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攝影

  • V&A光與影的攝影冒險

    原著:黑秀網特約記者 - 蕭永明
    編譯:黑秀網特約記者 - 蕭永明

    當數位相機的價廉物美讓人手一台相機,攝影的藝術性也在不斷地被質疑又被肯定又被批評。許多人在各式各樣的攝影論壇討論著最新的機種最新的鏡頭,互相切磋著技巧與構圖,許多人不辭辛勞地上山捕捉星軌雲海,在林野間背著重砲追逐鳥雀微獸,也有許多人圍繞著模特力圖拍出理想中的人像畫面。在此同時,還有許多人在爭論一張照片的好壞到底如何評價,ISO 到底能高到哪裡,散景該多奶油,還有鏡頭後的腦袋重不重要。不過,如果那裡並沒有相機沒有鏡頭呢??

    也許你想得沒錯,我就是在問 Matrix 駭客任務中的問題—那個可以任意讓湯匙彎曲的光頭小孩對十年前帥氣英挺的基努李維說的—「There is no spoon. 那裡根本沒有湯匙。」或者你對禪宗比較有瞭解,那麼我影射的也許是六祖慧能說的「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

    走進 V&A 本季新的特展「Shadow Catcher : Camera-Less Photography」,不管你是否熱衷攝影,都忍不住摒氣凝神。在黑幽幽的展場間,一抬頭,看到的不像是照片,而是水墨畫。那是黑白的影像,但你清楚地看見水波粼動間一個女子漂動的輪廓。髮絲那麼清晰的凝止,動作那麼富有張力。然而,沒有一個快門開啟關上。Floris Neusüss 出生於 1937 年,而你眼前讓你心醉神馳的照片已有超過半世紀的歷史。 Neusüss 使用的是 Photogram 的攝影法,將人物置於感光紙或其他感光媒介上,接著使其曝光。於是物體所在的部位在感光紙上留下陰影。三度空間的物體於是隨著其姿勢的不同,在二度空間的相片上留下引人遐想的影子。掌握「感光」與「曝光」兩個原則, Neusüss 終其一生活在「曝光」之間。在暴風雨的夜裡,我們的藝術家並不是無所事事待在房裡,而是拿起感光紙放在後院。於是一夜的雷電交加,在相紙上走過, Neusüss抓住的電光石火的足跡。

    

    Untitled, Körperfotogramm  Berlin, 1962
    © Courtesy of Floris Neusüss

    原來,曝光不會只是發生在暗房,指的也不是哪位女明星的人體風光,而是拿出感光材料和四處去尋找光與影的交會處。接著,還有什麼嗎 ? 順著走下去,你看見一幅幅宛如出自電腦的幾何圖像,它們矩陣式的排列讓人直接聯想到 Graphic Design。不過,這些其實是一場場於攝影用的化學物與相紙間的遊戲。這種技巧叫作 Chemigram,在1956 年由 Pierre Cordier 所發明,他將相紙當作他的畫布,用各種繪畫使用的技法和材料,如蠟、亮光劑等,和相片用的各種化學物,製造出各種不同的圖形和效果。除此之外,Pierre 也實驗各種光怪陸離的材料,甚至是蛋及糖漿。整個過程都在亮光環境下完成,如何將圖像固著於相紙上,考驗創作者本人對各種原料的瞭解度和想像力。Pierre Cordier 在最初,原本是為了做一張明信片來「把妹」,沒想到就成了一代 Chemigram 的發明家。他對迷宮的愛好,成為他許多作品的原點,也帶領我們推翻了何謂「攝影」的定見,一頭栽進了沒有相機的迷宮。

    住在英國西南美景如畫的 Dartmoor,大自然是 Garry Fabian Miller 最強大的靈感來源。他將物品懸空置於感光紙與光之間,物品的透明程度、組成纖維都影響著成品。藉由一系列的同樣物品不同時間組合成的影像, Garry Fabian Miller 所想呈現的是時間是一剎那一剎那間的累積。而在曝光的過程中,顏色之間的互相交融與再創,也是他的興趣所在。

    
    Invocation  1992
    © Courtesy of Adam Fuss/ V&A Images

    中秋節的時候,許多攝友都相邀去拍月。如何拍出月球表面的稜線浮動是大家共同的目標。不過 Susan Derges 則把黑夜的樹野林地當作暗房,將感光紙放在水中,就由月色曝光水下的相紙。原本 Susan Derges 本來就是位攝影師,但是直到她住在鄉間之後,她開始走出暗房觀察身邊的事物。看著在光的映照下,落葉留下影子在水面下的河床,她心領神會,此時的她所看見的,不就是一幀留在地表上的照片嗎 ? 於是,她開始用不同的角度去思考照片。她使用 Dye Destruction Print (有時也稱作 Cibachrome 或 llfochrome) 染料破壞沖印法,呈現蝌蚪長成青蛙的過程。所謂的染料破壞法,是使用上了三種原色的正片,藉由每種染料對特定光敏感的原則,在顯影的過程中,乳劑層留下的負相影像被漂白,而留下的染料形成正像影像。

    一轉身,在一間房間裡陳列著四幅巨大的影像,不同的色調似乎描繪著不同季節同一個水邊蒹芒搖曳映著天光的景色。春夏秋冬, Susan Derges 在工作室裡用相紙製造季節。她先將染料潑灑水間製造雲彩的姿態,然後將曝光得到的影像轉印在透明片上。在玻璃缸內,她裝水、安插枝葉,安排場景。使用染料破壞法,她將感光紙製於水缸和透明片下進行曝光。最後再將這些影像用電腦結合,大幅輸出。看似辛苦的過程,成功地讓最後成品保留了如夢似幻的效果。

    Adam Fuss 最為人所熟知的,應該就是 Invocation。在黃色的光暈中,浮現一個酒紅的嬰孩輪廓。將嬰兒置於水中、感光相紙置於下方,而由於嬰兒在水中漂浮、身體離相紙的距離不一,而在曝光的過程中,留下深淺不一而立體的映像。曝光的過程如同一場洗禮的儀式,而沐浴在光暈中的嬰兒在相紙上留下光華燦爛的詩意。

    對 Adam Fuss 來說,不只是嬰兒才是聖潔的象徵。有感於蛇一直被視為邪惡的禍首,Adam Fuss 使用銀鹽沖印法,創造一系列看不出蛇影的圖像,探索蛇在藝術語彙中的其他可能性。

    也許是科技的便捷,讓我們安逸於方便性,卻忘了在調整光圈、對焦、測光、按下快門之外,還有其他的可能性。非攝影的攝影展,提醒著我們,在熟悉的界線之外,還有許多可能性等待我們探索。

    
    The Night Cell  Winter 2009/10
    © Garry Fabian Miller/ Courtesy of HackelBury Fine Art London

    Arch 4 (summer) Susan Derges
    © Courtesy of Susan Derges/V&A images


    
    Chemigram 25/1/66 V  Pierre Cordier
    © Pierre Cordi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