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胡佑宗-台式品牌與設計服務,二十年磨一劍

2015/03/24 黑秀人物 黑秀網

 台灣在近十年來,探討生活風格與文化的產品設計逐漸浮出檯面,設計師們無不追尋、型塑所謂的「台灣風格」。2007年,在台北由民間發起了第一屆台灣設計師週。在南部,由台南唐草設計所發起的「點心邀請展」也不約而同地集起響應。 

 

「 點‧心設計邀請展」的發起人胡佑宗老師,於今年邁入五十知天命的年紀,從他的設計歷程正巧可以看出台灣設計業的演變。連續八年的策展與工藝交流的工作,不單是胡老師個人,只要有參與其中的設計人都可以感受到。探討「什麼是台灣設計」的論述已經呈現白熱化,設計師們對此的共識與認同感已經形成一股力量,接下來要面對的,就是台灣設計走進日常,面臨市場化的考驗了。

 

胡老師說:「很多人都以為我在做『文創』,其實,無論是策展或是輔導、媒合工藝與設計,我所談的都是『設計服務』」

 

 

 
ndd作品/陶作坊-太湖遊
 

為自己拓展視野,做設計不孤獨

胡佑宗畢業於成功大學工業設計系,當初年輕時,滿懷熱情地進入3C產業工作,卻發現在學校所學-設計需要和社會連結、貢獻於社會,這樣的理念在當時以代工、餵食消費者為導向的企業,根本不可能實現。

 
離職後他回到家鄉高雄,80年代末期,當時科學工藝博物館正在籌備,胡佑宗認為教育部主導的建設應該是利益眾生,因此進駐博館服務兩年,從事展覽籌備等工作。
 
由於當時台灣沒有策展人才,因此博館會請國外設計師來策展,胡佑宗藉由工作往返美國,看見策展團隊如何操作,發現他們很重視內容,當時他就想:可以讓我做的環境一定存在,只是當時在台灣還看不到。」因此他決定去德國留學。
 
五年的留學生活,胡佑宗形容,他過去在台灣困擾的問題,例如設計與商業的價值,德國人在這部分早就有論述和流派,頓時他覺得自己不孤獨,也認為自己所學,應該要回台灣印證。回國後,胡佑宗銜接起先前的設計實務工作,在朋友開的公司上班了兩三年,發現許多新的設計無法實現,於是他選擇離職創業。
 
現實生活中有太多的理想無法一步到位,胡佑宗很明白這一點。面對一些難以突破、令人不耐煩的的現狀、與朦朧不明朗的理想,胡佑宗認為,任何夢想要找到方法做,可以慢慢做,他不期待夢想可以一下子完成,也不拿這個給自己壓力。
 

從他的歷程中看見,他不讓自己活在那種被創造的環境、可預見的未來,而是一步步,順著自己的個性,把生命中看似不相關的經歷串聯起來。

 

 
ndd作品/ITRI金屬RP蘭花紙鎮
 
 
做品牌──非憧憬,情勢所逼
 
設計產業與社會脈動、國家經濟和產業走向息息相關。在2000年胡佑宗創業,當時的他想做自己開發的設計商品,總是興致勃勃地想說服客戶合作,試了半年後覺得實在太困難,於是還是回頭做設計服務。大約在2005年,當時台灣產業大量外移,唐草設計的公司成長處於停頓狀態,胡佑宗形容:「當時到處跑業務,但是設計、業績都沒有成長,又回到以前待在老東家那種不滿的感覺,我自問,難道設計就是做這些嗎?心裡會想,我們做這些東西端得上世界舞台嗎?」
 
產業大量外移,中國市場是不得不去了。胡佑宗創業時,與大學同學陳希聖(肆意設計負責人)聯盟合組ndd (new design dimension),兩人進去中國市場做摩托羅拉的手機,做了四、五年,感受到產業的變動,於是也試著進入其他產業,但摸不著門道(塞紅包、走後門的事情也做不來)。胡佑宗說:「在大陸我們試著想跟大品牌合作,不過這些大品牌擺明的說,要貴的,他們都有跟國際頂尖的設計公司合作經驗,要便宜的,大陸也有一堆,台灣的設計公司可以做什麼?」
 
如果說創業初期,胡佑宗想說服台灣業主做品牌像是對牛彈琴,不成的話不足以造成危機。那麼去大陸闖蕩的那四五年,中國業主所給的現實,更讓唐草設計潛在的問題直接攤在陽光下,甚至可以說,這就是台灣產業面臨危機的縮影!
 

暫停開發大陸市場後,即使唐草設計的營運正常,但是胡佑宗當時仍覺得不足,也找不到方法突破,覺得很悶。他認為去大陸還是沒錯,但還是一定要做品牌,不能只看國外的資訊來做品牌,他說:「我們一定要有自己練兵的方式。」

 

 
ndd作品/ITRI-Meteor Shower
 
 
機會來臨,卻發現還沒準備好
 
2005年左右,在同一時期,有個台灣的OEM/ODM的家飾產品廠商想要轉型做東方生活文化的品牌,找唐草設計合作,照理來說,這是胡佑宗夢寐以求的機會,但跟客戶合作三個案子以後,他卻主動喊停。胡佑宗說:「做了以後我才發現我不理解東方文化,形式上可以理解,但是覺得尺度很難拿捏,如果你只是借用過去的東西來做,那就很像街上雜亂的招牌,不足以支撐品牌內涵。當時我找不到屬於現代東方生活的精神,還一直跟業主說要建立台灣的品牌,我發現台灣設計師要談這一塊,根本還沒準備好。」胡佑宗認為,台灣遲早要走向品牌化,這個機會將會來,但設計師自己要先有準備
 
 
「 點‧心設計邀請展」,為設計服務的瓶頸注入活水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在設計生涯遇到難以突破的瓶頸時,胡佑宗想起了德國的設計發展歷程-德國在80年代時透過做概念設計去思考設計的價值,做出來的產品都沒有變成主流產品,但卻啟發之後的設計。於是他思考,可不可以用展覽的方式來產出更多對話?靈光一閃後,胡佑宗開始一個一個打電話,請當主管的朋友推薦兩位設計師,全台灣找了四十位,在2006年,舉辦第一屆的「點・心設計邀請展」,翌年,這四十位設計師應邀參加第一屆的台灣設計師週。
 
「回想起來,當時台灣的工業設計師不約而同地開始做策展,雖然對策展還是懵懂。我想可能是設計在台灣已經被逼到臨界點。當時只有我找了四十多位參展,很多人很訝異,會問:『設計師不都很難搞嗎?』但是我和他們往來的過程絲毫沒這種感覺,大家都很投入,甚至自己花了很多錢。我這邊負責後續,包含拍照、出專刊、為展品投保等,不知不覺就做起了策展」
 
胡佑宗描述:「透過策展,發生了許多沒想像過的事,像是大家開始交流,以前根本不交流。整個台灣,好像有個潛藏的能量,在這七八年間爆發,現在自創品牌已經是主流價值,這在過去難以想像!
 

「『點‧心設計邀請展』在2014邁入第八年,期間我們發現如果只是給大家題目,大家沒有根,較無著力之處,於是在第四年時,決定以台南為根基,做一些台南文化脈絡的整理,跟在地文化建立起聯繫。所以很多人以為我在做文創、做策展,其實不是。做這些事情讓我思考,當我們在做產品開發時,到底有什麼文化讓我們走出自己的美學與內涵,這是我最關切的事情。」

 

 
2013年台灣設計師週「點心邀請展」現場
 
 
不談文創,只談創新設計服務
 
胡佑宗連續六年擔任工藝所的評審、從事傳統工藝產業輔導,他認為工藝是台灣的資產,如果台灣設計要走出自己的特色,既有的工法、曾經存在的美學表現方式都是可以再咀嚼的部份。不過時至今日,手工藝用品要能存活,還是得商場販售,方能從消費端直接地得到回饋。
 

去年唐草設計開始和「林百貨」合作,推出「唐草選品」。胡佑宗表示,同樣是賣「文化創意」,林百貨必須和誠品有所區別,用來呈現與眾不同、台灣原汁原味的東西。「唐草選品」特意與藍染、天然染、藺草編織工坊的工藝生活用品;這幾家工坊目前都還找不到在商業社會中生存的模式,但是文化內涵和價值都夠。

 

 
林百貨-唐草選品

 
胡佑宗回憶道:「當時我跟林百貨說:『我無法跟你保證銷售,但這些東西會讓你跟其他商場不同。』」
 
唐草設計以「唐草選品」和「點心select」(八年來展品中挑出可量產的作品)持續在商場進行試驗。無論是跟工藝界的合作或台灣的原創設計,胡佑宗認為,要有自己的品牌和推出商品。不談「文創」,他談的是年輕時原本要做的設計服務。但是因為台灣缺乏新內容,因此必須準備。他表示:「回頭咀嚼這八年來策展作品,其實裡面有很多好的題目。這些年我覺得也統整得差不多,我還是要回頭統整我的公司,把這些基因灌注到我的公司工作流程,將設計服務,以品牌思維去做,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林百貨-唐草選品

 

 
林百貨-點心select

 

除了懷舊,台灣設計還有更多可能性

 
因為媒體傳播,懷舊成為流行,這時我們不禁要問:舊時代的產物的內涵究竟是「雋永」還是一種「消費的選擇」?如果所謂台灣元素的設計傾向於後者,那肯定無法長久。 
 
胡佑宗說:「設計師絕對不能只利用一些大家懷舊的感情,如果只用這些,那不能進入生活,沒有人一天到晚沉浸在懷舊的氛圍中,它不可能是生活的主調。但是做設計一定要朝向主調,才能真正印證生活的脈絡。所以接下來我們要做的商品不只是要能感動人,還要做到可以跟使用者相伴一生,我認為這個層次又不同,一個物件可以讓你用十年、二十年,讓人有珍惜的心,要做到這個更困難,也是台灣設計師所面臨的問題。」
 
設計師們這些年在探討,什麼是台灣設計?胡佑宗提供一個很實際的表述,他說:「台灣原創就是把生活中好的氛圍保存,可以符合新的生活習慣,過去好的東西自然會保留下來,但現代人還是要有自己新的生活內容。如果台灣原創用品能和你居住或工作的地方結合,你不會只買舶來品,生活空間中不會都充斥著外國貨。可能你看到一盞燈,覺得土土的很有台灣味,會覺得適合擺在你家。等到台灣原創的商品品質更好,這些東西可能會占你家的大部分,那個時候台灣的風格才有可能出現。我覺得純粹靠意識型態或某些使命的東西是假的,必須真實地建立在人的需求上,無論是美感或使用需求。」

 
「點心邀請展」於台南文創plus
 

百家爭鳴後──台灣設計下一個階段該怎麼走?

胡佑宗認為,下一個階段要有不一樣的做法,設計師要證明:我們的產品可以跟生活連結、我們的價值可以傳撥出去,即使是不是我們文化領域的人也能從產品中體會我們的文化內涵。要能夠做到這樣,現階段我們的做法需要改變。

 
「設計師仍然要丟出一個個選擇,看看它會不會被留住。設計師大多夢想創造經典,經典就是經過不斷的修正,我們不可能做每件設計都成為經典,但是如果用這樣的想法去做,我覺得一定會產出一兩件東西,會跟人的需求更為切合。」
 
至於消費大眾,能為台灣設計盡什麼心力呢?胡佑宗說:「很多人質疑我們有多少東西可以在商場上賣,但點心展最早舉辦的目的,希望大家透過生活設計,開始珍惜自己曾擁有環境。我認為大眾要給台灣設計師正常的評價,不要覺得台灣的東西都是Low的,或覺得好東西都來自國外。至少給我們一個公平發聲的階段。雖然台灣的設計不見得可以站在世界的舞台上,但是在我心目中,它是很有份量的。如果我們心裡沒這種想法,台灣不可能走出自己的一條路。
 

台灣的設計還有很多路要走,接下來要做的是讓傳達準確,市場成功,這條路才能源源不斷的往下走。」

 

 
2014年「點心_見本」邀請展

唐草設計Facebook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

返回前一頁
有廣告刊登需求請與我們聯絡:service@heyshow.com 或來電洽詢:(02) 27587258
Copyright © 2000-2015 HeySho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文字圖片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敬請尊重本站所有智慧財產權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