現現代/後現代設計中,眼睛的視覺快感和體驗不再是一個簡單地服從於功能的次要因素,它應與功能一樣重要。因此,在教學上應有深刻地師生對話與理性交換的歷程。

功能主義表述原則:在景觀設計中仍需呈現理性和邏輯,不隨意!是真誠,呈現當代與功能的簡約。現代主義拒絕為了純粹審美目的的裝飾,認為裝飾是多餘、浪費和無用的。現代主義設計中充滿著機械的、冷峻的、理性的和簡約的形式,缺乏人性的和邏輯的,更是學術界禁慾的想像。

"

結語:創意流行年代裡的匠意再現
如何在現代化與全球化的思潮中,藉由今日語彙的轉換和對美的重新詮釋,賦予傳統美學新的表現與生命是當前重要的課題之一。今天在整個流行文化的帶領下,創意是很重要的!但許多的創意正是許多專業的結合,透過團隊的力量展現其無比的「力量」。每個流行的明星(阿妹…)的背後,有著無數的工作者,純熟地操控各種「工具」,而呈現最美的配合。景觀產業勢必如「流行&文化」的再生產一樣,需要更多有品味的「匠師」設計軟體的呈現,或施工的小技巧與方法!更需要好技術的工人「素養」來完成。景觀系的教學與實驗,如何試圖以意境美學結合科技美學,以簡潔的語彙和形式的轉換融合在環境中,吟唱出一首幽雅的詩。

台灣的美麗島是真實的,卻不是全部的台灣;「旅遊印象」除了美麗的視覺空間外,與其間相關聯呈現的畫面,還有被剝削的社會空間。休閒生活是依階層而分化的,低階層為了經濟生活或知識限制,常是以「鄉土情懷」惟美的、詩歌般的土地記憶。因實際生活的緣故碰觸到勞動的日常狀態,對應著社會領導階層的意識型態,曖昧的自我建構。「地方」一詞對於「文明開化」與治理隱喻。台灣學校教育中對於美學的訓練缺乏對於美學的完整概念,審美意識與認知的不足。對於「美」的鑑賞力在先天不足的情形下,影響到大學景觀設計教育的後續發展。因此,景觀設計教育培養學生對於美的欣賞能力,追求一個「美」的和諧境界,在表現的手法和語彙的運用因文化與環境的差異;講求「意境」,重視「比例與對稱」科學分析。在受到東西方不同美學觀點的影響下,表現出景觀設計搖擺在混雜的觀點與後現代拼貼的意識型態。

最新文章

返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