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純藝術

  • 走進渦輪大廳來閒磕牙 艾未未的“瓜子創作“

    原著:黑秀網特約記者 - 蕭永明
    編譯:黑秀網特約記者 - 蕭永明

    艾未未2009年10月曾在慕尼黑舉辦題為「非常抱歉」的個人展,在慕尼黑藝術之家
    展覽館外一塊一百多米長的外牆上,掛滿了9000個塑料的白紅藍綠黃五種顏色的書包。

    走進泰德的渦輪大廳,首先被傳來嗦嗦的石粒聲所吸引,在你眼前盡是一片像似石礫般的場面,有的民眾臥躺其中,有的孩子在那兒玩耍推疊著,有的人則雙手插著口袋而一步步在腳尖撥弄著,像似在找尋鞋尖處會出現什麼不太一樣的畫面。這次倫敦泰德美術館邀請了中國的新藝術先鋒艾未未展出作品;他將上億顆的葵花瓜子像似石礫般地平鋪在泰德的渦輪大廳上,如同一片磨石場。這些葵花瓜子並不能像Felix Gonzalez-Torres 的作品可以直接放入嘴中;每顆葵花瓜子都是從中國景德鎮所燒出“瓷瓜子“,並由民藝師傅一顆顆手工繪製,如同 Marcel Duchamp的大里石方糖(Why not sneeze Rose Sélavy?)一樣,會咬的你滿嘴碎牙。

    在泰特現代美術館渦輪大廳一千多平公尺的展廳裡,
    地面上鋪滿了一億多顆葵花瓜子,重量超過150噸。

    艾未未的葵花瓜子讓整個渦輪大廳如同磨石廠一般,嗦嗦的聲響迴盪在這個具有
    歷史性的空間裡,深具中國社會生活裡可見的場域一般。

    這些“瓷瓜子“由景德鎮1600名熟練工人歷時2年多繪製完成,
    每一顆都須要經過30多道的工序,完全純手工製作。

    英國人說:藝術要做的讓人驚艷!不是得做的夠“紅“,或者你得做的夠“大“!我想這句話真的說得不為過。Wolfgang Laib 用榛果花粉蓋滿地板、Richard Long 搬移許多的巨大的石塊前進美術館,讓地景登堂入室,或是 Antony Gorily擺上數以千計的小泥人,像是一旅陶人小軍隊,這些不就是這句話的最佳寫照。而艾未未的葵花瓜子讓整個渦輪大廳如同磨石廠一般,嗦嗦的聲響迴盪在這個具有歷史性的空間裡,深具中國社會生活裡可見的場域一般。這些數以萬計的葵花瓜子曾是文化大革命時期的主食之一,它象徵著每天的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不僅如此,在文革時期毛澤東對老百姓而言有如太陽一般,老百姓就像向日葵總向著太陽的方向望去,有如神祇般地盲目崇拜。不管是 Miroslaw Balka的大暗箱還是 Doris Salcedo碎裂地板,這些在渦輪大廳的作品都一樣從社會象徵與文化符號來進行對話,鼓舞民眾揭示自己的生活現象。而艾未未則以 Duchamp 的現成物與 Andy Warhol的倍乘物,將中國的老文化駕著當代西方藝術的快馬成就中國新藝術的價值,如同大量的中國瓷器頃銷西方市場一般!

    在2007年,艾未未前往德國卡塞爾參加《童話》。其中為1001個中國人設計準備的
    臨時住所和旅行裝備,每一個單元包括床、被褥、床單、古代的椅子和行李箱。

    艾未未組織了1001名中國人來到卡塞爾參加文獻展,並製作了大型木頭雕塑《模板》
    這是用800多塊中國明清風格木門窗搭建而成的作品,八米多高,像一座造型特異的拱門,十分醒目。

    艾未未是一位來自文化大革命背景的當代藝術家,常用藝術的手法記錄中國社會現狀以及政治矛盾,並讓人們可以透過作品感受到這些現象的對立和衝突。他曾以「公民調查」的行動藝術呼籲中國政府說明四川地震的數據事實、地方責任和公民的權力而受當局打壓;2009年,艾未未又帶領一千零一個中國公民進駐一個德國小鎮,參加五年一度的卡塞爾文獻展並獲得卡塞爾公民獎。艾未未以一種“態度的呈現“從作品中釋放出來,而非只是一種表象的風格與樣貌上的表演。艾未未更是網路重度的使用者,時常在自己的網路平台上與世界各地的參與者一同分享經驗,間接形成一個龐大的社群。艾未未也了解到渦輪大廳是一個世界性的展演空間,這個作品進入這個位置已經被轉換成一種經濟、社會與文化的全球性思考,或者能否能夠存在 Duchamp 的集體催眠或是Andy Warhol 魯莽的消費性價值,這也已經是其次性的問題了。

    現場並未以壓迫性的方式在監視參與的民眾,是否常有人手一把地這些瓷瓜子作品帶回家?這部份泰德美術館方也發出聲明,希望參觀的民眾不要將“瓷瓜子“帶走,這樣會使展出的瓜子逐漸減少並會影響呈現效果,從法律的角度上你也成為藝術作品的偷兒。不過,艾未未並不擔心這樣事情的發生;無疑是這些經由民藝家一手一筆地繪製而出的瓜子,本身具有不可分裂的獨一性,如果在展出的過程當中被民眾帶走的話,也會一併產生出自己的旅行故事。近日,泰德美術館還一度暫停開放正在展出刮子海的渦輪大廳,透過“衛報“指出,有參觀民眾告知館方,這些瓷瓜子經民眾踩踏惠揚起“瓷塵“,間接會造成參觀民眾的健康。無論這些“瓷瓜子“是否減少?還是安全性的疑慮,艾未未在渦輪大廳的作品已經佔據近日英國及國際媒體大篇幅的版面。艾未未的“態度藝術“也間接被國際所熟識,而且這些作品紀錄社會,給人們希望,他的自由思想也更能透過藝術價值傳遞國際每個角落。