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向「人」看!台灣的設計開拓格局才有希望

2015/06/22 黑秀人物 黑秀網編輯 - 鄭伊妏
當年,大家還不知道什麼是使用者經驗(UX / User Experience)時,許瓊文已在此專業領域深耕,並於2006年進入微軟公司,擔任微軟互動多媒體技術經理,向台灣企業、設計公司和學校推廣最新互動媒體技術和使用者經驗,將台灣設計產業向前推往另一個階段,並一手催生於台、日掀起一股萌同人旋風的藍澤光,創造出微軟公司史上最長壽的活動人物。

現任:台灣微軟使用經驗設計經理 ( 原:互動多媒體技術經理 )

學歷:英國倫敦藝術大學 互動多媒體藝術碩士
主要研究領域:人機介面設計, 使用經驗設計 , 設計管理, 設計思考
主要設計專長:互動多媒體設計, 網站設計, 行動應用設計, 互動裝置設計, 遊戲設計
 
曾任:英國國家廣播公司 (BBC) 互動設計師,互動研究員
   衛肯設計 創意總監
   航欣科技 多媒體部門經理 
   元元國際 多媒體設計部經理
           次方科技3D遊戲工程師
           網紀時代 多媒體設計部門副理
           昱泉國際 遊戲製作人
           啟奕資訊 多媒體程式設計師
 



畢業於倫敦藝術大學的許瓊文,原在台灣媒體設計公司工作九年後,才赴英國深造。在台灣工作期間,她經歷了台灣多媒產展業的熱潮以及網路泡沫化,從多媒體互動光碟設計、互動網站製作、遊戲企劃與製作人到互動展場設計…等。豐富的工作經歷,讓她接觸到不同的工作內容,除了精進技術奠定紮實的設計技能外,也藉此體驗台灣設計界的各種樣貌。


因為多年工作經驗的累積,讓她有機會領軍帶領設計師執行許多設計專案,許瓊文表示在這段工作期間,擔任主管職的經驗反而大過設計執行的經驗。她發現做設計麻痺時就好像拿到老師交代的功課,規格、題目是甚麼?然後開始執行、填滿,完成後交出去。許瓊文發現這樣一成不變的工作模式,在多年後慢慢消耗她對設計的熱忱,讓她驚覺「天哪!我為什麼做設計?」當時已經30歲的她,開始思考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最後選擇離開當時的工作崗位,決定轉換產業環境來沉澱和思考接下來的路,因此到汽車傳統產業擔任多媒體部門主管,她表示,這是去英國前最後一份有趣的工作。在公司,她瞭解到傳統產業對設計領域的不瞭解,她舉例,像是多媒體會議室音箱壞掉、power point簡報要動畫、聲音等,老闆都認為是多媒體部門的工作範疇,同時她也表示,也因為他們的不理解,所以老闆相對給予較多在專業上的尊重,在設計上授權予很大的決定權,她提到,因為公司有時需參加美國的國際年度展覽,因此在此工作獲得最難得的經驗是互動展場設計,也讓許瓊文接觸到新的互動設計領域,最重要的是在這段時間,讓她思考到接下來設計這條路要怎麼走。最後她決定出國深造,她提到,「設計」這門學識很多都是從國外傳進台灣,所以她想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他們是怎麼做設計的,因此決定出國尋找「我為什麼做設計」的答案。

 
離開小島走一遭,更確定「設計」是什麼!
決定出國深造後,許瓊文幸運的進入倫敦藝術大學互動多媒體研究所,更深入研究互動相關設計、體驗設計以及裝置藝術。因為學校希望每個學生踏出學校時就是一位有用的設計師,因此學校非常嚴格,對學生的要求很高。所以在國外求學的那段時光,也讓許瓊文深覺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這麼拼命的念書,並在最短的時間裡獲得最多的知識和技能。


倫敦藝術大學互動多媒體學校門口
 

許瓊文坦言,那段時間是她看最多書籍的時候,也表示那段求學時光其實很辛苦,讓她對國外求學的想像徹底幻滅,許瓊文笑說:「完全跟在外國影集裡看到的大學生活不一樣,沒有多采多姿的生活,反而像地獄,明明念的是研究所,但每天卻跟行軍一樣!」每天早上準時進教室上課到晚上,接著還有小組討論或製作自己的作品。因此在當時,時間分配和有效的利用就變成非常重要的事。

而在英國讀書的這段時間,除了讓她獲得更專業、深入的設計學識外,也讓她瞭解到國外與台灣在設計上的差異,並得到她所追求的「我為什麼做設計」的答案,而在課堂、老師、甚至是同學間所學到的經驗都讓她覺得難得可貴!。

許瓊文舉出以和同學分組作業為例,他們對設計態度讓她學到一課,在執行任何設計之前,亞洲學生大部分人是先排時間表,講重點、急著將分配到的工作執行完成。但對歐洲、美國人而言,這些都不是重點,而是要先調查、找受訪者、觀察如何操作,這不一樣的地方讓許瓊文倍感有趣,發現原來歐洲學生在做設計前,不急著動手,而是會先思考、研究,並且會花一半的時間做調查、觀察,那麼後半段的過程便可以進行的快而順利。


倫敦藝術大學互動多媒體教室
 

隨著這樣的設計執行模式,許瓊文表示,這將讓你瞭解為什麼要做設計,因而做出較正確的設計,當設計是正確時,就可以得到正面的回饋,相對的成就感因此而生。她接著說,這樣在做設計時才會有正向的循環,領悟到這點後,許瓊文直言自己真來對了!不但得到自己在台灣一直感到疑惑的答案,也看到外國人是怎麼玩、怎麼說設計。

回顧自己在英國讀書如行軍般的辛苦日子,許瓊文坦言,雖然非常累,但她覺得這樣很好,能在有限的時間與資源下去努力獲得最多的成果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勇於挑戰新事物,一成不變OUT!
在英國學成歸國後已過了九年,許瓊文表示,當確定自己是為什麼做設計後,很妙的是回台灣的這九年時間,對設計的熱忱再也沒有減少,因為她知道要做什麼設計,並知道要怎麼做設計可以讓他變的有意義。

在工作上,許瓊文坦言自己不喜歡一成不變,喜歡接受新的事物和挑戰,所以在不同的設計領域裡做新的設計嘗試,對她而言充滿了挑戰與新意。許瓊文認為,設計師對於自己做的東西和工作要有一定的熱忱。若是不愛,那就只是份工作,在磨耗你的技能以及年輕歲月。所以要做自己喜歡的東西,自然而然就會覺得對自己而言是有價值的。

回台灣後,許瓊文先在一間設計公司擔任創意總監。得知當時微軟公司在徵求使用者經驗職缺,她覺得這很少見,因為當時台灣設計公司還很少專職於使用者經驗的職務。她表示,老實說一般印象微軟公司與設計沒有太大的關聯性,但好奇微軟公司為什麼需要這樣的人才、微軟會怎麼做?加上許瓊文本身期許自己所學能學以致用,因此決定去看看。

而在面試的過程中,許瓊文表示,當時的想法真不想進入這間公司,因為在當時面試給她一個很深的當頭棒喝。工作經歷上,她有豐富的經歷和執行過許多優秀專案,但卻在面試中被問:「你做了哪些事情幫公司賺錢?」通常設計師當下內心的反應是 :  “就幫公司做設計跟完成專案啊!你到底懂不懂設計” 許瓊文亦是如此,但對他們而言不是你幫公司做過多少案子,而是案子之後的效益、價值是什麼?當公司遇到瓶頸時,你又做了甚麼事情幫助公司。讓她意識到:「不是設計產業的公司,他們怎麼看待設計師的價值?」這點讓許瓊文感到訝異,才知道原來一間大企業是這樣看待一位設計師的貢獻值,也讓她開始學習並欣賞用這樣的角度,來思考設計師應該如何幫公司賺錢。除此外,同時她也堅信在這塊土地上,若想對設計做出一些貢獻或有影響力的事情時,就必須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這樣才可以看的高看得遠。加上當時UX知識在台灣其實很貧乏、很少人談,所以當時微軟在全球推廣UX時,她想或許這是一個好的機會與時間。這些種種的巧妙緣分讓許瓊文進入微軟。

進入微軟後,許瓊文其中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設計教育,宣傳微軟軟體商品的設計相關知識給廠商、開發設計者、公司同事以及到學校推廣。因為喜歡不同的挑戰,讓許瓊文原本因個人因素只預計待一年,一晃眼至今在微軟已度過8年的光陰。許瓊文表示,每當公司在我想離開的時候,剛好就會推出一個新的任務與目標讓她挑戰與嘗試。所以她都打著「試試看自己能夠做到甚麼程度與成果?」的好奇心態來迎接微軟給她的每一次挑戰。

雖然許瓊文是以設計師身份進入微軟,但微軟在第一年便坦白對她說,請你來不是做設計,而是要做市場行銷。許瓊文坦言當時有點困惑,但是也因此學習了許多微軟在數位市場行銷方面的經驗,這樣的體驗是設計師很難得的工作經驗,許瓊文坦言,現在的她可以有更寬容的心與同理心來面對資方。

對於事事講求效率的公司、邏輯很強的同事,感性的設計師如她,雖讓她花一些時間調整適應,但也覺得有趣。她表示,在微軟這段時間,學習到跟自己不同的人溝通,就必須採用別人能理解的溝通方式與語言,來跨過彼此的溝通障礙避免認知上的差異。而面對公司的檢核,是許瓊文當時適應很久且感到最困難的事情,因為大部分設計人不太習慣被檢核,但微軟擅長製訂很多遊戲規則來檢核員工的工作價值,例如:設定每個月目標、季目標、年目標等等,不論用什麼方式必須達到該目標,事前訂立計劃並在事後做檢討報告,這樣的西方管理制度,也是她進入微軟後學到的難得經驗。 

 

讓設計師回歸設計、程式人員專心寫程式,「人」還是一切的根本!

在設計人與程式人溝通合作的所存在的問題,微軟也注意到了,為讓這二個領域的專業人在合作上能更和平共處,微軟開發了軟體Expression Studio,幫助設計人與程式人員可以順利的合作,讓設計師回歸設計、程式人員可以專心寫程式,這是全世界最大的軟體公司能在軟體工程上實現的UX。


舉辦UX workshop
 

可惜的是,Expression Studio在推廣上雖然沒有如微軟在市場預期的順利。但微軟開發這套軟體的浪漫初衷是值得嘉許。許瓊文表示,當時在台灣推廣的時候,很感謝北士設計公司一起和微軟合作,嘗試使用Expression Studio軟體與開發商共同完成專案。而在合作的過程中,他們也發現一個有趣現象,設計師與程式設計師在Expression Studio軟體工具裡,各自仍會執著於某些地方。她接著說,因此才發現溝通還是建立在「人」上面。工具能做到的有限,最終還是無法代替人,但Expression Studio對於整個專案製成的時間、程式設計師寫程式語言的時間成本上節省了不少。

這幾年,微軟努力在向客戶端推廣使用者經驗(UX)設計,許瓊文表示,若客戶不懂什麼是使用者經驗,那麼也不會尊重設計師做出來的設計。相較當時九年前剛回台灣的UX荒漠,微軟在這幾年向客戶、各企業老闆推廣,到第四年某些設計公司開始談UX時,她知道UX在台灣已經慢慢發芽,到現在可以看到各界對使用者經驗的重視與矚目,這是讓許瓊文最感欣慰的地方。

 

不小心太紅了!微軟形象大突破 藍澤光掀起台、日「萌」旋風

2010年,網路上出現一位萌人物藍澤光,轟炸了日本與台灣的御宅族,造成一股小光(藍澤光)炫風。她是誰?她是微軟公司推廣Silverlight技術的活動人物!




藍澤光



負責在台灣推廣Silverlight的許瓊文表示,當時面臨了很大的挑戰,必須正面直接向Flash宣戰。許瓊文心想,推出近二十年的Flash在市場占有率幾乎百分百的狀況下,Silverlight要如何與Flash正面對抗?她當時思考要如何出其致勝,做對手不會做的事情引起大家的注意。若大家連看都不看一眼,那怎麼會有機會?

「如何讓大家願意看你一眼?」便是行銷上的第一步。在某次機會,許瓊文到文化大學推廣中心看cosplay攝影展,當時看到影像中的一位模特兒打扮成Windows 的XP娘,當時她心想這是Windows的產品,怎麼會有人想要扮演她?頓時讓許瓊文覺得cosplay生態很有趣,便開始研究,發現喜歡cosplay的民眾忠誠度其實非常高。再觀察到當時台灣科技圈裡的廠商都不曾做過,她心想或許可以用虛擬人物來為Silverlight代言宣傳,相對比起請偶像、模特兒代言,不但花費高、還需顧忌媒體報導重點只在明星亮點上的風險,在兩相權衡之下,許瓊文決定以虛擬人做為Silverlight的宣傳利器,第一時間抓住大家的目光!

決定後便開始籌備企劃,在虛擬人物設定上,賦予她個性,並給予一些小缺點,讓她更貼近真實女孩的人生,以更具親和力與人性化。許瓊文秉持著這樣的想法,請一位當時沒那麼有名、畫風也還不是很穩定的繪師繪製,但這也代表藍澤光將具可塑性。她表示,真人都會有生理上的變化,例如:胸部有時大小不一樣、有小腹…等,「哪個女生不會有小腹、一個月裡不會有胸部忽大忽小的時候?」許瓊文笑說。她接著提到,雖然還是會聽到很多人對藍澤光行銷案有著不同聲音,但當時RIA技術市場上Silverlight小蝦米要對抗的是一個成熟的Flash大鯨魚,秉持著也沒什麼好損失的心態,為什麼不給一次機會試試呢!



讓許瓊文感到最特別的驚喜是,藍澤光是從日本紅回台灣。原預計在2010微軟一年度的朝聖大會TechDays上發佈Silverlight技術,順便讓藍澤光與大家見面,網站於前一天晚上午夜12點上線時,當晚瀏覽量便大爆炸,她表示,應該是當時的測試網站在前一天曝光,讓台灣人將此消息散布給日本朋友。因此當晚就在日本的御宅圈中傳開,甚至在日本一個很有名的同人網站上PIVIX掀起一股熱潮,當天晚上就有四百個人畫藍澤光!有趣的是,在藍澤光推出後不到一週,活動網站流量高達99萬次,瀏覽量高到網站上線第三天的時候,微軟總部因為覺得數字太不尋常,還發信詢問網站是否遭駭呢!

藍澤光獲得空前絕後的歡迎後,許瓊文坦言,藍澤光爆紅後是一條不歸路!就在筆者錯愕之及,她接著說,當你經營且還爆紅的人物時,你可以讓她死嗎?因此藍澤光從活動網站轉戰至粉絲團經營,這其中的過程也讓許瓊文覺得感動。她表示,推出藍澤光的市場效益真如預期,做市場行銷的人都知道,這個年代想要有顧客忠誠度其實是很難的一件事,但喜歡藍澤光的粉絲真的不離不棄,曾試過有段時間因故刻意不經營,粉絲團還是活得很好,並且不斷成長,甚至還有粉絲留言「期待小光回來」、「小光我愛你」…等,甚至有一位粉絲還是她從國中開始看到他去當兵唸大學。



為了與粉絲有更密集的互動,因此舉辦過不少網路活動與後援會,提供季節性桌布、網頁遊戲…等,其中曾舉辦過寫情書大賽,許瓊文表示,真的收到粉絲寫來的情書,內容更是讓助理感動到雞皮疙瘩掉滿地!從這些互動可以發現,這些粉絲真的很可愛,忠誠度也非常驚人! 如果你來參加過一次藍澤光粉絲後援會,想信你一定會感受到粉絲的熱情。


藍澤光粉絲後援會


許瓊文創造了微軟這幾年在市場行銷上的歷史,藍澤光伴隨很多人成長,就像小叮噹是某些人的共同回憶是一樣的,會在一個人的人生中佔有某些重要的時刻。許瓊文笑說:「所以我不能這麼沒有江湖道義,說結束就結束。」也慶幸公司願意讓藍澤光默默繼續維持下去。而今年藍澤光也為Microsoft Azure技術做推廣,成效也不錯。


藍澤光為Microsoft Azure技術做推廣


藍澤光為Microsoft Azure技術做推廣



一手催生藍澤光專案的許瓊文回顧當時表示,只是一個偶然的點子,主要幫公司推廣技術與產品,沒想到藍澤光炫風會一直延燒下去,以為活動一結束後就會消失,卻沒想到會造成這麼大的數位行銷效益,並成為微軟史上第一個最長壽的活動人物,甚至還影響了日本微軟與新加坡微軟在 ”萌” 行銷的策略。

 

Ready for future 設計師你準備好了嗎?

談及台灣設計師的未來趨勢,許瓊文表示,在跟業界、學界和產業接觸下來,很深的感觸是台灣的設計師真的要加油。台灣在這幾年的科技生活改變下,年輕設計師在追求新的設計技能、知識的速度太慢,舉例來說,現在大家生活上都在使用「觸控」科技,但是設計師是否有具備觸控使用者介面(Touch User Interface,簡稱TUI)的學理基礎、知識或設計技能,努力跟上時代潮流充實自己是必要的。 
 
隨著科技生活變化日新月異,對於目前無「網」不在的生活,許瓊文表示,設計師要有地球村的國際設計觀。在設計技能上必須要能追得上「現在正在發生的未來」,在目前新的互動科技趨勢下,台灣缺乏觸控設計以及虛實互動設計的優秀人才。而在設計態度上必須要能加強著重「以人為本的設計細節」,因為現實中設計與行銷的關係其實是越來越緊密的。唯有確實做好使用經驗設計才有市場創新機會。綜合來看以下幾個領域都是值得台灣設計師未來值得關注的方向: 

● 使用經驗設計
● 觸控介面設計
● 新媒體互動設計
● 互動裝置設計
● 虛實互動設計
● 穿戴式行動設計

台灣設計師最可貴的就是自由意識,比起對岸,我們擁有開放的思維與環境是台灣唯一的優勢,她表示,設計師要多思考,思考現在正在進行式的改變,不能只是悶頭一直做設計。最後許瓊文堅信一件事:「當你可以全力把一件設計做好,你的徽章不只是設計師而是藝術家。」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

返回前一頁
有廣告刊登需求請與我們聯絡:service@heyshow.com 或來電洽詢:(02) 27587258
Copyright © 2000-2015 HeySho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文字圖片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敬請尊重本站所有智慧財產權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