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全球變遷談景觀教育之趨勢與定向

2012/04/26 建築/景觀 中國文化大學環境設計學院景觀學系系主任 郭瓊瑩

國內第一個大學部景觀系-中國文化大學,今年創立屆三十周年,而全球第一個以Landscape Architecture為名之系-美國哈佛大學也只有110年。相較而言,景觀專業教育之歷史比相關之建築、都市規劃、土木等學門資淺,但也因其發展歷史不長,其與整體世界現代化過程之脈動反而更為貼切。

Olmsted雖被尊稱為景觀建築之父(或可謂美國景觀建築專業之開創者),而他個人之訓練卻是由土木領域轉化而來的,那個年代也正面對都市環境變遷、河川汙染、環境品質劣化、都市開放空間綠地不足、美國波士頓查理士河之洪氾、汙染整治與環境美質優化之推進歷程中,正好敦促了哈佛大學「景觀建築」系成立,也為景觀建築專業教育在快速變遷多元專業價值之浪潮中,找到了一個定位之方向與價值標準。Olmsted之思惟並未侷限於傳統土木工程之框架,他拓展為對總體環境品質關懷,對生態系統健全之著力,以及對「軟體」公共基礎設施建設之提昇。

</tr><br />
<tr><br />
<td class=tr-caption style=text-align: center;>美國(或近代)景觀建築之父Olmsted,Frederick Law(<a href=http://nicksherman.com/design/olmsted.html target=_blank>圖片來源</a>)</td><br />
</tr><br />
</tbody><br />
</table><br />
<p>那個年代之信念與技術養成(Technical Discipline)也區隔了日後景觀建築發展及科學為基底,但必須更以大尺度生態環境品質與人文歷史脈絡為規劃設計指引之技術倫理,並再融入兼蓄藝術美學養份之多元價值呈現。綠地系統、水與綠之串連、人與車之區隔,還有大尺度都會區開放空間系統之配置、優化與鏈結,雖未有今日「生態網絡」之詞,但在實體上已將上述最先進之棲地保育、景觀生態結構健全等觀念早早已奠基。</p><br />
<p>都市公園之興起更是在專業發展歷史上與近代民主自由進程上發展最具體之見證與成就,景觀專業者若無法作好一個兼具多元價值之公園規劃設計,則實有愧於前人在此專業為吾人所開拓之視窗。儘管「庭園」、「花園」或「宮庭園林」……等,就世界發展歷程而言已有數千年之歷史,然而真正引入科學生態知識、公共使用價值、以及兼顧點線面串連之空間系統規劃效益者,仍僅有百年多之歷史。換言之,景觀專業之發展仍偏向美國價值觀,並不侷限於私人享受遊憩休閒之特定價值,而特別的是Olmsted在其專業發展歷程中正好遇上更大的一個世界性運動,即美國所引領之「國家公園」之設立新風潮。19世紀末,那些對未開發西部荒野美景之珍惜寶貝之心,雖並未建構在今日如此嚴謹之IUCN之範疇分類上,但當時對「美麗風景」保全之廣義價值觀之倡議,卻已埋下了今日生態系統、生物多樣性保全以及景觀多樣性保全先見之明的基礎了。</p><br />
<table align=center cellpadding=0 cellspacing=0 class=tr-caption-container style=margin-left: auto; margin-right: auto; text-align: center;><br />
<tbody><br />
<tr><br />
<td style=text-align: center;><a href=http://3.bp.blogspot.com/-MlfHfleBKPc/T5jL7b8pH4I/AAAAAAAABYk/IKmsBe6qPp4/s1600/%25E5%259C%2596%25E7%2589%25872_5.jpg imageanchor=1 style=margin-left: auto; margin-right: auto;><img border=0 height=640 src=http://3.bp.blogspot.com/-MlfHfleBKPc/T5jL7b8pH4I/AAAAAAAABYk/IKmsBe6qPp4/s640/%25E5%259C%2596%25E7%2589%25872_5.jpg width=480 alt=""width="265" height="320" border="0" />
十九世紀末之國家公園設立先鋒係由John Muir與Olmsted等共同推動(郭瓊瑩攝)

 

</tr><br />
<tr><br />
<td class=tr-caption style=text-align: center;>紐約中央公園規劃奠立了「公園」之民主性格以及人車分道系統之人本價值觀(郭瓊瑩攝)</td><br />
</tr><br />
</tbody><br />
</table><br />
<p>以黃石公園為首之自然景觀保全,奠立了今日景觀專業者執業範疇比傳統建築、土木等專業更寬廣之無限視野。因為國家公園即為一個涵容多元生態系統價值之「活」的景觀,自森林、河川、溪流、野生動植物、氣象、水文、地理人文歷史……等無所不包。Olmsted也曾是美國早期幾座國家公園踏勘規劃之先驅者,他與John Muir是同一世代自不同觀點貢獻於環境景觀生態保全之啟蒙者。而歷經經濟蕭條時期,美國在50年代又推動了都市公園、都會公園建設運動,這也是為何今日社會大眾認為Park Planning and Design是景觀專業者責任所在之因。戰後經濟蕭條時期,美國政府運用大批之退伍軍人力量,擴大內需廣闢州立公園及大尺度跨縣市之都會公園,用極簡經濟手法處理硬體設施建設,也引入了聯勤工兵署在治水、理水與導入親水之專業技術成長。上述歷程說明了「公園」所扮演之角色,在生態環境、社會正義以及就業正義上之微妙角色,而第一波之州立公園、都會公園建設,以不奢華及快速有效為前提,也是今日常民生活休閒綠地以及區域性水與綠保全鏈結之重要基盤。</p><br />
<p>聯勤工兵署在大尺度公園綠地開放空間之著力,也提升了「景觀工程」之重要性與關鍵性,好的景觀建設若只有表面之綠美化與設施裝置是無法永續經營的。是以,以「景觀工程」知識為基底再建構發展成優質環境美學之實踐,亦成為今日是否可通過專業認證之重要門檻。集水區治理、區域排水、基地逕流管理,還有對基地與區外環境系統之連結要求,在60年代Ian McHarg倡議生態規劃、疊圖分析嚴謹作業「程序」中,證明以土地科學為本是專業者必須遵循之專業倫理,也是今日GIS技術研發之搖籃,更是帶動「環境影響評估」法令及實際執行監督之重要引子。</p><br />
<table align=center cellpadding=0 cellspacing=0 class=tr-caption-container style=margin-left: auto; margin-right: auto; text-align: center;><br />
<tbody><br />
<tr><br />
<td style=text-align: center;><a href=http://2.bp.blogspot.com/-OCT5X0K4z9E/T5jgywWm_eI/AAAAAAAABZA/tqp_GO45v94/s1600/%25E5%259C%2596%25E7%2589%25874.gif imageanchor=1 style=margin-left: auto; margin-right: auto;><img border=0 height=320 src=http://2.bp.blogspot.com/-OCT5X0K4z9E/T5jgywWm_eI/AAAAAAAABZA/tqp_GO45v94/s320/%25E5%259C%2596%25E7%2589%25874.gif width=245 alt=""width="480" height="640" border="0" />
Ian McHarg係開創生態規劃設計為
「景觀專業倫理」之先驅(圖片來源)

「景觀專業」之社會地位與環境責任在McHarg興起之60、70年代期間,可說是對生態倫理推展最徹底的一種內化要求。而當能源危機過後,整體社會富庶以及多元專長專業者有更多機會交流互動後,再加以空間資訊電腦軟硬體發展,景觀專業又啟動了另一向度對社會秩序、對多元美學企求之飢渴。是以景觀與人類生態學、環境行為學結合,有社會主義價值觀引入之都市空間解構設計(如NY之廣場設計反映了社會學理論),有結合環境藝術美學之環境設計與生態藝術,更有標榜反傳統制式化空間結構安排之前衛景觀藝術設計,以及今日你我都熟稔之參與式設計。

</tr><br />
<tr><br />
<td class=tr-caption style=text-align: center;>景觀專業教育者也應有實務執業經驗與能力,教育部對設計領域之政策不明不清扼殺了教育專業<br /><br />
成長也弱化了學生參與實質環境設計之行動(筆者和郭中端老師共同參與規劃設計的新竹頭前溪人工濕地)</td><br />
</tr><br />
</tbody><br />
</table><br />
<p></p><br />
<table align=center cellpadding=0 cellspacing=0 class=tr-caption-container style=margin-left: auto; margin-right: auto; text-align: center;><br />
<tbody><br />
<tr><br />
<td style=text-align: center;><a href=http://4.bp.blogspot.com/-3yFvVO5-uwk/T5jitHD4_jI/AAAAAAAABZI/KkyrFLoJBiU/s1600/%E5%9C%96%E7%89%875.jpg imageanchor=1 style=margin-left: auto; margin-right: auto;><img border=0 height=420 src=http://4.bp.blogspot.com/-3yFvVO5-uwk/T5jitHD4_jI/AAAAAAAABZI/KkyrFLoJBiU/s640/%E5%9C%96%E7%89%875.jpg width=640 alt=""width="640" height="480" border="0" />
河川生態工法之推動啟動了「生態工程」與景觀環境結合之跨域整合(郭瓊瑩攝)

 

</tr><br />
<tr><br />
<td class=tr-caption style=text-align: center;>田野教學是景觀專業教育之核心,認識環境、體驗生態必須師生共同(郭瓊瑩攝)</td><br />
</tr><br />
</tbody><br />
</table><br />
<p>80年代校園、社區、住宅、工業空間再利用,以及對於文化資產之保全與活化再利用等,亦逐漸轉型為多元多層次之空間設計與營造。而當解構創意與生活再銜接時,90年代之景觀專業發展走上另一波之革命,一方面因數位化之進展,景觀設計不再只以2D方式呈現,3D、4D之多元表達方式變得機動可行了。在表現法與創意上有了與過去迥然不同之呈現方式,切割的畫面、斷裂的系統、跳躍抽取式之生態結構詮釋,因為電腦軟體之發展,讓景觀可以跳脫時空與所謂的生態系統。只是這20年來,在生態設計、生態系統保全與復育上,並未因電腦輔助設計之突飛猛進而讓專業者對生態環境之優化有更跳躍式之成長與實質回饋。簡言之,這個快速蛻變的時代,人與環境之溝通多了浩瀚尺度之虛擬自由度,但卻也限縮了人與環境實質面對面體驗,融入與深度互動之機會,這在專業界與學校教育之成果上均可探出訊息。數位教學e化工具開拓了專業界與常民溝通之寬廣管道,選菜式之點餐組合設計方式,造就了學生速成之表象成果,但卻也又再次侷限了設計者願意再如前輩般辛勤地上山下海作田野調查與長時間觀察描繪、紀錄之苦功。</p><br />
<div class=separator style=clear: both; text-align: center;><a href=http://4.bp.blogspot.com/-1TLHLXOjsic/T5jjFdvX9HI/AAAAAAAABZY/mPMDolZ9WmU/s1600/%E5%9C%96%E7%89%878.jpg imageanchor=1><img border=0 height=225 src=http://4.bp.blogspot.com/-1TLHLXOjsic/T5jjFdvX9HI/AAAAAAAABZY/mPMDolZ9WmU/s400/%E5%9C%96%E7%89%878.jpg width=400 alt=""width="640" height="360" border="0" />

</tr><br />
<tr><br />
<td class=tr-caption style=text-align: center;>師生對設計之互動辯證有助於全方位思惟之擾動,<br /><br />
而跨領域評論(評圖)也是必要的師生共同參與(郭瓊瑩攝)</td><br />
</tr><br />
</tbody><br />
</table><br />
<p>當智慧型手機取代傳統單眼相機;當iPad、Painter取代手繪素描;當Google可以任意下載圖資取代了現勘體驗與長期駐地研究;當影音轉化重現可以如此隨意地組合,取代了過去上山下海任恣風吹雨打等候自然變遷紀錄……則這一切又顛覆了專業養成之步伐(Discipline)。快速拼貼更高速於快速設計,快速搜尋下載高效於逐一在圖書館與現地訪談探礦(Data Mining)之冗長,數學模式亮眼的圖表吸引了對解決問題速成之不耐煩……這些現象只是呈現了一百年來景觀專業變遷之實鏡與面臨可能另一波變革之關鍵情境。</p><br />
<table align=center cellpadding=0 cellspacing=0 class=tr-caption-container style=margin-left: auto; margin-right: auto; text-align: center;><br />
<tbody><br />
<tr><br />
<td style=text-align: center;><a href=http://4.bp.blogspot.com/-6crpdjm60ss/T5jjorlJ-eI/AAAAAAAABZo/GMEjeJWZaZU/s1600/%E5%9C%96%E7%89%8711.jpg imageanchor=1 style=margin-left: auto; margin-right: auto;><img border=0 height=466 src=http://4.bp.blogspot.com/-6crpdjm60ss/T5jjorlJ-eI/AAAAAAAABZo/GMEjeJWZaZU/s640/%E5%9C%96%E7%89%8711.jpg width=640 alt=""width="400" height="225" border="0" />
近十年風行的電腦輔助規劃設計之表達法突破了傳統空間傳達之限制,卻也突顯了學生對
真實地形地貌複雜生態系統簡化、符號化之切片般之隱憂(中國文化大學景觀學系李政儒作品)

加以全球教育體制之趨同化標準,包括所為專業評鑑制度設計與應用之感染,我們不再有耐心問創意如何來?一般無形的檢核趨動力,強制著學校教育用量化指標、用數字、用圖表來表達空間創意教育之一切。設計論述只留下設計技巧之表皮,設計教育更難以有時間有步驟地在理論與實務間蘊釀發酵,師徒制更顯難以持續,在效能評估機制下,「設計教學」之質感與厚度,無從評量學習者自無知到開竅那段苦澀期之成長歷程。當這一切教與學之多向度互動關係必須逐一用量表記載,被迫打斷延續性之互動回應時,被切片的理念與論述之形塑過程,則更顯愚笨與無效能。如此下來,學生可能對活生生的圖紙無感、對筆觸無感、對實質環境中之植物不認識,卻能很快點選到植栽表中之植物名錄,如是熟絡卻不真正認識之學習模式更普遍存在於各校中。

而面對今日快速變遷之環境,氣候變遷、極端氣候異常、社會結構快速解構,更面對沒有唯一「教科書」或唯一「設計規範與準則」之選項時,這發展了一百多年之專業又要面對與另一波專業之整合或是整併或是再融合之挑戰。跨領域學習互動交流已是勢不可擋,如大海般之大量資訊更常淹埋了原本極為單純之專業理論與價值論述。

變與不變已非吾人可一廂情願地作是非題或選擇題回應。多元價值複選、深度論述,及如何解構後再建構新的論述架構,以運用最先端科技與學術界進行另一場專業教育革命,似乎已啟動了。

學什麼,做什麼。
如何學,如何教。
如何檢核?如何認證?

如何跨域跨校甚而跨國進行對話合作,是必然之趨勢。而學術界之「傳道者」尤須要自我要求拓展更寬之專業學術光譜,在既有之個人專業基礎上再自我學習,互相交流提升,對人文與藝術之涵養,對生態科學與知識如何與實務工程更智慧之接軌與實踐,已很嚴酷地考驗著教育者。當「Google」可以是「老師」之代名詞時,人類如何突破挑戰這資訊時代之巨輪,並仍能有智慧地不斷探索未來,它不再只是個別學校、個別科系之挑戰,它挑戰的是吾人對環境之責任貢獻度,是吾人對教育內涵與深度之整合能量。同樣地也挑戰著對「設計者」社會地位與社會責任的更深層之自我期許。

而最後,吾人更要問,面對全球化景觀專業的第二個100年,面對國內景觀專業的第二個30年,我們是否仍只將學生當「產品」,而這沒有一個一模一樣的「產品」之製程、材料以及火候調煉之控制,難道只是單一標準與單一配方嗎?除了「產品」外,而這個「產品」之屬性、特質、適性,以及其與更寬廣產業鏈之界面結合,又該是什麼樣之機制來媒合?專業者是否唯「設計」是崇?對社群、對土地正義、對環境變遷、對相關領域專業之整合認識學習,又該賦予何種評量之光譜?景觀專業不同於建築或其它設計專業,它絕對比它們更需要團隊整合與多元知識智慧之相輔相成。它又因專業之特質影響,設計者很少會是社會之焦點或亮點。而該如何承受這樣的寂寞?如何有成人之美之胸襟與格局?在此全球變遷之洪河下,似乎仍應再靜靜地回歸景觀專業者之普世核心價值來追求內心人與地之和平價值:

" P E A C E “
要有工作熱忱  Passion
要有生態知識  Ecology
要有美學素養  Aesthetic
要有創新創意  Creativity
更要有專業倫理 Ethics

或許這無法回答自己所定的題目,但這或許是一條可思考可辯証的引路!

最新文章

返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